他还能再信任妻子吗?

一个高中老友对瑞柏说她值得拥有更好的。这使泰勒和瑞柏.帕斯特在婚姻中有了挣扎。

婚外情、奸淫罪 孩子 委身 沟通 决定 离婚 上帝 领导力 婚姻与家庭 男人 亲子教育 身体健康 女人

瑞柏感到自己被困住了。

被困在了一个满是四个小孩的世界里--每个孩子都不到5岁--瑞柏没有足够的属于自己的时间。她的丈夫泰勒很少在家,她开始自问:我的梦想都到哪去了?--"我本是要成为一名新生儿重症监护室的护士的",她说,"我从没计划要成为四个抠鼻子的小男孩的母亲。"

她的日子就像是一条永不停歇的组装流水线--给孩子穿衣,喂他们吃饭,给他们洗澡,哄他们睡觉,然后第二天早上起来,再把所有的事情都重复一遍。"但我呢?"--她一遍又一遍地问自己。

她想知道自己的丈夫是否真的关心这些。她和泰勒的关系也越来越疏远了。但当她恳求泰勒与自己一起去尝试婚姻辅导时,泰勒却说:"你这是瞎想,一切都挺好的。"

"一切都不好了!"瑞柏嚷道。

泰勒却当面笑话她,走出房间,甩上门,工作去了。

压力大,再加上服用治疗偏头疼的药物,这让瑞柏有时会进入一种她称之为"僵尸模式"的状态。她发现自己会向孩子大喊大叫,拼尽全力只为再撑过一天。

终于,她转向了社交媒体。她开始在脸书上向网友倾诉。一天,她发了这样一条状态:"活着真糟!"

而从那一刻起,生活就更糟了。

自觉像个单亲妈妈

人生当然没有转向瑞柏所期望的样子。她和泰勒是从高中开始约会的,后来她怀孕了。他们结婚只因为泰勒说那是一件维护荣誉的事情。

第一个孩子出生后,泰勒已经很少回家了,但他们又继续生了几个孩子。她感觉自己就像个单亲妈妈,丈夫同时做着好几份兼职工作,读着工程学位,还参与了后备军官训练队的事务。

在瑞柏看来,泰勒是个好爸爸,却不是一个好丈夫。如果他碰巧在家,他会专注于孩子们。"你什么时候才能带我出去约会呢?",瑞柏抱怨道。"难道我们总是处在新婚状态?我们不该把为人父母放在首位吗?"泰勒如此回答。

泰勒的一生基本是由上学和上班组成的,回想一下,他的说法一般是:"又不是我能有社交生活而你不能。我要工作,还要顾家。我在努力工作,以便我们能生活得更好。我们只需要再忍忍,一切最终都会好起来的。"

他们需要帮助,但是她又不能向自己的父母求助,因为他们对维持婚姻一窍不通。她都记不得自己的母亲到底结了多少次婚了!而父亲呢?她基本不了解自己的父亲。

泰勒在2013年毕业的时候,帕斯特夫妇已经有了4个男孩,且渐渐身陷经济危机。这时,泰勒被告知他将于2014年1月被军队派遣。

但计划有变,泰勒并没有被派遣,于是他开始挣扎着找工作。最后,他们放弃了自尊和骄傲,搬到了泰勒母亲和继父的房子里。在与父母同居的日子里,泰勒找到了一份每天要花1小时上班的工程工作。

孤独又受压,瑞柏再次对人生有了疑问。在泰勒结束学业并开始工作后,一切为什么都没有变好?

"我们吵得更多了",她说,"他也喝酒喝得更多了。"

"你值得拥有更好的!"

就在这个时候,瑞柏发了那条脸书状态--"活着真糟!"这条状态收到了一个高中老友的回复。

"我知道我们好久没有聊过了",*本杰明说,"但是我想知道你的近况。如果你需要人聊聊,我就在这里。"

在电脑桌前的瑞柏在看到这条回复后,长叹了一口气。她想:好吧!至少有人对我的生活感兴趣。

瑞柏让自己相信:和老友交流并没有什么不可以。毕竟,她只是想要有人能理解自己的世界究竟发生了什么。但很快,事情就发展到了她去到本杰明家里的地步。她告诉本杰明泰勒是个糟糕的丈夫,泰勒喝酒太多,并会用言语虐待她。有时她和泰勒会互相推搡,而且有一次泰勒把她推到了墙上。"你值得拥有更好的!"听后,本杰明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很快,她去本杰明家的次数就多了起来,他们在泰勒睡着后,还有过无数次的凌晨电话聊天。就这样,两个高中老友越过了友谊的界限,成为了恋人。"本杰明让我感到自己是被需要的",瑞柏回忆说。

她决定要带着孩子搬出去,然后离婚。她收拾好东西,约见了离婚律师,但当她回到家的时候,却发现泰勒正手拿鲜花等着她。这是因为他们前一天晚上有了争执,所以泰勒才早早回家,想要做一些弥补。

在了解了瑞柏想要离婚的情况后,泰勒在自己的车子旁跪了下来,他恳求瑞柏再留一晚。在一阵劝说后,她勉强同意了。然后,她吃了一些强力的偏头疼药物,上床睡觉去了。

当她陷入深度睡眠时,泰勒拿着瑞柏的手,用瑞柏的指纹进入了她的手机,好查看她所有的电话记录。于是,他发现了她与本杰明的外遇。

心烦意乱,但又试着保持冷静,泰勒叫醒了妻子。"我们需要谈一谈",他结结巴巴地说,"我知道了本杰明的事情。"

"你现在想要去求助辅导了?"

瑞柏摇摇头,就好像是做了一个恶梦,然后她瞪着丈夫说道:"我不管。我已经想好了,我早就想好了,我尝试过,我警告过你,之前我还试图让你和我一起去参加辅导,这都是我在外遇之前所做的努力!"

"我们去婚姻辅导吧!"泰勒说。

瑞柏笑了,"你现在想去咨询了?但是太晚了!"她说。

但泰勒不愿放弃。几个小时的谈话后,瑞柏同意去见他们两之前的牧师。他们的婚姻关系或许还有一丝希望吧!

第一次咨询后,两人的情况似乎有了好转,但是一件几乎能摧毁多数婚姻的事情却发生了。

咨询牧师后的几天里,瑞柏去医院看病。她需要进行手术来阻滞自己后背上的一条神经,好治疗她的偏头疼。但手术引起的肺水肿却使她住进了重症监护室。

泰勒是个情感纤细的人,他一步也不愿离开瑞柏的病床前。但他总要吃饭,所以就在他外出吃饭时,瑞柏拍了一张病房里空椅子的照片,她把照片发给一个叫"*科尔"的人,并注上一行字:"真希望椅子上坐的是你。"

这下好了,泰勒其实知道这个"科尔"就是本杰明。

泰勒从医院的咖啡厅回来,他查看了瑞柏的手机通讯录。其中有一个人是他不认识的,于是他拨通了那个号码。

科尔接了电话,他告诉泰勒说,原本他也要打电话给他的:"你老婆背着你有人了!",

"有谁?"泰勒问。

"有我",科尔说。

泰勒的心里像是引爆了一颗炸弹。一开始,他拒绝相信自己所听到的。瑞柏不是已经改了吗?

于是,泰勒向对方索要证据。科尔发给他几张瑞柏之前发给自己的照片。

在这种情况下,多数男人都会立刻抛弃妻子--他们这样做又有谁会指责他们呢?瑞柏不值得再拥有第二次机会,她的眼泪和悔过也永远不能涂抹她所做的。

协力伤害婚姻

瑞柏对于自己变成了这样一个女人,也感到恶心,但她告诉自己:我能扭转一切。

后来的一周,泰勒和瑞柏几乎在医院里形影不离,他们一起散步,一起休息。他们交流婚姻中到底是什么出现了问题。

直到瑞柏出院回家,她背叛的事实,才真实地打击到泰勒。他开始酗酒,并把一个玻璃的烛台摔在了墙上,看着它碎成无数的碎片......就像他的婚姻。他还能完全信任妻子吗?还能再信任她吗?

想要寻求长久的改变,泰勒和瑞柏在网上进行了搜索:"婚姻帮助"......"夫妻退休会"......一个名叫"难忘周末®婚姻之旅"的营会从电脑屏幕上弹了出来。这个营会旨在为受伤的婚姻关系提供帮助,并且还有军队奖学金。

两周后,帕斯特一家去达拉斯参加了难忘周末的营会。这是他们第一次听到圣经上有关建立长久婚姻的教导。瑞柏说:"我笑了好多次,并且为其中所教导的信息感到震惊。"

为了完成难忘周末的一个作业,泰勒和瑞柏需要给彼此写一封情书。瑞柏告诉泰勒她渴望他的带领,并提醒泰勒说自己以前从没有一个可以带领自己的父亲。"我知道你下定决心想要做一个好父亲",她说,"但是我想看到你也努力为我作一个好丈夫。"

泰勒发誓说要挤出时间多陪妻子。他承诺在努力工作的同时,也会更多顾忌妻子的感受。他下定决心要保护瑞柏,遮盖她的脆弱和弱点。他在给她的情书中写道:"我相信你就是我生命中所需的那个人。"

帕斯特夫妇离开营会时,他们知道他们不能掩盖之前所发生的事情,但他们可以继续治愈的过程,他们相信神会使用他们的经历来使他们获益。

在营会的时候,瑞柏和泰勒学习到健康的关系其实是一生之久的委身,而非一时的海誓山盟。他们不愿再彼此隔绝了,也不愿再远离神的旨意。

建立婚姻

营会结束后不久,他们就从泰勒父母的家中搬出来,搬到了另一个镇上的一个新家里。在新家里,他们不仅开箱收拾,还为婚姻设立了一个符合圣经的蓝图,他们知道新的生活需要他们付出艰苦的努力。

但即使经过了营会的造就,有时泰勒也还是能感到妻子外遇所带给自己的伤害。他会陷在过去里,感到自己被骗,被拒绝,且不被爱。而每每在这种情况下,他的脑中也会跳出一个念头:当我们背离神时,神就是这样感受的吧!

之前,他会忽略自己的行为,却专注于妻子的错误。如今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的罪了。瑞柏不是他们关系中唯一一个有错的人,他也错了。

他人生中第一次,因为自己的罪而感到破碎。他不明白为何自己会做出那么多无法挽回的错误决定。他在神面前悔改认罪,并全然将自己交给耶稣基督,决心跟随祂。

他发誓要成为一个基督所想要他成为的丈夫,父亲和男人。他在日记中这样写道:我必须创造一个可供她改变、成长,并且在我带领我们两人生活、亲近基督的过程中跟随我的环境。我们要一起更加亲近主。

帕斯特夫妇知道自己的婚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为此他们寻求属灵的导师,并加入了一个以圣经为准的教会--阿肯色州本顿县,一个名叫米德托恩的教会(Midtowne Church in Benton)。那个教会的主任牧师名叫道格.普鲁特,他不仅给帕斯特夫妇很多基于圣经的常规教导,还帮助他们在婚姻上有所"投资"。

他们不仅协助在米德托恩举办了"我仍愿意?"婚姻影像展,还在教会和社区里主办了"婚姻的艺术®"的活动。在自己家中,他们更是组织起了两个家庭生活的"婚姻合一"学习小组FamilyLife's Marriage Oneness small-group studies)。

泰勒还参加了家庭生活为男士所定制的"挺身而出®"系列课程FamilyLife's Stepping Up® program for men),他和瑞柏现在是两个婚姻小组的成员。他们学习到不仅要为彼此负责,还要对那些想要跟从神对婚姻旨意的人负责。

瑞柏不再自问"那我呢?",相反,她现在总是问泰勒:"那我们呢?"她不再觉得生活是糟糕的,而是愿意与泰勒,还有四个孩子一起白首到老。

帕斯特夫妇永远也不能抹去曾经所发生的一切,所以他们选择把那些伤痛放在身后,朝着前方努力。他们竭尽全力想向众人见证神在他们婚姻中的大作为。他们的经历向我们证明:只要我们愿意让神来掌控一切,神就可以将最坏的变为好的。

*文中的本杰明和科尔,皆非真实姓名。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版权 © 2016 家庭生活,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