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王子怎么了?

纪念日第28号故事之荣誉赞助者:对里克和贝薇莉.威克斯来说,婚姻并不是他们所期待的童话故事。

改变 孩子 决定 上帝 喜乐 婚姻与家庭 男人 身体健康 女人

编者按:今年“家庭生活”一直在谈论周年庆——这既是我们的周年庆也是读者的周年庆。2016年,我们庆祝成立40周年,纪念神在这40年当中,通过我们来帮助并将希望带给像您一样的人。但更重要的是,我们正帮助夫妻们庆祝着一个又一个的结婚纪念日。阅读更多周年庆纪念活动赞助者的信息。

里克觉得自己的婚姻出现了某种状况,但具体是什么,他也说不清。有时是恶言恶语 …… 有时是距离感 ……总之家里不大对劲。是他出现臆想了吗?

他的妻子,贝薇莉正在门厅打扫家具。里克从后面悄悄接近,用双臂环抱住贝薇莉的肩膀;结果两人却都僵住了。

几个月来,他都在和贝薇莉斗嘴。一个小问题就能使他们吵起来。他们的语气会变得生硬粗暴,且是大吵大闹。他害怕自己的婚姻就这样垮掉了,却又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里克对这个与他结婚的女人仍充满渴望。“我爱你贝薇莉”,他宣称道。

但是寂静。

“亲爱的,你不再爱我了吗?是这样吗?”里克叹息道。

贝薇莉转过身看着这个曾经是她白马王子的男人,“是的,不爱了,”她回答说,“我不认为我还爱着你。”

童话般的爱情

当里克和贝薇莉8岁时,两人曾有几个月是住在对门的邻居。15年后,两人在一家医院再次相逢——他是医院的会计,她是半工半读的大学生。

他们开始约会了,且不久后,里克就有了确信——他决定要和这个儿时的小伙伴共度一生。“我们是那么的不同,却又如此的相通”,他感叹道。他们有一样的信仰,相同的价值观。当与贝薇莉在一起时,里克会感到完满。“她充满活力——和我完全不同。她活泼,善良,特别善良。”

贝薇莉呢?她一直在幻想自己会嫁给一个怎样的人——他要敬虔,要会照顾她;他们要一起有漂亮的孩子和漂亮的房子。她说一切要犹如“梦幻之恋”。

而当她越了解里克,她也就越肯定他是那位能实现她梦想的人。“他……有基督的样式。他很支持我……他有很棒的幽默感。那感觉就像是他在尽全力地服侍我。”

像灰姑娘一样,贝薇莉渴望有个男人能照顾到她各方面的需要。她相信里克.威克斯就是那个男人,他能使她快乐——一辈子都快乐。

交往两年后,里克求婚了。贝薇莉非常激动,她计划了一场剧目般的婚礼,灰姑娘是婚礼主题——他们的婚礼请帖这样写道:

我作灰姑娘,
他作我王子。
水晶鞋仍在,
我心却遗他。
只待婚礼如童话……
好梦无尽。

就像灰姑娘与王子,他们期待着从此过上幸福的生活。

然后他们有了孩子

里克和贝薇莉在一个小农场里租了一间小公寓,开始了婚姻生活。“那是最好的日子”,里克回忆道,“我们一起度过了不少好时光。当时只有我两。”除了一些财务上的小争执,生活对两人来说真是非常美好。两人的工作都很有前途,两人也都努力地工作着。在一天结束时,他们会一起讨论房子的装修......工作上的压力......和要孩子的事情。

他们的交谈很快乐,但却不够深入。“那时,我们不需要像处于结婚中期的夫妻那样交谈”里克说。

那什么是“结婚中期”呢?就是生养孩子的日子。

他们的第一孩子叫泰勒,出生于两人婚后第五年。孩子出生没多久,里克和贝薇莉就意识到了问题——他们知道如何过二人世界,却不知道该如何建立家庭。

泰勒的出生迫使两人进行深度的交流,但里克却不太会表达自己的感情。五年后,他们的第二个孩子梅茜出生,问题随之越发严重。里克总是很想对妻子说:“你知道吗?我们需要独处的时间”。但他却一直没能开口。

他的工作很忙,贝薇莉也是......加上孩子的事情......还有教会的服侍......他们根本没有独处的时间。于是,灰姑娘和王子渐行渐远了。

贝薇莉渴望听到里克说“我爱你”,但里克却很少说这句话。她对于自己在生产后所增加的体重非常敏感,但在一次争吵中,里克却说她“胖”。她一遍又一遍地对自己重复着那些伤心的气话。

她不再能与丈夫真正展开交流了,但她需要个朋友,而她也真的就在教会里找到了一个朋友——一个同样有着婚姻问题的弟兄。

“对方不过是一个主内的好友罢了”,贝薇莉对自己说。

“他就像我不曾拥有的大哥......他真的明白我所经历的,且从不论断我。”

大约有6个月的时间,贝薇莉和她的这位朋友每天都要交谈:一起喝杯咖啡,一起吃顿午餐,或是互通电话问候一下。当她不再能与里克交心时,当她的父亲病倒时,她一直保持着与那位朋友的联系。2010年,他们一晚就要互通20至30条短信。贝薇莉会删除那些短信的记录,这样里克就不会发现。

她尽全力否认自己已经精神出轨了,但她心里却明白这段“友谊”已经威胁了她的婚姻。

那时贝薇莉开始接受辅导。“咨询师会对我讲所有我渴望听到的话”,贝薇莉回忆道,“我也真的和她分享了自己这面的故事。”她告诉咨询师:比起自己,里克似乎更喜欢工作。她说里克会在孩子面前直呼她的大名——但她没有告诉咨询师的是:里克之所以那样刻薄,是因为她先不尊重他在前。“我准确地知道该如何激怒他”贝薇莉说。

当她对咨询师说她不再爱里克时,咨询师告诉她:“贝薇莉,你理应有更好的。你值得拥有一个......能给你带来你所需要的快乐的人。”

分居

婚姻让里克感到越来越挫败,他开始从圣经中寻找答案。2011年1月3日,他正在走廊上读经,他看到贝薇莉在门厅处,于是决定从背后给她一个拥抱——他的灰姑娘又会如何回应他的拥抱呢?她说她不再爱他了。于是,他收拾了几件东西,搬了出去。

贝薇莉怎么会不爱他了呢?她说的一定不是她的本意。他知道这一年来,她压力一直很大——她那份只拿佣金的工作很是紧张,而且她的父亲还病倒了。

所以第二天,他回家了,但见到他的贝薇莉却说:我不希望你回来。

里克也去看心理医生了。辅导员对他说:“里克,你一直把自己管得死死的。你不允许错误发生,也不允许任何的不完美存在。”婚姻问题似乎成了里克生命的一个破口,他为此变得抑郁,以致不再能继续工作。

里克恳求妻子和他一起去参加心理辅导,但贝薇莉拒绝了。贝薇莉已在感情上完全依赖于那位“朋友”,她听不进丈夫的呼求。她知道她与那位朋友的关系是错误的,但她不在乎。

为了赢回妻子,里克做了一切他能想到的事情。他给她买花,给她写情书——手写的情书;最后他不得不向神祷告说:“我做不到……我知道你在那里,我需要你在这件事上帮助我。”

里克开始阅读《诗篇》和婚姻类读物。他发现有很多根基性的真理都是自己之前所不知道的。他觉得自己该为自己的婚姻问题负全部责任,因为他一直没能以贝薇莉所能理解的方式去爱她。

最后一搏

医院里的朋友劝里克和贝薇莉去见斯科特和雪瑞.詹宁斯。神曾修复了斯科特(北卡罗来纳州桥梁教会负责教导婚姻和家庭的牧师)和妻子那破碎的婚姻。威克斯夫妇决定最后为婚姻放手一搏。

“斯科特和雪瑞是我们的希望”,里克说。他在2011年5月5日收到了斯科特发来的邮件,邮件中斯科特告诉里克要坚守婚姻并牢牢抓住神的话,对此里克倍感鼓励。“带着盼望恒切祷告并相信神就是他自己所启示的那位!”

当里克读到这句话时,他不禁落泪。“从别人那里,我没听过如此根基性的真理。”里克跪了下来,他为斯科特对他的关怀感谢神。

贝薇莉第一见到雪瑞时,她告诉雪瑞她不会让“那个男人”进家门,除非他大大改变。在她一番慷慨陈词后,雪瑞问她:“如果神更希望你改变而不是他改变呢?”

贝薇莉无话可说了。我怎么变成了这样?她思考着。

在与雪瑞第一次见面后,贝薇莉承认自己错了——她不该精神出轨。她给那位朋友发了最后一条短信,告诉对方自己和里克正在接受辅导,并且她不会在与他联系了。

婚姻的艺术®

在分别见了斯科特和雪瑞后,威克斯夫妇开始一起接受辅导。当詹宁斯夫妇问他们是否愿意为婚姻而一起努力时,贝薇莉说:“是的,我愿意。”里克简直不敢相信贝薇莉会如此回答——“那简直是一个立见成效的大翻转”

2011年5月,里克和贝薇莉对泰勒和梅茜宣布:爸爸要搬回来住了!他们向孩子保证一切会有所改变,并请求孩子们的原谅。他们告诉孩子们:我们会以自己与基督的关系和我们彼此之间的关系为重,你们只能排在这两者之后——即便如此,孩子们还是高兴坏了!

神为里克做了他不能做的事情,治愈了他的婚姻。2011年8月,詹宁斯夫妇建议威克斯夫妇去参加婚姻的艺术所举办的影像展,这使威克斯夫妇的婚姻继续好转。那时,他们才真正明白自己的婚姻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我们必须邀请基督回来(回到我们的婚姻中)”贝薇莉说。她明白自己一直在与自卑争战的原因了——“因为我一起希望里克成为我的神。”在婚姻的艺术中,她找到了那位能真正给人长久喜乐的神。“我不只需要一个宗教。我需要的是在灵魂深处与基督建立关系。”

里克也承认自己之前没有将神放在婚姻的中心。他现在明白了,改变妻子并不是他要做的。他认为婚姻的艺术 “装备了我们,让我们确信只有扎根于神的真理和话语,才能获得真正稳固的医治。”

里克和贝薇莉希望大家不要把婚姻当作不会完结的童话。因为事实上,一个美满的婚姻是充满起伏,且是需要许多劳苦的努力才能成就的。他们现在明白了:一个牢固的婚姻是要以基督为中心,且是要花时间在最重要的事情上。对威克斯夫妇来说,“重要的事情”目前包括:花时间建造夫妻关系,与詹宁斯夫妇同工将婚姻的艺术介绍给更多的教会,工作,还有社区小组。

今天的贝薇莉和里克乐于将神转变他们破碎之婚姻的真实故事与众人分享。因为在最漆黑的午夜到来前,他们找到了希望;所以他们也愿意为别人带去同样的希望。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版权 © 2012 家庭生活,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