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气与恐惧

做家庭的灵命守护者对男人意味着什么

诱惑 领导力 女人 上帝 男人 婚姻与家庭

具备当丈夫的资格貌似简单实则不易。男人之所以为男人,不仅仅是身体层面的含义。想做一个真正的男人,必须敬虔。 赖瑞·克莱伯和唐·哈德逊,在他们的《亚当的沉默》一书中,指出了男人气概与敬虔之间的互动关系。他们在书中写到:“ 若想具备男子汉风度,首先就要敬虔。如今,人们更愿意追求表面的男子汉气质而不愿从内心追随主的呼召。太多的男人误解了男子汉的真正含义。他们并不在意自己和主的关系,并不敬虔,只是试图凭自己的一知半解来展示所谓的男子汉风度。”

即使了解自己是上帝独一无二的的造物,也不见得你就是一个真正的男人;即使已经结婚成家,也不见得你就是一个真正的男人。你生意成功,财富多多,颇有影响,你拥有良好的社会声誉,深得众人赞许,也不见得你就是一个真正的男人。要做一个真正的男人,你必须身心投入地过敬虔生活!

做一个真正虔敬的男人,几乎是一个自相矛盾的想法。这不是因为男人不能做到虔敬,而是因为虔敬在圣经中的最根本的意思是:神要我们既勇敢又敬畏地活出男子汉的气概。又要勇敢,又要敬畏,难道不是自相矛盾吗?

敬畏上帝

实际上,敬畏上帝和普通意义的害怕是完全不同的。摩西,在接受了上帝的十诫之后出现在以色列人面前时,就是心中满含敬畏的。“摩西对百姓说:‘不要惧怕,因为神降临是要试验你们,叫你们时常敬畏他,不至犯罪。’”(出20:20)

“有一种恐惧是奴性的”约翰·派珀写道,“它让我们远离上帝,而有一种恐惧是甜蜜的,它让我们靠近上帝……神唤醒我们心中的恐惧,是为了让我们感知他的力量和神圣。他不是要把我们从他身边赶走,而是要将我们领到他怀里。他愤怒,是因为我们中有些人抛弃信仰,更热衷于别的事情。”

丹尼斯·雷尼在他的《终将成为一家人》One Home At a Time,一书中说:“今天,人们并不敬畏上帝。实际上,我们在用各种不道德的行为蔑视着他:随意堕胎,言而无信,自私自利、唯我独尊。这样的生活态度深深影响着我们的所作所为。即使在基督教社区内,我们也莫名其妙地避而不谈敬畏上帝。几乎没有教人如何判断罪恶的教育,很少有人知道永远痛苦的地方是地狱。我们并未拒绝上帝。但我们在贪图省事地以自己的样子来臆造自己心中的上帝。我们竟然将至高无上的主降到和我们一样低的层次。”

今天,人们如此强调主对我们的大爱以至于忘记了该如何敬畏他。我们不把他看做燃烧的烈火,我们只当他是一个慈爱的爷爷,会在我们淘气的时候责备我们,眼里闪着爱意,口气略有严厉。唐·麦卡洛写道:“我们更愿意把上帝想象成这样的:他高兴地任由我们的错误得过且过。我们失败时,他眨眨眼睛,轻拍我们的后背来帮我们找回自尊。但是圣经上说:“主就是爱!” 但主并非不辨是非地一味宠爱我们。那样的爱不过是本能的善意,犹如清汤寡水,对我们并无益处。

要做大丈夫

让人觉得自相矛盾的是,我们内心的莫大勇气恰恰应该来自对上帝的敬畏。作为男人,我们懂得敬畏上帝,我们就会懂得不再惧怕别的男人。“那杀身体不能杀灵魂的,不要怕他们;”基督教导我们:“惟有能把身体和灵魂都灭在地狱里的,正要怕他。”(太10:28)对上帝的敬畏应该让我们在和他人对抗时胆气豪壮,无所畏惧。 在给哥林多教会的一封信的结尾处,使徒保罗对那些教会的领袖发出了庄严的指示:“你们务要警醒,”他写道:“在真道上站立得稳,要做大丈夫,要刚强。凡你们所做的,都要凭爱心而做。”。(林前16:13-14)

在这五个简单的句子中,他要求领导教会的男人们必须具备最基本的素质:男人气概,敬虔。他要求他们做有勇气的男人。

实际上,有的圣经译本将“要做大丈夫”这句话放在了16:33节中。(希腊文是andrizesthe,指信仰与信心皆成熟。)并翻译为“做勇敢的人”。最早的时候,保罗因哥林多人“像吃奶的孩子”一般幼稚而训斥他们。“我是用奶喂你们,没有用饭喂你们。那时你们不能吃,就是如今还是不能。” (林前3:2)在信的结尾处,保罗勉励他的读者们要做大丈夫。“要做大丈夫”这句话就是要求男人心智成熟、信仰坚定并勇于担当。

在内心里,我们深知应该敬畏上帝,但我们的罪性却阻止我们这么做。同样,作为男人的我们,也清楚知道我们应该勇敢担当,但是同样地,我们被囚困于灵与肉的斗争中——徘徊于我们该怎么做与我们想怎么做之间。因为缺乏面对选择的勇气,今天的男人经常选择无所作为。

面对危险的时候,面对不幸的时候,一个男人应该拿出勇气来面对一切。如果一个丈夫要完成爱的使命并引领他的妻子,就必须展示他的坚强勇敢和坚定信仰。他就必须同时对属灵的危险和身体危险时刻警醒。他就必须坚持信仰,坚定地站在妻子面前,引领妻子和他并肩坚守。他就必须勇敢坚强,做一个大丈夫!

弗雷德里克·马修斯-格林在国家公共广播电台上播送的一篇文章中谈到了男人的勇气:“这个是对男人职责的部分描述,”他说:“无论何时发生危险,只要是男人,就必须不惜任何代价去保护女人,不管那女人是谁。保护女人,不是男人只能给予自己妻子和女儿的爱护,是男人对一切女性的尊重。”

我们总是听到女人们屡见不鲜的、甚或还有些道理的抱怨: 生活中,女人总是遭受不公待遇,男人们却总是那么惬意。但是我们忘记了男人们年复一年不假思索地替我们做的一件事情,我们甚至将这看做是理所当然。这件事情就是:危难时刻,我们希望男人用生命保护我们。

当我们拿出勇气保护妻子远离迫在眉睫的危险时,我们男人们是否能拿出足够的勇气来保护我们的妻子远离属灵的危险? 作为男人,当属灵的危险出现的时候,我们有足够的警惕觉察到吗?

今天男人们依旧会本能地保护女人免受伤害。今天男人们缺乏的不是这种勇气,而是道德的勇气。男人们需要一种道德的勇气来引领和保护自己的妻子远离那些容易将她引入歧途的诱惑——“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并今生的骄傲”(约一2:16)。我们常常欠缺的就是这种勇气和领导力,因为在同样的诱惑面前,我们和女人们一样容易中招。要想具备勇气来面对道德方面的诱惑,我们就必须愿意正视并解决我们本身在这些方面的犯罪倾向。

当神的话语赋予我们勇气的时候,也料到了我们有误解滥用勇气的可能性。所以保罗这样说:“凡你们所做的,都要凭爱心而做。”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鲍勃·勒平 《1999已发表文章汇编》 1999出版, 版权所有 2005年1月出版。(© 1999 Bob Lepine. All rights reserved. Servant 1999 Publications edition published in 1999. Regal Books edi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