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去你的骄傲

当我愿意谦卑自己,用自己的生命去完成神的心意时,真正的幸福就来临了。

疾病 身体健康 孩子 谦卑 上帝 婚姻与家庭 失业

最近我正在“啃”《箴言书》,在这卷智慧书中,我发现有宽阔的“草场”够我“啃食”,其中反复出现的一个主题便是骄傲。

“骄傲,”前苏联异见人士亚历山大•索尔仁尼琴(Alexander Solzhenitsyn)说,“长在人的心里,就像肥肉长在猪身上一样。”不需要任何养料就可以在人心里生长的东西不多,骄傲便是其中之一。它虽然看起来在某些人身上较为明显,但其实整个人类都逃不过它恶毒的手掌。

骄傲有很多不同的表现。它可能想要获得控制权:“我想要按我的方式来”……“我想要做自己的神,表现自己,不向任何人低头。”骄傲也会出现在固执的人身上——圣经上称之为“硬着颈项的人”、“心里刚硬的人”。在那些骄横跋扈的人身上最容易看到骄傲——小时候我们会说这样的孩子自命不凡、目中无人、谄上媚下、自以为是,或者骄傲得像只公鸡。

改变的生命

讲到神如何对付我们里面的骄傲,著名布道家德怀特•L•慕迪(Dwight L. Moody)说:“神不会让任何人空手回去,除了那些内心装满自己的人。”我有一个朋友名叫吉姆•哈维,他以惨痛的经验学到了那个功课。十多年来,我和吉姆都在小石城去同一间教会。对任何旁观者而言,吉姆过得相当不错,然而神在吉姆的生命中做了几次大手术。以下是他的故事:

在我成长的家庭中,一个人的价值是用聪明才智、好成绩和出色的工作表现来衡量的。有了这些标准,生活开始有条不紊。

在学校我是最优秀的男生,在第一份全职工作中我是最出色的销售人员,后来我成了最优秀的销售经理,而且很快就成了一家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公司的经理。我结婚后生了一个聪明的女儿,她上的是赫赫有名的大学。在教会里我还是执事。

我对自己的能力非常自信。如果我需要钱,我就更加努力地工作。我决不允许自己有任何的软弱;凡事都在我的掌控之中。我非常不理解那些出现问题的人们,对他们毫无耐心。失败的婚姻、有问题的孩子、失业的男人、酒精药物成瘾……所有这些都是软弱的表现。

我知道神一定对我很满意,然而我却不知道,自己马上要经历一段长达10年的训练课程,在这个课程中,神要打破我的骄傲。

突然间,我得知女儿染上了毒瘾,妻子染上了酒瘾。不久之后女儿就辍学了,搬到了纽约的格林尼治村(格林尼治村是一个著名的嬉皮士聚集地)。妻子则提出了离婚诉讼,要嫁给一个在戒酒医院认识的失业男人。

我赢得了两个年幼孩子的抚养权,很快就过上了单亲爸爸的生活。我的大女儿查出了癌症,需要手术。后来她被人绑起来强奸了。

我开始明白,当自己没有力量去处理问题,很无助的时候,我可以把它交托给神,他会供应并满足我的需要。我的一部分骄傲开始不见了,我开始更加同情地看待单亲家长、酗酒者和瘾君子。

我也开始认真地学习圣经。在查经团契完成了五年的课程。我以为通过对我的教导,神一定已经完全打破了我的骄傲,然而我错了。

我工作的那家公司决定停掉阿肯色州的业务,所以我失业了。我对那些失业者的感受又有了新的理解。就像我在面对以前的问题时所做的一样,我把当下的情况交托给神。我开始理解保罗在哥林多后书12:10所说的:“……我什么时候软弱,什么时候就刚强了。”

不久我就又有了一份收入不错的工作,我的投资也做得不错。我遇见了卡罗尔,并与她结婚了。她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姊妹,也是非常委身的基督徒。我以为现在就要“一帆风顺”了,然而神仍然没有结束他对我的训练课程。

1987年股市暴跌的时候,我们损失了一大部分积蓄。当我们的癌症手术成功完成的时候,我和卡罗尔看到了神的怜悯。现在我们更加理解那些有疾病的人和经济困难的人。

多年来,我试着跟纽约的女儿谈论耶稣,然而她没有任何兴趣。最后,我和卡罗尔决定祷告,求神在她的生命里动工。

两个月之后,我接到一个为人父母最害怕接到的电话:“爸爸,我被查出艾滋病毒阳性。”我坐在那里,懵了,心里想:“神啊,你要给我什么信息?”

我靠自己没有任何力量去面对这个情况,然而神显出了他的信实。女儿无路可走,她接受了基督做她的主和救主,积极投身于一家艾滋病人临终关怀医院,在那里为神做工、传福音。

可能会有人认为这是一连串的不幸,但是能学到每个问题所带来的功课,我觉得很有恩典。我现在能更好地安慰那些处于类似情况的人。神用每一个试炼来打破我的骄傲,并向我彰显他的丰盛。有了神的信实,任何事情都不会让我们绝望,也不会让我们怀疑神的供应。

这个故事很真实,对不对?吉姆的故事听起来就像旧约圣经中约伯的故事一样。和约伯一样,吉姆以惨痛的经验学到了:当你为之骄傲的所有东西都被拿走之后,神仍然是信实的。

向自己死

我每天都努力向自己死,请求耶稣基督毫无阻碍地进入我生命的每个角落。当事情不如我意,我忍不住要生气的时候,我就想起了,向骄傲屈服就是死亡。

以下这首约翰•牛顿(John Newton)所写的诗恰到好处地描绘了我们的困境:

从前有一只纸鸢,
升到高邈的云端。
因高翔洋洋得意,
发出自得的感言:
“众人皆仰首看我,
佩服我高过塔尖;
他们一定在寻思,
风筝居然如此能干?
穿云破雾直向远方。
可是,唉!我像可怜的囚徒,
风筝线牵着我靠近泥土:
若是让我无线而飞,
我的英姿敢与雄鹰媲美。”
它一边说话,一边挣扎
终于甩掉了线儿的羁绊。
它失去了任何控制
想翱翔却无济于事;
它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
扑簌簌跌落向大地;
它把握不住方向,
风儿裹挟它前往。
啊,愚蠢的风筝,你并无翅膀,
怎么可能摆脱线儿而飞翔。
我的心大声呼喊:“我明白了,上帝,
这只风筝与我多么相似!
我忘了,我是凭借你的力量才能站立,
却对你的主宰厌烦至极。
我常想摆脱自己的命途乖舛
不曾想那是你智慧的安排;
我常常沉迷于可耻的奢望
奢望更多的东西,更大的荣光。
若不是承蒙你的恩惠与慈爱
我早就像风筝一样跌落尘埃。”
——约翰•牛顿
(本诗译文出自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557-450197.html

你所求的谦卑之法是什么样的呢?要认识神,并认清你在他那里是谁。菲利普•布鲁克斯(Phillip Brooks)曾经说过:“真正的谦卑之法不是一直弯腰,低于自己的高度,而是以自己的真实高度站在更高者的面前,他会告诉你,你的伟大是何等地渺小。”

我的骄傲想说:“我不需要神——没有他我也非常幸福。”然而让我赞叹不已的是,当我愿意谦卑自己,用自己的生命去完成神的心意时,真正的幸福就来临了。这个过程可能很痛苦,但是却也带来了真正的喜乐。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版权©2006 家庭生活。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