诊断:精疲力竭

总是在工作而没有时间放松会让做母亲的脾气暴躁

孩子 上帝 喜乐 婚姻与家庭 事工与服侍 疼痛与苦难

我感到它正在迅速下降,非常迅速。

我的症状?

筋疲力尽,情绪低落,感到一无是处(我发誓我刚刚才清理好了洗碗机。我正在打扫一间永远也打扫不干净的房子。看着那些要洗的衣服,我感到疲惫不堪,也许下个星期,我要让你们穿着内衣出门)。

充满憎恨(嘿,请不要要求我为你做任何事情)。

急躁易怒[不,你不可以喝酒!我是说可以。(叹气)好吧,你喝吧]。

感冒生病持续两周。

我感到自己的任务清单并没有让我的生活变得简单,任务清单成为了我生活的一部分。

诊断:精疲力竭

总是在工作而没有时间放松会让做母亲的脾气暴躁。我几乎每天晚上都要忙这忙那,忙到十点半:叠衣服、处理工作中的小事情、为孩子准备活动、回复别人的请求等等。这听起来似乎很充实,不过,看看以上各段的描述,你就知道真相了。

我是一位全职母亲,每周有一天时间参加义工活动(实际上其余六天也有利用,我也喜欢这样)。除此之外,我要做家务,在家教育孩子,教导主日学,自由撰稿,帮助别人等等。如果我不是在家里做这些事情,你可能会说我是一个工作狂。

我不认为只有我一个人是这样的。环顾四周,精疲力竭的基督徒女性不少,而且人们对她们似乎有几分佩服。

但是我的丈夫,我多年的保护者,看到我累得疲惫不堪的时候,他并没有漠不关心。他委婉地对我说:“你知道,别人常常想请你帮忙,但是若你不去拒绝,那么让你自己太忙碌就是你的错。”他的话听起来有些陌生又似乎很熟悉。

“说的没错。但是……对,你说的对。”

“但是,”我含着泪水,比划着向他解释道: “如果我拒绝别人,就好比看到别人在溪流中却没有递给他一支船桨,这样我无法心安理得地休息和放松。”

为什么我要做这些?

是什么让我真正思考为什么自己如此精疲力竭呢?是的,我是在拼命地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甚至是伟大的事情。但是为什么我要做这些?

我需要一些特定的时间来祷告。很明显,我需要停止同时做多件事情的想法,让神来告诉我内心正在发生的事情。我的日程安排为何正在伤害我自己以及我服侍的人,特别是我的家人呢?有时候,我感到压力很大,在我努力做好各种有意义的事情的过程中,实际上我丢弃了最重要的事情。

我似乎有很多不能停止忙碌的好理由:别人有很多需要;我希望使用神给我的所有资源来服侍神;我想帮助别人;我希望成为《箴言》31篇中的女人等等。但是就像保罗所说的:“我觉得有个律,就是我愿意为善的时候,便有恶与我同在(罗7:21)。”我的那些好的理由都变成了不信靠神的心态,不知不觉中伤害着我和那些我爱的人。比如:

1.我发现,工作到深夜,站着吃午饭,一直同时执行多个任务等等可以满足我的殉道者情结。这种奇怪但是错误的观点让我觉得,如果我经历一些苦难,我就是一个更好的人。在伊甸园和天堂,根本没有苦难。神起初创造万物的时候并不希望他们经历苦难。自从罪进入世界以后,苦难成为了神成就他的旨意的一个工具。受苦本身并不是最终的目的。我认为,神创造我们并不希望我们去受苦,他要在我们身上成就更大的旨意。

2.服侍别人可以显出我是个好人,让我处于“施与者”的位置,而不是领受者低下的位置。在这方面,我有些像圣经中的马大和彼得。服侍满足了我的骄傲、自义感和渴望被尊重的欲望。

3. 我从别的地方寻求认可,而不是单单从神那里寻求认可。我努力工作,让自己更加重要,更有价值,更加有掌控力。这样一来,我削弱了福音在我生命中的能力。我倚靠别的事情来拯救自己,而不是倚靠耶稣做成的工来让自己在神的面前成为“可得救的人”。我试图强调别的事物,而不是通过信心而来的恩典。工作让我觉得,我要靠着努力赢得神的喜悦,而不是靠着基督的工作赢得神的喜悦。

4.我努力工作是出于畏惧,而不是信靠神能够供应我——他有能力赐给我足够的时间来完成他要我去做的事情(此外别无更多)。实际上,当我去做他所没有要求我去做的事情时,我就是偏离了他的旨意。我是做的不符合他的心愿的。我的工作可以成为一种忧虑,虽然在我的心里,这种工作更多的是一种责任,或者是一种努力。这种忧虑就是圣经中所说的劳作和纺纱,而不是信靠神会像供应百合花那样,供应我的需要。毕竟,每天都有每天的难处。我的工作是出于畏惧忧虑,而不是信心。

过度劳累的后果

长期的劳累可以让我变成浪子的故事中的那个骄傲的“长子”。这个长子努力工作,缺乏怜悯,充满傲慢和轻蔑。在某些方面,他有些像马利亚的姐姐马大。(如果你认同,我建议你阅读提摩太·凯勒的著作《一掷千金的上帝》。)如果你不让自己休息,你就不能像马利亚那样,坐在耶稣的脚前,聆听神的话语,与神甜蜜相交。

过度劳累也让我不能享受神赐给我的一些珍贵的礼物——我的家庭——以及有关神的美善的知识和从他而来的喜乐。我错过了祷告的时刻,欢笑的时刻,我也错过了和孩子一同玩耍的时刻,而这是我以后无法弥补的时刻。我已经放弃了建立关系的机会以及敬拜神的机会,却以他的名加给了自己重担。我甚至扭曲了孩子们对成功的看法,我好像在对他们说:“要想成功的话,你首先必须忙起来!”

创造我、让我工作并且看顾我的家庭的神也常常把自己和安息联系起来。他吩咐我要休息,他让我们每周都要休息,而且每天的三分之一时间都要休息。而我却常常不听他的话。我似乎需要一卷牛皮胶带(如果有的话,一条封住我的嘴,一条封住我的脑袋),这样我才能坐下来,什么也不做,单单享受神让我去享受的事物。

这个周末,神温柔地鼓励我,让我放下一堆未洗的盘子,一筐未叠的衣服,不要去管那些未打扫的楼梯和未回复的邮件,而是去和家人们玩一轮捉迷藏的游戏,小睡一会,放着音乐和儿子跳一会儿舞。我也分配了一些时间与神亲近,以便我的饥渴真正地得到饱足,并且是来自于正确的源头。

非常有趣的是,这个周末我变得更加耐心和喜乐。在玩捉迷藏的游戏时,我和孩子们一起开心地大笑,因为有时候我露出了部分的身体,被他们发现了。

总而言之,一位有些疲惫的妈妈享受一个周末是不错的。你能不能给我一卷牛皮胶带呢?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版权© 2011家庭生活,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