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于处理愤怒

未解决的愤怒,对个人、婚姻与家庭有何不良的影响?我们该如何面对配偶与自己的愤怒,勇敢地解决问题?

鲍勃:今天的帮助,明天的希望,欢迎收听《今日家庭生活》节目。我是鲍勃,节目的嘉宾是丹尼斯和奇普。

你如何处理你的愤怒将影响你与神、与他人的关系,也会成为下一代的示范。

我想请教奇普这样一个想法:生气不是我们的决定。我们生气后,才决定要怎么办。对吗?

奇普:对,但也不对。生气是种情绪反应。如果我说:「如果我把生气解释成非事先能预料的,等于是说,生气就这样出现,我不能控制我的愤怒,因此我没有责任。

举个例子。当你与妻子或孩子争论、起冲突时,突然之间电话响了起来。你拿起电话,立刻用柔和的语气与对方交谈。接着你放下电话,继续提高嗓门对你的妻子或孩子说:「我是怎么跟你说的…。」也就是说,我们有能力控制要不要生气。」

鲍勃:我想起约翰?派博博士曾说:「耶稣要求我们做到的,不是精通愤怒表达的自我管理,虽然我们会需要它。他要的,是我们能为自己的情况做些改变。他要我们的内在有深层的转变,因此我们不会产生不必要的愤怒。」

奇普:我深表赞同。

鲍勃:这是给我们的一记当头棒喝!我们谈到看见车子仪表板上的红灯亮起,也就是愤怒浮现时,我们要做的是说:「现在是好好省思的时候了!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奇普:没错!

丹尼斯:奇普,你曾经提过生气愤怒是衍生的情绪,因为我们的期望没有被满足,因此这生气愤怒在婚姻中会经常地发生。因此,你如何教导夫妻们,当他们的期望没有被满足时,他们该怎么办?在婚姻生活中,他们该如何着手处理内心里的问题?

奇普:有着错误的期待,或是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期望,是人们感到生气的原因。你得去思考你们之间期待的差异,以及为何神把你们放在一块、你们共同的使命是什么、如何荣耀神。最后,想想当你对你的配偶说「我爱你」时,那是什么意思?因为爱,有时你得妥协,照顾你配偶的需要。

丹尼斯:是的。仔细听听你们沟通时所用的语言,你可能发现你的话里连用了好几次「我」这个字。婚姻里总是充满着我,这是个问题。基督教婚姻是属神的婚姻,需要牺牲自己,我们需要把自我的部分缩小。

鲍勃:对那些愤怒是婚姻关系中一大问题的夫妻们而言,不只是未被满足的期待,也可能有人虐待性地使用了愤怒。你会鼓励他们做什么?

奇普:你可以平静地对你的配偶说:「亲爱的,我爱你。我现在有个问题。当你发怒时,我觉得很害怕」。或许是个好的开始。

鲍勃:有些妻子可能会说:「如果我和我丈夫坐下来谈我的感受,他一定会气炸,因为我在揭他的疮疤。这情况我早就见识过了。如果请他的一个朋友过来帮忙,只会令他更火大,因为别人知道他的问题了。」也就是说,碰触这个问题,只会把事情变得更严重,造成更大的伤害。

奇普:没错,那是许多人面临的问题。问题是,你现在的处理方法有什么样的效果?你希望未来三十年还是这个样子?那些脾气火爆的人就是运用这点控制、操弄孩子、妻子或是丈夫,这是双向的。在这时候,你要把持得住,委婉的回答可以消除愤怒。把事情摊开来谈,否则它不会自然消失。而且,你得去寻求必要的协助,比如找牧师或咨讯师谈谈。有个年近八十的女士告诉我:「我的丈夫是个脾气火爆的人。我已经忍受了五十二年了。现在,我有四个一样脾气火爆的儿子,因为我从来没有站出来,没有处理这个问题,我丈夫的火爆脾气传到了我的孩子身上。那毁了我的人生,现在我看着我的孩子毁了他们的家庭。」

如果你不处理这个问题,它不但不会自动消失,而且可能愈滚愈大,影响到你的子女与后代。

鲍勃:再加上,这是你基督里的弟兄姐妹,他们违背了神。如果你发现某个弟兄做了错误的事,你要以柔和的心,在属灵上拯救他。善意地介入他人的生活是神给我们的命令。如果你有个脾气火爆、愤怒的配偶,你有责任对他说:「我不容许这样的罪继续存在你的生命中」。这是勇敢爱对方的表现。

丹尼斯:我想很多人来自情绪从没有被清楚标明的家庭。他们心里感受到的只是一团浑沌不明的情绪,不知道愤怒,也不明白他们所经验到的情绪感受是什么。因此,当质问他们的情绪时,他们会说:「我没有生气!你为什么说我在生气?」

奇普:那就是为何你需要有实际的资源以及实用的工具。如果你没有寻求协助,你无法解决问题。

我想起我曾经惹恼某人,他以为我背地里伤害他所关心、服事的人。当我得知某次他打电话给我时,录下了我们的对话,问了企图引我上钩的问题,好向他人告发,我气愤至极,而且非常沮丧,不知如何是好。我写了一封打算寄给那个人的信,并告诉一位同为牧师的友人。

我的牧师朋友告诉我:「如果是我,我不会寄出信。除非写信是出于爱,为了帮助他,修复彼此的关系。」他继续说:「奇普,攻击你的,其实是你的骄傲。你所保护的是你自己的骄傲和名誉。他打击的是你的不安全感。你认识那个人,其他的人也认识你。你是否认为神的能力大到足以应付这个情况,而你可以信任神?」

他的话给我很大的震撼。我开始明白我的愤怒大部分源自于我的不安全感和相关的问题。我从未把信寄出。记得我把信扔掉时,我惊觉到问题已经解决了。那问题是:「我们一定得为自己辩护吗?有时候,人们挑起的,其实是我们的骄傲问题。」

鲍勃:我们都很缺乏安全感。人们会伤害我们。我们会受伤。如果我们不够小心,可能会将伤口扩大,结果是我们长期处在愤怒的状态,或是对某人长期感到愤怒。也可能由愤怒转为苦毒和仇恨,那会从我们的内心深处慢慢地腐蚀我们。

丹尼斯:在节目的尾声,我想以这个问题作总结:「在你的生活中,谁令你生气?」你想到那伤你最深、最令你失望、或是虐待你的人的名字了吗?

你今天的功课是打开圣经,翻到以弗所书第四章,以你自己的节奏读完整个章节。把经文运用到的你生活中,给自己一个挑战,放弃惩罚那些人,并且饶恕他们,就像神在基督里饶恕了你。那个人可能是你的配偶;可能是你的父母在你成长的过程中虐待了你;也可能是你的兄弟姐妹伤害了你。

圣经说,不可含怒到日落。这是命令我们处理愤怒问题。我们必须面对神,必须处理我们心理的问题并学习饶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