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伴女儿走出抑郁症

抑郁症

陪伴女儿走出抑郁症

任何苦难,只要交托给神,都是通往喜乐之门。——伊丽莎白-艾略特


01

高二时,女儿患抑郁,服药试图自杀

“如果你觉得活得太累,如果你感到非常抑郁,甚至你都想过彻底放弃,你一定不要闷在心里,你一定要分享出来。”

这是我女儿舒媛在一次高二学生营会上,发表演讲时说的。那次营会,我妻子苏西也作为家长代表参加了,事后,苏西很自豪地给我讲了女儿所说的话。

那时,舒媛刚满16岁,我们完全不知道她患有严重的抑郁症,甚至想自杀,我们更没想到的是,那次营会过后,我们家就进入了长达数年的“至暗时刻”。

营会结束的第二天早上,我们就接到学校辅导员的电话:“昨晚,你们的女儿对其他同学说,她要自杀!”

震惊至极的我们,火速赶往学校,得知女儿服用了大量的镇痛药后,我们马上把她送往附近的医院。

看着舒媛躺在急救室的床上,我是何等的无助,想到心爱的女儿,竟然要亲手结束自己的生命,她曾经要面临多少的孤独和沮丧,才会走到这么绝望的地步,而我却对此一无所知,想到我没有尽到父亲的责任,没能很好地保护她,我就忍不住痛哭起来…

后来,舒媛打电话给远在美国念大学的大姐说:“姐姐,爸爸一直在哭,我从来没看到过爸爸哭,他这次竟然为我哭了…”

那次我才意识到,舒媛何等地需要我在她面前表达感受,我的痛哭让她感觉自己被爱、被珍惜,对她意义何等重大。

值得感恩的是,虽然舒媛吞了大量的镇痛药, 并且拖了很久才被发现,已经过了洗胃的最佳时间,医生却说,舒媛没有生命危险,她的肝脏也不会严重受损。

不过,舒媛试图自杀一事,却让我感到极大的困惑。

我不停地问自己:“为什么她想自杀呢?我们的家是一个充满爱的家,为什么舒媛会如此的抑郁与孤独,甚至绝望到自杀呢?”

诗篇23章4节说:“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

那个时候,我感觉我的人生,彻底进入了“死荫的幽谷”。


02

靠着神,我们艰难地调整生活

接下来有一年半的时间,舒媛每次放学后,苏西就会去到她的房间,陪伴她数小时,一是要确定她是安全的,再就是让她感到不孤单。

苏西会带上一本书,在舒媛的房间里看书,她不会强迫舒媛分享感受,不会问她:“你怎么样?你感觉如何?”

她只是呆在那里,仅仅是和舒媛同在一起,仅仅是陪伴她。

那段时间,对我来说很不容易,因为我们的儿子面临初中毕业,我需要花时间辅导他的功课,苏西以前要做的家务,全都落在了我的身上。

另外的重担就是,在那段艰难的日子里,神感动我们要领养一个9岁的小女孩,也就是我们家的老四,因为各种原因,她成了孤儿,非常可怜,神很清楚地带领我们要领养她。

我们就顺从神,但是,舒媛看见有新的人进入了我们的家,她很担心父母的爱会被抢走,所以,一开始她很不高兴。

不过,确实很奇妙,一年后,老四竟成为我们家极大的祝福,也成为了舒媛那几年被医治的管道,真的应验了圣经上的真理——我们凭信心去爱别人的时候,我们更能经历到神的爱,舒媛去爱老四的时候,就得到了极大的医治。

除此之外,最令我们伤心的事,是来自属灵领袖们的质疑和责问。“为什么你们的女儿会得抑郁症?你们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的不信任和负面假设,让我和苏西充满沮丧和痛苦。

“你们家一定存在什么问题,不然你们的女儿不可能会自杀?你们一定有问题!”他们让我们感到深深的“被定罪”,像伤口上又被撒了一把盐。

那段时间,我们在校内外,都帮舒媛找了基督徒心理辅导。我们也向我们的好朋友和教会的弟兄姐妹,分享了舒媛的事以及我们的软弱,并请求他们常常为我们祷告,为了能更好地处理心里的伤痛和恐惧,我们夫妻也都找了心理辅导。

真的很感恩,从那些关心我们的朋友那里,我们得到极大的安慰和鼓励。

在那段艰难的日子,我和苏西选择一块面对,我们没有逃避,而是选择一起先处理我们之间的关系,再去适应舒媛的抑郁症,以及处理其他孩子们的情绪问题。

当舒媛的情况影响到其他孩子时,我们会选择直接面对,譬如有一次,儿子伟恩问我们:“别人会不会认为我们家不正常?因为我有一个患抑郁症,并自杀过的姐姐。”

那次,苏西就很智慧地回应了他:“不会,别人不会因为舒媛的事,认为我们家不正常。因为,很久以前,别人都已经认为我们家不正常了。”

苏西说得很对,基督徒本来就是“这个世界的异乡人、客旅”(来11:13),世人早就看我们是异类了。


03

女儿健康了,我也成长了

虽然,舒媛有抑郁症,她的情绪很低落,她既没有朋友,也不参加社会活动,但是,她仍然很刻苦地在学习,她的成绩也不错,最后,她考上了一所基督教大学的生物系。

舒媛上了大学后,我们不想掌控舒媛,帮她做过多的决定,譬如一定要找辅导,或者一定要找什么样的辅导,我们想让她自己去处理自己的情绪问题,毕竟她已经都进入了大学。

我们期望舒媛处理情绪和应对生活的能力,可以不断提高,她能学会自我管理,而不是我们凡事都帮她做决定。

所以,到了大学,我专门带她找到心理辅导中心,告诉她:“如果你感觉情绪低落,或者在人际关系、学业上有压力,你可以找这里的心理辅导,我会负担所有的费用。”

我把选择权交给舒媛,我没有强迫她一定要接受辅导,也没有说些大话空话,譬如:“要刚强!要努力学习!”

一直以来我们给孩子传递的价值观就是:不论你们在学校表现如何,

只要你尽了最大的努力,你就是成功的,爸妈就以你为荣。

大学期间,舒媛偶尔会去大学的辅导中心,即使现在,她已经成人了,她情绪低落时,也会习惯性地去找基督徒心理辅导。

自从那次患抑郁自杀以来,舒媛成长了很多,现在,舒媛已经大学毕业五年了,目前她在一个动物研究所工作,她是一个聪明、勤奋和有责任心的员工,她的情绪调节能力很强,她的身体和心灵也都很健康。

我们很感谢神,舒媛能变成如今的样子,真的是一个神迹,我们家也彻底走出了“死荫的幽谷”。

在陪伴舒媛的过程中,我作为她的爸爸,成长了很多,以前,作为一个男人,我不太会表达情感,内心也很难向家人敞开,这么多年来陪伴舒媛,我学会了如何健康地表达情感,如何与人建立心连心的亲密关系。

甚至,我学会了用哭泣来表达伤痛,我更明白了什么是“与喜乐的人同乐,与哀哭的人同哭”(罗12:15),在和家人同行的这些艰难的岁月里,我的心变得更健康、更强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