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句话,让太太哭了24小时

婚姻与家庭

01

我的工作比太太重要

读硕士期间,功课很多,我一般很早起床,学习上一整天,然后出去跑步,常常会感到很孤单,再加上我属于外向型,我真不想过单身的生活,所以在那段时间,我特想结婚。

感谢神,就在那时我认识了苏西,她当时还在上大学,我们交往了3年,她大学一毕业我们就结婚了。

我们在婚戒上刻着“传4:9-10”,对应的经文是“两个人总比一个人好,因为二人劳碌同得美好的果效。若是跌倒,这人可以扶起他的同伴。若是孤单跌倒,没有别人扶起他来,这人就有祸了。”  

我真的非常渴望亲密,讨厌孤单,可是在婚姻里不久,我就有点像我爸爸了——工作排第一,妻子排第二。

记得,爸爸是在美国经济大萧条时出生的,他的家很穷,他很用功读书,拼劲全力才进了医学院,成了一名医生。

在我的记忆里,他每天都很忙,很少陪家人,小时候,我很擅长运动,但是每次运动比赛,爸爸几乎都不参加。

没想到,婚后不久,我也有了这种工作狂的倾向。因为工作原因,我们搬到中国,那时我已满30岁,要学中文,真是不容易。记得,有六个月的时间,我每天只睡5个半小时,每天花12个小时学中文。

“牧者关怀”机构的负责人马可-丹斯(Mark Dance)曾说:“神命令丈夫去爱妻子,没有命令丈夫爱工作。耶稣也没有命令我们爱祂的妻子(教会),超过爱我们自己的妻子。”

的确是这样,神是先创造了亚当的妻子“夏娃”,才吩咐亚当去工作——治理这地的(创1:27-28)。

所以,按着神的旨意,我不应该爱“工作”与“服侍”,超过爱苏西。

但是,我仍旧一心扑在学习和工作上,完全忽略了苏西的需要。后来,因为过度工作,我得了疱疹型脑膜炎,医生对我说:“要多休息,不然可能会有生命危险,多休息才能走更远的路。”

但是,我依然是一个工作狂,每天都忙着学习中文和工作,把工作摆在了苏西前面。



02

我的爱好,也比太太优先

神用脑膜炎,抓住了我的注意,让我开始明白要多休息和多依靠祂,但是,我并没有从此过上平衡的生活。

我很喜欢运动,那段时间,我除了拼命学习和工作以外,我花很多时间参加运动比赛,我参加了全市的“铁人三项”,在其中一次比赛中,我因为中暑昏倒在地,被人送到医院抢救,差一点就死了。

也许是神在提醒我,在面临死亡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我和苏西的关系是何等重要,我是否花太多时间在“工作和爱好”上了,我开始反思生活的优先顺序,但是,并没有做出太多的调整。



03

太太崩溃了

那段时间,我们已经有了两个孩子,苏西正怀着第三胎。

一天,我替别人问苏西:“你能不能负责一个社区课程,教烹饪班?”我一连问了苏西好几次,她就不耐烦地说:“我的主要的工作是照顾小孩、做家里的清洁,以及照顾你的需要。”  

因为工作的原因,我常在家办公,所以能看到苏西在家的一举一动,听到她的回答,我就很冷酷、很挑剔地说:“如果你的主要的责任是在家里,为什么家里总是很乱?为什么总是不能准时吃晚饭呢?”

她听到我的这句话,非常委屈地哭了,一直哭了24个小时。

我说的这句话真的伤害到了苏西,现在想想,我确实很自私,我也后悔那样说,我完全不能体会太太的辛苦。

那时我和苏西关系的状况,有点像“今日家庭”的创办人吉米·埃文斯(Jimmy Evans)所说的话:“孩子一出生,夫妻关系的亲密度就直线下降,问题多出在夫妻关系的优先次序上,丈夫倾向于把工作摆在妻子前面,妻子倾向于把孩子摆在丈夫前面,而这都会使夫妻关系疏离。”

虽然问题主要出在我这边,但是我们的关系的确存在了问题。



04

我调整了优先次序

经过和苏西好几次的沟通,我开始明白,我是何等地不能体会苏西的压力,我是何等地忽略了她的需要。

记得,我们刚结婚时,我想要五个孩子,我完全没考虑到,其实大多责任都是落到苏西身上了,她需要做几乎所有的家务,还需要照顾孩子。

苏西成了孩子们的妈妈,和丈夫的太太,慢慢地没有了自己,她默默地牺牲着自己,甚至开始怀疑她作为神的女儿的身份了,因为她感觉不到被爱和被支持。

最让苏西痛苦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我的优先次序有问题,我把苏西摆在了“工作与爱好”的后面,我还期望她去做些超负荷的事情,譬如去教会服侍、去社区帮忙,因为那样会让我在外面被人称作“很属灵”。

苏西的痛哭,使我看到了她的压力和委屈,也让我看到了自己的自私,因为神的恩典,我开始回转,调整了我的优先次序:

1. 我减少外出的次数

之前一周4次外出工作,不陪家人,减少为至多2次,那时,我们已经有三个孩子,我想多和他们互动,也想多支持和陪伴苏西。

2. 不强迫苏西去外面服侍

我体会到了苏西带三个孩子和做所有家务的艰辛,我试着去了解她的感受、梦想与热情,我不要为了别人的肯定和自己的面子,强迫苏西去外面服侍。

另外,我也决定靠着神先改变自己,让自己成为一个更有爱心的人,我不再总想着改变苏西,我要多为她祷告,尽量少批评她。

虽然我曾经对苏西有很多的伤害,但是很感恩,她愿意饶恕我,继续地尊重我,并持续地为我祷告。

从那时开始,我学习聆听神的声音,也学习倾听苏西的心声,后来我们也有机会学习很多夫妻相处的课程,我们的关系就变得越来越亲密了。

如今,我和苏西已经结婚32年了,我们有四个孩子,最小的也已经上大学了,有两个都已结婚了,我和苏西一块从事着家庭事工,一块追求着神给我们的梦想。我们的四个孩子也都是愿意跟随耶稣的人,他们和我们有着美好的关系,他们也都非常喜欢回家来看我们。

卡内基·梅隆大学的心理学家布鲁克·菲尼(Brooke Feeney)通过研究了163对夫妻发现,一个男人能在工作上敢于面对挑战、能抓住成功的机会,背后的关键因素是他和妻子有着互相支持的亲密关系。

如今,我非常能体会到这一点,若是没有和苏西的相互支持的亲密关系,我很难拥有目前的一切。

现在想想,当初苏西的一整天的哭泣,真是神的恩典,让我及时回头,调整了优先次序,开始多陪伴和支持苏西,并花很多时间陪伴孩子们。

如今,我很享受和苏西的关系,我常对孩子们说:“我的妻子是我人生中最好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