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找了,你找不到灵魂伴侣

孩子 管教孩子 亲子教育

原创 哈里 

你总是找错人。——提摩太凯勒

有些人以爱情为宗教,问题是它没力量。——北村

01

“王菲二度离婚是必然。”演艺界大佬陈道明说:“你们不了解王菲,她结婚更多的是为了灵性上的需求,很显然,她的前夫们都满足不了。”

1990年,窦唯是最流行乐队“黑豹”的主唱,才气逼人、狂妄不羁,而王菲还名不见经传,王菲对他一见钟情,她是甩掉前男友,费尽周折才追上窦唯的。

94年,窦唯在香港爆红,当媒体追问王菲:“男友表现如何?”满脸羞红的她,只说了三个字:“非常好!”98年,王菲演唱《末日》,窦唯在背后打鼓,王菲数次回首,深情地望向窦唯,引起无数粉丝热泪盈眶。

这样一个被王菲痴迷着的“灵魂伴侣”,结婚未满三年,竟被捉奸在床。那天,当王菲和好友那英跨进家门时,窦唯和小三还来不及“打扫战场”,王菲惊呆了,眼泪“哗哗”直流,那英大骂小三:“人家结婚了,你瞎了眼吗?”

王菲发现自己瞎了眼:“我要的是个男人,而不是仪式”,她毅然地选择离婚。

能和李亚鹏再婚,是因王菲的心被他暖到了:孤独时,他发上百条甜言蜜语;郁闷时,他搜集笑话逗开心;生病了,他立马推掉一切;想打通宵麻将,他从不觉疲倦;开演唱会,他花费百万买门票……

就是这么一个暖男,婚后却:把时间都用来暖客户了,结婚8年,竟忘了送王菲花,不好意思说“我爱你”,一直在外忙生意,却没忙到什么钱。

李亚鹏只是犯了男人们常犯的“病”:追到手,就不追了。王菲看透了李亚鹏,并绝望了:“不爱了,就分开”,逼他半年,最终把婚离了。

没人能像神一样,不断地了解着你,并持续地关爱着你;唯有神,能成为人的灵魂伴侣。

提摩太-凯勒说:“当你决定寻找灵魂伴侣时,你总是找错人。”就像王菲,令她错愕的是曾经痴迷的“灵魂伴侣”,不到三年竟会见异思迁;她也不能预料暖得人热泪横流的“灵魂伴侣”,婚前婚后,会判若云泥。

02

“老公虽不会花前月下,但恋爱的那会,也恨不得时时刻刻黏在一起。”佳倩说:“不管做什么都觉得开心,他当时也是觉得两个人在一起不用刻意做什么,只要感知到对方在身边即可,两个人有聊不完的话,周末都觉得过得好快。”

但结婚不到一年,佳倩却想和老公离婚:“我们是奉子成婚的,现在每天就是哄宝宝睡,等宝宝醒,给他喂奶,换尿布,洗澡……然后躺在床上玩游戏,内心空虚得像荒漠。”

“和老公越来越没话可聊,每天都是围着孩子转,他要忙工作,一回家就钻进书房,很少带孩子,整天抱着手机,周末就是睡觉,偶尔陪我玩两把游戏,像是完成任务。”

“几乎分房睡,因为晚上宝宝要喝奶,他白天要上班,怕影响睡眠,常常都是在他呼噜声中,在昏暗的灯光下,打着哈欠给宝宝喂奶。”

最近,佳倩说:“婚姻里,我越来越累,越来越孤独,对目前的状况感到无力,真想放弃……”

不到一年,曾经无话不谈的“灵魂伴侣”,变成了一个越来越不认识的“陌生人”。

Stanley Hauerwas说:“其实,我们从来都不认识我们的配偶,我们只是假装认识而已。即便当初找对了人,过不了多久,对方也会变。婚姻就是,我们一走进去,对方就不再是原来那个人。”

就如Gary Thomas所言:“婚姻的本质不是要找到灵魂伴侣,而是怎样靠神去爱一个陌生人。”

03

作家李敖为了能以最快的速度和台湾“第一美人”胡因梦在一起,不惜支付前女友210万台币的巨额分手费;胡因梦甚至不顾母亲的极力反对,半夜穿着睡裙偷跑出去和李敖举行婚礼。

他们是才子佳人,他们是灵魂伴侣!令人大跌眼镜的却是,他们的浪漫爱情,只在婚姻里匆匆维持3个月,就夭折了。

只3个月,胡因梦就发现李敖“保守且毫无情趣,没任何娱乐生活,对于爱也很冷漠。”

3个月前,李敖说:“如果有一个新女性,又漂亮又漂泊,又迷人又迷茫,又优游又优秀,又伤感又性感,又不可理解又不可理喻,一定不是别人,是胡因梦。”

3个月后,李敖召开记者会宣布离婚,他说:“一次,我急忙要上厕所,忽然看见胡因梦坐在我家的马桶上,因便秘而涨得通红的脸,我不能忍受我心中的女神变得不完美。”

3个月很短,却让这对绝顶聪明的人彻底看清了对方的丑陋;3个月足够让“才子佳人”从盼望到绝望——他们误以为找到了灵魂伴侣,其实找错人了;没有人可以像神一样,彻底地看清我们,又“无可救药”地爱着我们。

04

我听说过“灵魂伴侣”,体会到是在N年后的泰国度假。

芭提雅的海很美,美得令人窒息。我们把两个女儿放在挨近海边的金黄色的酒店里,一个2个月,一个3岁,她们入睡得很快,那年我们正值“七年之痒”。

我们手牵手走到沙滩边,坐在白色的椅子上,喝着泰国独有的“维维奶”,8月的泰国安静得很,金色的私家海滩,平整又细嫩,好像炙热下少女的脸,除了稀稀落落的几个游客和时不时横行的小螃蟹,就只有我们。

路亚一会下水游两下,一会上来拉我陪她游,而我除了陪她聊天,就是看着远方——海天交接处,满脸喜悦地沉思。

“我们沿着海滩走走吧?”路亚在海里向我建议。日落时分,我牵着她的手,亲了她,搂着她往海的另一边走去,我们到了一个角落,忽然间,我停下来对她说:“你看!太阳好漂亮!”

路亚“哇”了一声,拿起相机拍照,我们边聊边往前走,忽然路亚紧紧地抱住我,满脸羞涩地望着我:“我们今晚爱爱吧!”

月色已经起来,我们加快步伐往回赶,两个宝贝该起床了,走着走着,我忽然全身像被电击中了,我突然间体会到“灵魂伴侣”。

John Piper说:“当你的心满了神的爱,流淌给对方,看到他满足快乐的样子,你就充满激情,期望和他在一起。”

我对路亚充满激情,不是她满足了我灵性的需求,而是我的心满了神的爱,我渴望分享给她,看到她被爱时,快乐满足的样子,我就更渴慕与她连结。

路亚曾对我说:“你真是我的灵魂伴侣。”我想是因为我刻意地去了解她,又越过她的缺点,持续地关爱她。

不过,我不是神,我满身罪性,又软弱无力。其实,路亚内心非常清楚,她唯一的灵魂伴侣是耶稣,我只能无限地接近。

我们找不到灵魂伴侣!不过我们若以神为灵魂伴侣时,你就会望着配偶,充满激情地说:“这真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可以称为灵魂伴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