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错另一半”的三大原因

管教孩子 亲子教育

哈里 

2000年,台湾政府有一个关于婚姻幸福度的大调查,其中有一个问题是:“如果可以重来一次,你会选择你现在的配偶吗?”

收到的问卷中,有93%的人回答“否!”

2013年,福莱国际(fleishman)调查了大陆600名已婚女性,80%的人认为“我的配偶不是我的理想伴侣。”

今年年初时,我看到知乎上有一个很热门的问题:“你后悔和你的配偶结婚吗?”

有超过200个回答,我就从头拉到尾,简单地统计了一下发现,每十个人,至少有7个人说后悔的,很多人的回答是这样的:

“后悔!肠子都悔青了…”

“曾想找个人遮风挡雨,没想到所有的风雨都是他带来的。”

“当初瞎了眼…”

“当初脑袋进的水,如今都化作泪!”

大部分人的婚姻都是不幸福的,并且自认找错了人,这是真实的统计数据。

这些统计数据也比较符合我们对周围人的观察,你可以想象一下:你周围的人,有几个婚姻是幸福的?尤其是那些结婚10年以上的。

我们周围人的情况,不会比统计数据好太多。

为什么那么多人,结婚时踏着红地毯、热泪盈眶地承诺彼此厮守一生,却没过几年,就自认“当初瞎了眼”,甚至“肠子都悔青”了呢?

因为他们在婚前“选择另一半”时,作决定的依据出了问题!

现在社会上流行的婚恋观,也就是大部分人“选择另一半”时,所秉持的信念,至少在三个方面是有悖圣经的。

01

误以为美好的婚姻是发现的

我和路亚在恋爱前,都认为“只要找到对的人,美好的婚姻就会降临了”。

我期望我的另一半是“喜欢文学、哲学、历史,说话很深沉,喜欢喝红酒,面带忧郁的女孩”,而路亚太活泼、太单纯、太没深度,我记得,和她打电话的时候,都要把听筒拿开至少10公分,不然耳膜有可能会被震坏。

若是当初你问我“是否考虑下路亚”,我肯定会斩钉截铁地说“她是首先排除在外的”。

而路亚呢,她曾向神祷告说:“主啊,以前我找另一半有很多条件,为了你的缘故,我都愿意放下,但是有三个条件绝对不可以妥协。”

那三个条件就是:

一,不要河南人。他们家常常说“十个河南人,九个骗,还有一个在锻炼”,小的时候,若是路亚不听话,邻居们就会吓唬她:“再不听话就把你卖到河南去!”所以,路亚坚决不要和河南人有任何瓜葛。

二,不要身高低于172cm。她想:自己不高,不能再找个老公也不高,会影响后代的,172cm就是底线。

三,不要特许经营专业的。路亚是从特许经营专业转出来的,她认为“特许经营”就是跑龙套的,龙根本不存在,跑龙套就是不学无术,所以,她绝对不要特许经营专业的。

而神就按照她的三个“不要”,精心给她定制了个“我”——河南人、身高不足170cm、特许经营专业的。

当你认为“美好的婚姻是发现的”,选择另一半时,你就会对人寄希望过大,就像当初的我和路亚。

你也不可能认可神对人性的看法——“人心比万物都诡诈”(耶17:9)、“人的心中毫无良善”(罗7:18),你就容易对人产生迷恋——“虽然我不了解她,但我已经疯狂地爱上她了”,或者非要找个“灵魂伴侣”——“一定有那么一个人存在,他完全了解我,又完全接纳我”。

几年前,我在报纸上看到一个轰动重庆市的爱情故事。

一个女孩疯狂地爱上了一个公交车司机,两个人从未说过一句话,但那个女孩爱得不行了,非要把情书登在报纸上。

“梦中的男孩:

从看见你的那一瞬间起,我的世界便开始了漫长的等待,多少次在梦中与你相遇,与你相识、相知…

你好,也许你并不知道世上还有一个我在傻傻地想你、恋你、爱你…

我叫丝丝,今年24岁,在一家房地产中介做销售,上个月我带着年迈的外婆去重医附二院看病,恰巧乘坐你开的261公交车。

一路上,你又是帮忙找座位,又是对我的婆婆细心照顾,给我留下了深深的印象,回家后,你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里…”

这就是典型的迷恋,据调查,这种迷恋的感觉最短持续两周,最长可持续23个月,若是你陷入迷恋,就很难做对的判断。

迷恋与非要找个“灵魂伴侣”都是拜“人”为偶像,你若是期望在一个“堕落败坏”的人身上,追求只有神才能给的“亲密、安全与价值”,你一定会找错人。

而神对婚姻的心意(弗5:22-33)却是:两个充满罪性的人,不断地靠着圣灵,努力经营一份关系,使这份关系越来越能反映基督和教会的盟约,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越来越能以神为乐,越来越能靠神接纳对方的不完美。

当你认同了神设立婚姻的目的,你选择另一半时,就会看重“属灵品格”超过“外在易变的东西”。

因为你会考虑“对方是否可以和我一起反映基督和教会的盟约”,而不是“对方是否可以给我带来幸福快乐”,你会把未来压在“圣灵内住所彰显的属灵品格”上,而不是“败坏的人性与日渐衰残的外貌”上。

02

不选择离开父母

我和路亚恋爱了半年左右,才敢告诉我的家人,因为我很清楚他们的标准。

那天,我带着路亚去见我爸,记得X市的天空阴沉沉的。

我爸只是简单地和路亚打了个招呼,微笑一下,就告诉我:“你过来,我们和你谈谈。”

我把路亚安排给我表妹,就心情沉重地走进了我哥的办公室。

我爸和我哥先是你一言我一句地询问路亚的背景:

“家是哪的?”

“父母是干什么的?”

“独生子女吗?”

然后,我爸一脸严肃地说:“我和你哥商量过了,我们都是为了你着想,你们还是分了!不合适!她们家离得太远,没有X市户口…你想过你们的未来没有?”

“她长得小小的…也不知道你看上了她哪点!尽快分了,也别耽误人家!”我哥的话更加坚定。

他们还在念叨着,而我早已神游象外了,我的内心谈不上痛苦,只是感觉莫名的无助,从小到大,我的所有重大决定都是我爸和我哥帮忙做的,我就像公司的下属,只是在把“是否要和路亚在一起”的案子,呈交给上司。

“你不是还有3万多的助学贷款还没还清吗?若是你不听劝,就自己想办法吧,你不是很有能耐吗?”我哥的这句话就像法官手中的锤子一样,锤在了我的心头,一直踌躇不定的我立即下定了决心:我要和路亚分手,我不能没有我的家人。

走出办公室时,我内心纠结不停:怎么和路亚说呢?

办公室在二楼,需要走下一个红色的木制楼梯,才能下到一楼,我像走了一个世纪那么久,才走完楼梯,脚挨到白色地板砖时,内心突然有个坚定的声音说:“我绝对不要分手,我们在一起有那么确定的神的带领,不管任何后果,我都不会和路亚分手的。”

那一次,我没有听从我爸和我哥,而是顺服神的带领,他们后来通过各种方式反对我们在一起,譬如不帮交助学贷款,威胁不帮忙办婚礼等等,我们靠着神都一一胜过。

那一次,我是从真正意义上“离开父母”了。离开父母,是指“在经济上、情感上与作决定上”,不再依赖父母,而是依靠神。

创世纪2章24节说:“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和,二人成为一体。”可见,离开父母是神很清楚的命令,也是神设计的“夫妻合一”的前提。

调查表明,80后夫妻离婚的第一大原因是父母干涉。

父母干涉的背后,其实就是没有“离开父母”,很多80后夫妻“在经济上、情感上与作决定上”,都依赖父母,受父母掌控,他们不具有“独立自主”的人格,难怪他们的择偶与婚姻会出问题。

若是,你在选择另一半时,还没有离开父母,在你心中“父母的声音”就会大过“神的声音”,父母的意见就会左右你的判断,当然,你很容易选错另一半。

03

不清楚自己的使命

《标杆人生》的作者华理克说:“人生是个短暂的差事。”

圣经中所有被神使用的人都有一个超越“自身利益”的呼召,我们的存在不是偶然的,我们被创造是有目的的,就像白立德博士的《四个属灵的原则》上写的:“原则一,神爱你,并且为你的生命有一个奇妙的计划。”

有一个年轻人在森林里迷路了,他遇见一位老者,问道:“老人家,前方是哪里?”老者打量了下他说:“年轻人,你要去哪里?”“我不知道!”年轻人答道。

“那何必问前方是哪里呢?你去哪里都一样。”老者说完,叹息地走了。

我们很多人就像那个年轻人一样,不清楚自己的使命,那怎么可能找到对的另一半呢?因为你不知道自己去哪里,你和谁同行都行,也可以说,你和谁同行都错。

刚结婚时,我和路亚关于留在哪个城市有冲突,她希望回重庆,因为她的外公外婆年龄大了,她期望可以多陪伴他们,另外,她的家人都没信主,她想有更多机会给他们传福音。

而我绝不想去重庆,在我的印象中,重庆是个极其落后的地方,污染很严重,常常下酸雨,人的头发经常被腐蚀掉,每个人都有鼻炎等等,我期望呆在X市,因为我的家人都在X市。

我和路亚为此常有争吵,后来,她选择顺服,留在X市,我们那时一块兼职做家庭事工。

2008年,汶川大地震,神很强烈地感动我:祂要在中国西部大做工,期望我可以去西部。后来,环境也印证,重庆有一家主内的心理咨询公司正好要招一对夫妻,我们就搬到重庆了。

我和路亚有很多的差异,譬如她是南方大城市长大的,我是北方农村长大的,她是独生子女,而我们家有四个兄弟姐妹等等。

差异多,就会冲突多,但是,因着我们的使命相同,我们最终都会“化干戈为玉帛”。

达晨创投是著名的投资公司,有一次记者采访它的董事长肖冰,他说,他们看的企业超过百万家,投的金额超过130亿,他们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就是,夫妻共同创业的,一直还在一起的,100%成功了,所以,他们很愿意投那些“夫妻二人店”。

所以说,即使是非基督徒夫妻,二人一块做共同的事情,都有利于夫妻关系,也有利于他们的事业。

那基督徒夫妻为了一个超越“自身利益”的使命,每天一起先求“神的国和神的义”,神岂不把他们所需要的“亲密、价值与安全”加给他们吗?

就像盖瑞-托马斯(Gary Thomas)说的:“夫妻若是没有共同的使命,他们的关系只会陷入‘自私与混乱’,而夫妻若先求‘神的国和神的义’,他们的关系就会越来越亲密合一。”

可见夫妻拥有“共同的使命”何等重要!

所以,在你选择另一半之前,请先确定“自己的使命”,否则,你很可能找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