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为要得着奖赏

使徒保罗提醒我们,我们是在属灵的赛跑中。那么,你是一名怎样的选手?

上帝 疼痛与苦难

慢跑的人,被我称为"便道敲击者",他们让我感到羞愧。有一天我和一个跑步运动员共进午餐。他太出色了,以至于我连罪疚感都没有了。他就是马克斯·霍伯(Max Hooper),一个严肃的跑步者--世界一流的马拉松选手。马克斯对于输赢,有一种特别的意志力,你很快就会发现。

在膝盖手术后(两个膝盖都经历了手术),马克斯被告知他永远都不能再跑步了。但三个月后,他却以2小时47分的成绩完成了马拉松,获得了进入波士顿马拉松大赛(Boston Marathon)的资格。那以后,他又跑了四次波士顿马拉松大赛。

他还参加了6次派克斯峰马拉松( Pike's Peak Marathons)--我仅仅只是联想到开车去那儿,都觉得头晕。

从犹他州的斯阔谷(Squaw Valley)到加州的奥本(Auburn)--"西部各州100英里(约161千米)越野跑"是超级马拉松运动员的世界锦标赛,有410名运动员有资格参赛,马克斯就是其中一名。鉴于途中剧烈的温差、崎岖的地形以及高原反应,只有210个运动员完成了比赛。马克斯在比赛中消耗掉了50多磅(约45斤)的液体才免于脱水。

他还跑过52英里(约84千米)的比赛,这种比赛被称为"边缘巡回赛"(Double Rim to Rim Run)。你能猜到这个比赛会在哪里举行吗?想到过去的某个暑假,只是站在大峡谷的南部边缘,都能让我的膝盖发软;但马克斯却从峡谷的南部边缘,一直往南跑,跑到科罗拉多河(the Colorado River);然后又往北跑,一直跑到北部边缘;然后再跑回到南部边缘,中间一刻不停。所以如果你想要问大峡谷长什么样,就问马克斯吧!他曾经10次横穿过那里!

你现在开始明白为什么我在和这个跑步巨人共进午餐时会没有罪疚感了吧!

还有更令人惊讶的--马克斯的终极比赛是在他40岁生日时,在地球能给跑者提供的最最恶劣的环境中完成的。起点是加州的恶水潭(Badwater),恶水潭位于炎热的死谷(Death Valley),低于海平面282英尺(约86米),是美国海拔最低的地方。终点则是惠特尼山(Mt.Whitney)山顶,海拔14,494英尺(约4418米),在美国48个连接在一起的州中,是海拔最高的山。这个比赛的总长是146英里(约235千米)。

霍伯和他的海军战友是在月光的照耀下,在温度为100华氏度(约38摄氏度)的沙漠地面上开始这个赛程的。开始的时候,他们要克服响尾蛇的问题,结束之前又要在冰川上匍匐前行[在赛程的最后6个小时里,他们是在海拔10000英尺高(3048米)的地方跑步],花了63小时12分钟完成了这项任务--这是一项美国记录。他穿破了三双跑鞋,到达山顶的时候,双脚也因浮肿,变大了两码。是的,他们确实睡觉了。他们休息了两次,每次八小时。难以置信,对不对?

马克斯说他之所以能做到,是因为他不是孤身一人在跑步。

你是怎样的跑步者?

像马克斯一样,你和我也在一场比赛中。这场比赛是神摆在我们每个人面前的比赛。在这个赛程中,充满了各种极端。有死荫幽谷的痛苦,也有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新生儿所带来的喜乐巅峰。在这之间还有崎岖不平的地形和剧烈的温差。对每一个基督徒来说,生命就是一场赛程,是你和我必须要完成的比赛--并且要得胜!

你今天跑得如何?赢了?输了?你知道吗?宇宙间无所不能的神其实已指教了我们该如何得胜。

难道你们不知道,在场上赛跑的人,虽然大家都跑,但得奖的只有一个人吗?你们都应当这样跑,好叫你们可以得奖。凡参加运动比赛的,在一切事上都有节制;他们这样作,不过要得到能坏的冠冕,我们却是要得不朽的冠冕。所以我奔跑,不是没有目标的;我斗拳,不是打空气的。我要克制自己的身体,叫身体服我,免得我传了给别人,自己反而落选了。(林前9:24-27,新译本)

注意《哥林多前书》2章24节--"都跑"。你呢?你意识到自己是身处于一场比赛中吗?你在比赛中又是个怎样的选手呢?至少有五种选手:

随随便便的选手。只有在他想跑的时候,在条件都完美无缺的情况下,他才跑。对这些基督徒来说,比赛所要求的牺牲实在太高了。

谨慎的选手。对这场比赛,他有很多的思考,然而他却明哲保身,几乎没离开过起跑线。

妥协的选手。这种选手不愿意放下现有的享乐,他听从诱惑,在指定给他的跑道之外跑步。他的生命充满了捷径--还有死胡同。鲜有确信。他在工作中遇到问题,却没有因立场而付出过代价。他只是随波逐流。

麻木的选手。这种人是老选手,愤世嫉俗、冷嘲热讽。麻木的选手被生命中扑朔迷离、不公平的环境吓到了,从而很少在每日的境况中得见神。他们的心被伤害所占据,里面有一层又一层厚实坚固的、由苦毒、嫉妒和冷漠所构成的组织。

坚定委身的选手。这种人知道终点线在哪里,并且下定决心一定要赢。他们无时不刻不在训练,因为知道懦弱胆怯者是永远不可能取得胜利的--他们下定决心,奔跑,为要得着奖赏!你会问:我到底想说什么呢?好吧,我想说的是:如果你在这场比赛中奔跑,就不要让任何人拖你后腿,不要因为他们而跑不好。但是也要小心--看看保罗在《哥林多前书》9章27节结尾处的警告--你我可能会落选(注:英文圣经在此使用的词是disqualified,即不合格。"落选"是中文新译本的翻译,和合本使用的是"弃绝"一词)。

落选的危险

保罗说"免得……自己反而落选了"是什么意思?嗯,首先,他不是在说失去救恩。圣经没有教导说在神的家中我们可以"反重生"。我觉得他所谈论的不是因为一个错误而有的落选(虽然圣经里也有这样的例子),而是不断拒绝神在生命中的带领。也就是固执、故意的不顺服。

看看周围,那些在事工中落选的人们。你认识已不再奔跑的基督徒领袖吗?认识这样的平信徒吗?认识那些曾经扎实地与基督同行,而现在已不再如此的人吗?我生命中充满了那些已经不再奔跑的人。他们是受害者。我不是在谴责那些失败的人们--我的人性也和他们如出一辙。只是他们成了范本,成了活生生的例子,他们在警告我:我也可能会落选,并被神宣告"不再有用"。

有两种情况最终会导致落选:从未开始和不完成比赛。我对任何一种情形都不感兴趣。你呢?

你可能会落选吗?当然可能。

我可以问你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吗:你生命中现在有任何可以使你落选的事情吗?有你想要隐藏的事情吗?有你不愿带到神面前的事情吗?不要再与罪勾肩搭背了--不要再与邪恶你侬我侬!--它们是致命的。

奔跑,为要得奖赏

那么你要如何奔跑得奖赏呢?以下是使徒保罗对比赛所定的规则:

节制(25节)。对私欲的约束,是品格的支柱;知道什么能引诱你,那么就躲着它。奥古斯丁,伟大的基督徒哲学家,在他悔改认信之前,曾经过着放荡不羁的生活。有一天,在成为信徒后不久,奥古斯丁遇见了一个曾经与他犯过奸淫罪的年轻女人。奥古斯丁转身就跑,那个女人在后面喊着说,"奥古斯丁!奥古斯丁!是我!是我!"但是奥古斯丁却一直向前跑,扭头向后喊道:"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

谨慎的目标或方向(26节)。保罗说,想要赢得比赛的选手必须知道他要跑到哪里去。基督徒的终点线应该是耶稣基督。定睛在他身上,认识他,使你对他的爱得到增长。讨他喜悦。我们纵容自己成为旁观者,丝毫不愿意为着摆在我们面前的比赛而放弃我们的权力,这其中的原因之一便是我们不再聚焦在神的荣耀上。

牺牲(27节)。基督徒的生命会使你付上生命的代价。你我必须要舍己--否认我们的权力。任何东西、任何奖赏、任何关系、任何宝贵的东西,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你可能会发现,在关系中解决一个问题,会比对关系中的问题不闻不问,要难很多。不闻不问,可能会导致神对你的管教,因为他要对付你的罪。

这痛苦是值得的。对你我来说,我们的痛苦也是值得的。我已经决定我不会早早就交出自己的跑鞋--靠着神的恩典,我要把它穿破!你呢?你是否在加油努力呢?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版权 © 2006 家庭生活。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