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为什么让我怀孕?”

一名年轻女子的回忆——意外怀孕的后果与祝福。

收养孩子 改变 孩子 上帝 婚姻与家庭 亲子教育

凯西紧紧地抓着方向盘,驶过离她父母家不远的一个弯道。这条路她走过无数遍了,但是这一次却有些不同:她不想回家,因为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自己的父母。

从她在电话里告诉妈妈“我怀孕了”开始,她就害怕去面对父母的目光。她真不愿看见他们为她流泪。

凯西的目光从最后一座小山的山顶扫下,瞥见了她童年的家。前廊上的那个秋千让她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但随即她就想起了几天前与妈妈那次艰难的对话。

在过去两年里,凯西让父母操碎了心。在她看来,自己怀孕这件事会成为压垮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她希望她能像她那些朋友一样,用堕胎来解决这个麻烦。不错,她考虑过堕胎,但是最终还是觉得不能做这个手术。

她的室友们说,如果她想要这个孩子,她们可以帮忙抚养。她们甚至愿意调整各自的课程表,来保证总有一人留在家里照顾孩子。

但是凯西觉得这不现实。她必须得面对现实。她要回家去见父母,这是几个月来的头一次。当她妈妈请她回家过周末时,她不知道为什么就答应了。

最不可能离弃信仰的人

按照凯西对自己的描述,她在高中的时候是颇为“循规蹈矩”的。“从不参加派对或醉酒,”她说。“我从来不做坏事,所以也没有任何麻烦落在我头上。”

她高中的朋友说起她时,会说她“很受欢迎”、“积极参加教会活动”、“热爱运动”、“是最不可能离弃信仰的人”。她从小生活在一个非常亲密的家庭里,他们每个星期天都去教会。

但是当她上了大学后,这一切都改变了。

“我只是觉得有些迷茫,”凯西说。“我不知道我是谁,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想要做什么。”

凯西的身边少了爱护她的家人和基督徒朋友,她希望能得到大学同学们的接纳。于是她开始饮酒,逃课,并且和她的男朋友发生性关系。这种新鲜的体验起初让她觉得“心跳加快”,还有“这么做不对”的愧疚感。但是时间一长,这种愧疚感越来越弱。“但是它一直都在,从来没有消失过,”凯西说。

在大学二年级的期末考试的那一周,凯西和室友们一同去吃早餐,并且互相测验来准备即将到来的考试。她们围坐在餐桌前,凯西告诉其他人她觉得自己怀孕了。她的朋友们说:“哦,凯西,这句话你每个月都说一次。要是你这么害怕怀孕,那就别做爱啊。”

其中一个女孩说她有多出来的早孕试纸,于是那天晚些时候,凯西做了测试,结果“上面显示两条粉红的线,非常清晰”。

神为什么要让我怀孕?凯西问自己。

面对父母

那天,当凯西驶入父母家的车道时,还在想他们是否会因为她怀孕而厌弃她。她看向前廊的地面,以为那里会堆着装满她个人物品的箱子——但是那里什么也没有。

“爸爸妈妈从门里走出来,将我一把抱住,开始哭泣,”凯西说。“我感觉他们就像迎接回家的浪子,他们对我的感情只有爱。”

凯西的妈妈早就感觉凯西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与这个家越来越疏远。她说:“她在和一群不正经的人交往,做一些我只敢想象的事。所以那天晚上接到电话的时候,约书亚(凯西的爸爸)很震惊,但是我却没有觉得太意外。”

幸好,在凯西回家之前他们还有几天时间来考虑这件事。他们为此祷告并向别人寻求建议。“人们帮助我们明白我们的罪并不比她少,这是一个转变。”

凯西的妈妈不知道看到小女儿时自己会有什么感受。“我不知道她是否会情绪激动,”她说。但是当凯西走进家门后,“我们很自然地拥抱她,哭了一会儿,然后坐下来谈话。”

凯西的父母告诉她,他们会一如既往地在情感上和属灵上爱她、支持她。“但是,”他们说,“你要为自己的选择承担身体上、经济上的后果。”

“我们完全相信,神希望凯西与他、与我们和好,”凯西的妈妈说,“而其中她要做的就是承担一切后果,并且接受我们不会替她承担后果的事实。”

凯西和父母在一起的时间里,她开始了解一个单身妈妈将要面对的生活。她的父母说:“我们不会替你看孩子,你可以完成学业,我们会继续支付你的学费,但是除此以外我们不会支付其他的费用。”

凯西觉得神不公平,为什么要让她为自己的生活方式承担后果,而她的朋友们却不用承担这样的后果?“我不能再和她们一起喝酒了,”她说。“我们也不能再坐在走廊上,一起抽烟了,因为我怀孕了。”

凯西也不知道如何才能独力抚养一个孩子。

倚靠神

凯西和父母商议的时候,她妈妈说:“你考虑过领养吗?”

凯西最好的朋友就是被领养的,她曾经告诉过凯西她并没有觉得自己是领养的,她的养父母和亲生父母没什么区别。凯西的妈妈认识一位领养方面的律师,凯西答应和他见面。

凯西和那名律师见面后,认为领养对她来说是最好的决定。那名律师建议她和孩子的爸爸分手并搬家。凯西听从了他的建议,在她怀孕三个月的时候退学了。她告诉男朋友要将婴儿送养。“我觉得我们以后不会再见面了,”她说。

她搬去和姐姐一起住,并在公寓附近的一个百货公司找到了一份工作。在这段时间里她和父母的关系变得亲近起来。她妈妈说:“她需要我们,因为没有其他人帮助她经历这一切。”凯西怀孕的每一天都有助于他们全家更加倚靠神。

凯西和姐姐一起住的日子里,她常常用手抚摸着腹部,向神祷告。“我记得那时我完全崩溃了,”她说。“我记得我读了大量诗篇,就是大卫失败沮丧、四面受敌、向神求助的诗篇。”

小约书亚

凯西家的几个朋友认识住在别的州的一对夫妻,他们极度渴望领养一个孩子。这对夫妻邀请凯西去他们家做客一周。凯西说:“我可以作为旁观者来观察他们的家庭生活。我在他们家的时候,对他们说我愿意他们做我儿子的养父母。”

那对夫妻请凯西为孩子起一个教名,他们选了“约书亚”这个名字。凯西说:“我喜欢这个名字,因为约书亚是我爸爸的名字。”

当凯西告诉爸爸要以他的名字为孩子命名时,他咬了咬嘴唇,点点头。

凯西的爸爸在产房等待与他同名的婴儿降生,她的妈妈、姐姐和孩子的养父母也在一起陪同。养父切断了脐带,将婴儿递到凯西怀里。

几天后,当凯西和小约书亚单独待在医院的时候,她将小约书亚抱在怀里,轻轻地说:“我爱你,所以我才这么做。”

得到的教训

凯西感谢神通过她的怀孕给她的教训。她说:“如果我没有怀孕,我不知道我和家人的关系会变成什么样子……撒但本来是要毁了我的。”

虽然凯西的父母原谅了她,她却难以原谅自己。她时常会想起她曾经对父母说过的伤人的话。“我竟然说出那样的话,做出那样的事,真是太恶劣了。”

阻隔在凯西和父母之间的那面无形的墙倒塌了。“我开始明白他们努力为我营造的、保护我安全的环境是什么样的。”如今她已经意识到父母曾经对她的期望。

“我需要走出来面对后果,”凯西说,“来理解你为什么要遵守神的命令。不是因为他要阻止你享受乐趣,而是因为他希望保护你远离对你不好的事物。”

版权© 2008家庭生活,版权所有.

阅读更多生命改变与传承的精彩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