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蜜月噩梦

爱,喜乐和蟋蟀

女人 蜜月 委身 男人 婚姻与家庭

当我和丈夫吉姆结婚时,我知道结婚是一生之久的委身。但当时我并没有真正理解自己的承诺:“从今天开始,无论是顺境还是逆境,富足还是贫穷,疾病还是健康,我都爱你和珍惜你,直到死亡将我们分离。”在那个五月的下午,我只知道自己是灰姑娘,吉姆是我的白马王子,他将带我开始一生之久的完美之爱旅程。

但幻想在婚礼结束两小时后就破灭了。


我们的蜜月旅行定在阿肯色州的沃希托湖帆船度假村。吉姆在南海岸有一艘22英尺长的帆船,我们计划把船停在我们的房间外面。我们想象着新婚伊始,一起航行在清澈的水面上,白帆随风轻扬……

然而当婚礼结束后,吉姆去取船时,发现帆船被放在了煤渣砖上面——包括拖车和所有的东西。这个并不好笑的恶作剧使我们的蜜月旅行耽搁了好几个小时。

当我们终于开始拖着船驱车前往度假村时,发现了一些不速之客。有一只蟋蟀,叫得非常响亮,很快就有成千上万的同伴们加入它,开起了“演奏会”。蟋蟀们开始在我脚边爬来爬去,不知不觉就爬上了我和新婚丈夫所坐的汽车前座。啊啊啊!我可没有预想到在婚礼当天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我和母亲在婚礼之前,绞尽脑汁想尽了所有可能发生的事情,但是当然没有查过“度蜜月的时候如何赶走蟋蟀”。

请不要误会,我和吉姆喜欢动物,我们对于神所创造的每一种昆虫和走兽都充满感恩。但是在五月的那一天,我们必须采取比较激烈的行动。我们去了一家洗车店,吉姆用真空吸尘器把那些讨厌的生物赶出了我们的生活。

接着我们在阿肯色州陡峭的山路上行驶,将近半夜才抵达度假村。对于疲惫不堪、沮丧受挫的眼睛来说,那可真是美景。但是问题出现了:办公室里没有亮着柔和的灯光。是的,酒店大厅的门已经锁了,那晚我们无法登记入住。

于是我们回到马路上,继续开车,直到看到一家带停车库的旅馆。当我们把车开进车库时,平放在甲板上的帆船桅杆刮到了车库的屋顶,桅杆坏掉了。这是我们蜜月的第一个晚上,我们登记入住,一句话也没说。这才是结婚第一天,我们就已经经历了恪守结婚誓言的第一个考验。

第二天,吉姆不知怎么找到一家汽车车身维修店,在那里修好了坏掉的帆船桅杆。我们几乎可以听到天使在呼喊“哈利路亚”……但是好景不长。

好消息是:那天下午,我们终于去了沃希托湖划船,在那里度过一个美妙的下午。

但是日落时分,坏消息来了:当我们把帆船拖车从湖里拉上来时,碾过一些玻璃碎片,结果一个轮胎爆了。身为一名年轻的妻子,我感觉我们好像要被困在这个荒岛上了!因为周围看不到任何人……而且那时也没有手机。我不知道,我们怎样才能回到旅馆呢?难道我们结婚才两天,就要死在这里吗?(好吧,我是有一点夸张了,不过你理解我的意思。)

对于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我的记忆很模糊了,但是吉姆记得很清楚。就在我们刚发现爆胎的时候,一个个子相当高、看起来饱经风霜的男人正在把他的平底铝船从水里拉上来。他不费吹灰之力,就把坐在轮椅上的妻子从船里抱出来,然后把妻子、轮椅和所有东西都搬到了他们的卡车上。

这个人看到了我们的窘况,主动提出帮忙。他说他很乐意把吉姆和那个爆掉的轮胎,送到拐角处的加油站或路上的杂货店去。我和他的妻子则留在码头等着。

吉姆记得他看见了那个男人的手,那是他见过的最大的一双人手。从那以后,我们就称呼那个陌生人“巨人”。

当他们到达加油站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也许你也猜到了:加油站已经关门了。

但是,这个人认识加油站的老板,于是他用公用电话打给老板,问他可不可以过来修轮胎。老板同意了!而且他俩谁都不肯接受任何报酬。

那是我们蜜月的第二天。

对于第三天,我没有任何记忆。你想知道为什么吗?

如今,回想起我们共同生活刚开始的那几天,我和吉姆可以会心一笑了。当我们追忆那个“完美的蜜月”时,发现对于婚姻来说,它其实是一段动听的序曲。在很多的日子里,并没有白马王子……没有舞会上的灰姑娘……没有完美的生活。

事实是:在很多日子里,至少有几只爆掉的轮胎和不少讨厌的蟋蟀。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版权© 2008家庭生活。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