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布林娜的婚礼:盟约

合一 疼痛与苦难 委身 耶稣 婚姻与家庭

2003年10月

编者按:这是三部曲系列的最后一篇。您可以点击这里看第一篇第二篇


我们婚礼那一天美好得无与伦比。艳阳高照,清风送爽。我刚醒来的时候还很平静。“今天是我的婚礼,”我一边想着,一边享受着窗口照进来的阳光。啊…片刻的安宁…然后就被打破了。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身体里的肾上腺素在狂飙。有数不清的婚礼细节要在最后一刻搞定,而需要记的事情清单有一英里那么长。别忘了戒指,别忘了结婚证。甚至连穿衣服都成了任务,要知道把婚纱穿好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一天眨眼就过去了。有很多的面孔、鲜花、相机,没有闲下来的时间。我们先拍照,然后直接去了典礼,最后以跳舞结束。在我还没有意识到之前,我已经在教堂的楼梯上了,正在跑向汽车,把众人留在了身后。婚礼办完了。

我对那天的记忆可以比作是以快进的方式看一部录像。和9月6号星期六那天满满当当的五个小时相比,九个月的细致预备是如此地漫长。然而在我脑海里有一件事仍然历历在目,那就是我们的结婚誓言。

那一天究竟有什么如此重要的地方,能让多年没见的老朋友们远道而来?为什么家人们都愿意做出这么多牺牲来确保一切顺利?难道只是为了一个45分钟的仪式、迎宾队伍里的一个拥抱、还有一块蛋糕?

不是的,他们是来聆听我们宣誓说我们会是一辈子的夫妻,“直到死亡把我们分开”。在我们的结婚誓词里,戴维和我订立了了盟约,这些人们是来见证和确认这个盟约的。

持守婚姻的盟约,就是和另一个人成为一体,需要你确信愿意牺牲自己。耶稣基督通过在十字架上牺牲自己,在上帝和人之间立了一个新约。在路加福音22章19节和20节中,耶稣说,“这是我的身体,为你们舍的…这杯是用我血所立的新约,是为你们流出来的。”

在以弗所书里,保罗也用耶稣基督的死来形容完美婚姻的样子:“……教会怎样顺服基督,妻子也要怎样凡事顺服丈夫。你们作丈夫的,要爱你们的妻子,正如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以弗所书5章24-25节,特别强调)

正如基督为我们死了,我们才可能与他立约,戴维和我必须向着我们自身的肉体欲望而死,才能在彼此之间形成盟约,实现我们的誓词:“在我们有生之年,无论顺境还是逆境,无论富有还是贫穷,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我们都要彼此相爱、尊敬和珍惜。”

在说完结婚誓词之后,点燃联结蜡烛之前,戴维和我一起领取了圣餐,象征着我们那天和对方以及和上帝所立的盟约。“这是耶稣的血,”牧师在递给我杯的时候轻声地对我说。这句话穿透了我的心,我喝下了这“血”,泪水滚落我的脸颊。

我想到了基督为了与我立约而经受的所有痛苦,然后想到了我和戴维在一个盟约里不可避免要经受的痛苦。我要面对破碎骄傲的痛苦,期望无法满足的痛苦,还有现在和将来为了我们的家庭要做出种种牺牲的痛苦。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是在见证自己的死。

那是苦乐参半的一天。有眼泪,有欢笑,眼泪是在哀悼过去的消逝和过去生命的死亡,欢笑是在庆祝二人的联合和对未来的憧憬。

我们婚礼那天的荣耀是短暂的,所有的计划现在都已经成为了过去,鲜花开败了,蜡烛熔化了,微笑的脸孔都回家了,但我们所立的盟约还在。

那么,婚姻值得订立盟约吗?婚姻值得放弃自己的生命去和另一个人成为一体吗?值得去死吗?值得!彼此的陪伴,满足,还有每日提醒我和基督之间的关系,只是婚姻生活之供应的开始。

我们还有接下来的一辈子来一起成长,一起面对这个世界,一起实现我们成为一体那天订立的盟约。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版权©2003家庭生活。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