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18个月里两次出轨

纪念日第61号故事之荣誉赞助者:大卫.斯科特。

大卫.斯科特不想与妻子和婚姻再有任何瓜葛。

婚外情、奸淫罪 改变 委身 沟通 决定 离婚 上帝 婚姻与家庭 男人 疼痛与苦难 亲子教育 女人

大卫.斯科特把车靠边停在了桥中央。他停下来——我能这么做吗?他自问:我能就这么跳下去吗?

受欲望侵蚀,他已经有外遇快18个月了,外遇对象竟然还是个他连熟悉都不熟悉的女人。除了搞外遇,他还和一些滥用药品或酗酒的人混在一起。

在这座连接着姊妹城的大桥上,在离护栏0.6米(2英尺)左右的地方,他坐了下来,脑海中思绪萦绕:

没人会原谅你了。你的父母不会,因为你使他们蒙羞。金的爸爸也不会,因为他曾那么的信任你。他在结婚当天把女儿亲手交给了你,你却做了这多愚蠢的选择,你要怎么再面对金?

还能有退路吗?他看着下面的急流,真希望能就这样结束一切。

他信神,却觉得已经没有什么能救自己了。

他只想在那夜结束自己的生命,但是他就是迈不出那一步。

他回到车上,打着车,怀着痛苦的心情开回了家。他知道自己必须对金坦白一切。

熟悉的套路

当金和大卫结婚时,金渴望得到的是她父母所拥有的那种婚姻。她的父母是彼此最好的朋友。他们即使意见不同,也会以非常尊重对方的方式交谈。因着父母委身的榜样,金想当然地认为婚姻是件很简单的事情。况且在婚前,她和大卫还在牧师的带领下,完成了婚前辅导。

而大卫在与金结婚时,却没有什么特殊的期待。他只希望自己的婚姻能比父母的婚姻更长久——他父母有历时7年的婚姻。

大卫和金的婚姻很快就有了某种熟悉的套路——他们有很棒的交流,他们亲密相处,然后他们吵架。

“我们会对彼此施行冷暴力”,大卫说,“一来就是好几天......有时甚至有几周之久。”一遍又一遍,大卫对自己重复着金在气头上所说的那些话。

金却不以为然。那时她正要去读大学,她觉得自己和大卫的问题不过就是年轻夫妇的典型问题。当然,他们有一些沟通方面的问题,但他们会一起去教会,并且双双都宣称自己是基督徒——这还能出什么错吗?

自杀未遂后不久,一晚大卫回到家,他宣布自己要搬出去住了。“我告诉金:我不想和她以及婚姻再有任何瓜葛,”大卫如是说,“我真的只想结束一切。我想开始新的关系”。

“我在震惊中哭泣”金如是说。

大卫搬了出去,金再次见到他时,是在两人递交离婚诉讼的法庭上。他们发现有份文件不见了,结果那天没有提交成诉讼。之后,大卫竟然没有继续离婚手续,而是开始登门拜访妻子。“我们谈了很多”,金回忆说,“他也开始更多地分享他的感受。”

大卫结束了出轨。金原谅了他。他们决定为婚姻再努力一次。

新的争吵

金和大卫搬到了新的城市,开始了新生活。她确信自己的丈夫绝不会再次出轨。

但是“矛盾然后冷暴力”的怪套路却再次出现了。他们会为财务、夫妻生活,还有一大堆小事吵架——我们要去哪里度假?......和我父母只待了两天,怎么和你父母就要一起待四天?......我们的钱足够干这个或买那个吗?......为什么不?为什么你要把钱全花了?

一旦意见相左,两人的声音就会越来越大。他们总怪罪彼此。金说他们吵架时,她会躲着大卫,因为她觉得自己正在被攻击。“我总是在想,为什么他不过来和我好好谈谈......为什么他要闭屏我好几天?”

虽有争吵,但也有甜蜜。他们搬家几个月后,金发现自己怀孕了。她高兴得不得了,觉得生活对自己真好。但是,大卫却不觉得自己能当个好父亲。“我当时没她那么激动”,他说,“因为那个时候我们根本没有打算要孩子。”

痛苦的真相

大卫又犯了老毛病——他加班到很晚,回家前还要先和同事去喝酒。“我与生命中一切美好或敬虔的事都隔开了”,他说。他一次次地骗金,向她隐瞒那痛苦的真相:他又去找别的女人了。

大卫在零售业工作,所以他经常晚上10点才回到家。但当他开始在凌晨2点到家时,金也相应地有了疑虑。“我的直觉告诉我有什么不对劲”,她说,“但是又不能叫他向我坦白。”

大卫最终承认自己再次出轨时——这是2年中的第二次,金已经怀孕6个月了,而大卫也已出轨4个月。金强忍住呼吸的急速加快,她只是想:这种事不该发生在我身上。

大卫则再次表示,他想要离婚。他说她该回去和父母住。

婚姻之旅

在金与大卫第二次分居后的一个月左右,金的母亲在广播里听到了难忘周末®婚姻之旅的广告。广告说这个营会能给挣扎中的婚姻带去帮助,于是,金的母亲就出钱让金和大卫参加了。

一开始,大卫并不想去。离婚的材料已经全部准备妥当,他对恢复关系已毫无兴趣了。

这时,金在超声检查中得知自己怀的是一个女儿。她把超声的片子拿给丈夫看,之后她问他是否愿意参加婚姻之旅的活动。他同意去试试。

在难忘周末的营会中,大卫的“墙倒了”。之前的他,曾任凭那压抑的憎恶感在自己与妻子之间建起一座隔墙。“我之前不明白神对我人生的旨意”,他说,“我也绝对不明白神的爱意味着什么。”当营会的讲师讨论基督所能带来的改变时,“那是第一次,我决定把自己的人生和婚姻都交给耶稣。”他说。

在那个周末的周六晚上,大卫给金的父母打去电话,为自己所有糟糕的决定以及他给他们带来的伤害向金的父母道歉。他打电话时,金正在旁边思考着自己到底有多不愿意成为一个单身母亲。“我想要我们的女儿能有爸爸,”她说,“我也想和他在一起。”

重建婚姻

在那个改变一生的周末之后,重建婚姻的艰苦工作开始了。金必须学着去信任大卫——那可真难!“我告诉他:如果真的想让婚姻继续下去,我需要看到他对改变的渴望,并且我们不能一年重来一次,我们要一次改好。”

金需要一个保证,那就是大卫真的愿意与她保持婚姻关系。在难忘周末之前,他总是按需要工作到很晚。但在营会之后,大卫开始改变了。他让妻子看到,自己是把与她相处排在了首要地位。

“依我来看 ,这真是个大改变,”金说。

金和大卫去了一家教会,他们在那里有了属灵上的成长,并且和其他信徒建立了关系。随着大卫对小组里弟兄的了解,他发现竟然有很多弟兄都和他有一样的挣扎(比如色情和欲望)。

当他们的孩子降生,大卫和金已经比新婚时更加能委身于彼此了。他们一直都在实践他们在难忘周末营会中所学到的原则。大卫懂得了:无论时日好怀,自己都要像誓言中所说的那样陪伴在妻子的身边;且无论时日好坏,金也都是他的帮助者。

自认为感性的金说,难忘周末营会让她大开眼界。她发现原来无须使用控诉的言语,就能和别人分享自己的感情。“我记得自己变得更能交谈了,”她说。在营会的最后,这对年轻的夫妇签署了婚姻盟约,有一位讲师为他们的盟约作了见证。金感到大卫真的有决心要长远地重建婚姻。

几个月后,他们又重申了婚姻誓言并交换了新的结婚戒指。这一次,当金说出誓言时,她已深有体会——或好或坏,她都爱着自己的丈夫。这一次,当大卫发誓一生忠于妻子时,他是认真的!

“神有更高的旨意”

斯科特说婚姻从不是件简单的事,但是靠着基督,夫妻可以有盼望在一切事上持守。他们愿意尽所能地让所有人都知道:在人不能,在神都能。

大卫在明尼苏达的大急流城组织开展了一个名为婚姻的艺术®影像展的活动,有70多对夫妻参加了活动。他们其中很多人都有一个破碎的婚姻关系,所以斯科特鼓励他们不要放弃婚姻。

大卫还借着家庭生活的迈开脚步®视频系列,组建了一个弟兄小组。小组挑战弟兄们过一个圣洁并且刚强壮胆的生活。大卫说小组的果效是丰富的。当他看着自己的两个女儿,他会感叹道:“看着她们,有时我会很现实地想:如果我们当时不在一起了,家庭破碎了;我们会变成什么样子?”

金说如果不是历经考验,她和大卫的关系不会像现在这么亲密。“我很爱他,我真高兴他选择与我粘在一起。”

现在离大卫想要在桥上结束生命的那次,已经过去好多年了。当他回想起很久之前那次终极的绝望时,他会纳闷自己为何当初没能按计划跳下去。

“我能给出的唯一解释就是神对我有一个更高的旨意,所以今天我还站在这里。”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版权 © 2013家庭生活,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