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三年没跟她说话

即使在这样的沉默中,琼·西姆斯仍然继续服侍她的丈夫,等候神应允她的祷告。

男人 孩子 离婚 领导力 委身 亲子教育 改变 身体健康 祷告 耶稣 沟通 死亡 上帝 婚姻与家庭

二十年来,琼和拉马尔·西姆斯的婚姻和家庭看起来一直很稳固。他们在教会中养大孩子们,还参加了一个父母小组。然而,当他们订了婚的女儿透露自己已经怀孕时,这样的美好生活变了。

“那件事对拉马尔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琼回想说道,“他以为那样的事情绝对不会发生在我们的孩子身上。”

拉马尔很生神的气,他停止了聚会,不愿意饭前祷告,把家里冰箱上的宣教士照片取了下来。

这次意外怀孕是拉马尔生命中一系列危机的开头。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他做了背部手术,还做了两次髋关节置换,丢了工作,不得不过着残疾人的生活。雪上加霜的是,一个孩子离家出走了,另一个女儿叛逆了好几年。

拉马尔的怒气和苦毒与日俱增,对琼来说,跟丈夫相处越来越难。她的所言所行都无法让他高兴起来。

结婚34年后,拉马尔说他想离婚,他告诉妻子说:“我不爱你了,我不需要你了,我不想要你了。”

但是琼却仍然爱着拉马尔,她不想结束他们的婚姻。当她拒绝离婚时,拉马尔说:“好吧,那你离我远点儿。”

所以拉马尔和琼虽然仍旧生活在一个屋檐下,但是他们不说话。

达三年之久。

“他们认为我是在犯傻”

在那三年的沉默中,拉马尔和琼靠互相写纸条来沟通,他们会把纸条贴在冰箱门上。尽管拉马尔不想和他妻子保持婚姻关系,却要求她继续为他做饭。所以,下班回来后,琼会给他做好饭,然后再回自己的卧室吃她的饭。这样持续了约有两年之久,直到有一天拉马尔告诉琼,他不再需要琼为他做饭了。

为了不让自己变得苦毒,琼继续为拉马尔洗衣服,为庭院除草,以及在其他方面继续服侍他。“我那可怜的爸爸会出来,大声喊,‘琼,你为什么做这个?’”她的父母和孩子们(现在已经成人了)哀求她和拉马尔离婚,他们害怕她会有危险,觉得她会活得很悲惨。

“他们认为我是在犯傻。”琼说道,“他们会这么说,‘神不想让你受这样的苦。’‘神不是这样带领人的。’‘神给了你常识。’”尽管琼知道她爱的这些人是出于好意,但是他们的话让她压力很大。她知道自己必须讨神喜悦,她相信神想要她维持这段婚姻。

当琼把自己关在卧室的时候,只有神和神的话语陪伴着她。“我在神的教室里,”她说,“我侧耳倾听,神正在我生命中做修剪的工作。”

一开始她以为婚姻中所有的问题都是拉马尔的错,但是当她转向神时,看到了自己让丈夫失望的地方。“我没有把他放在第一位,”琼说,“我把孩子们看得比他重要……还有教会也比他重要。”她还说自己没有向他表示应有的尊重。琼意识到,她还曾期待拉马尔能使她幸福,然而真正的幸福来自于神。

“使我仍在火里……”

斗转星移,琼越来越专注于让主陶造她,使她更有主的形象,而不是去赢取拉马尔的爱和尊重。她写了一本日记,其中一篇写道:

如果这些苦难的日子意味着我可以更好地认识祢,我不会祈求祢减少这些日子。如果这些日子意味着祢正在改变我,那么使我仍在火里,直到祢在我里面的工作完成……只要给我够用的恩典和能力,使我能够继续在祢里面保持忠诚和真实,好让我荣耀你。我想学会所有祢想让我学习的功课。我不想使这些岁月被荒废。

又有一天她写道:主啊,我不能改变这个男人,但是祢可以改变我。

当琼发现自己沉浸在拉马尔惹她心烦意乱的事情中时,她就会马上开口大声赞美主。她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拉马尔可能永远不再是她生命中的一部分了,但是,她有主就够了。

三年后,神给了琼最后一个功课:对付她的不饶恕。她心里想象着告诉拉马尔他如何伤害了自己的场景。“我饶恕了他,”她说,“把他从中释放了出来。”

不久之后,她居然跟拉马尔说话了,问他可不可以买一些靠瓦斯发亮的应急灯。他仅说了一句“不”,但是既然他们在说话,琼就趁机告诉拉马尔,自己仍然爱他,她在怒气中所说的话并不代表她的本意。

但拉马尔不苟言笑地答道:“琼,你以为事情会有转机,但是它们不会的。

不过,琼也回忆到,那次短短的谈话后,情况有点不一样了。她感觉到丈夫比以前温和了。

“琼,如果你有时间,过来一下。”

在他们那次简短的对话过后几天,拉马尔再次和琼说话了。他用柔和的声音问道,她和她父亲能否在他们的土地上帮他清理出一块山坡,他想给鹿种些草。“我知道他不会感谢我的,”琼说,“但是我就当作是为主做的。”果然,琼和父亲清理好山坡后,拉马尔并没有表示感谢。

大约6周后,拉马尔开口对她说:“琼,如果你有时间,过来一下。”听到这句话,琼呆住了。

拉马尔继续说道:“我一直在想,我知道我说过伤害你的话,你也说过伤害我的话,但是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尽力好好相处。”琼说她愿意努力修复他们的婚姻,尽管拉马尔说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否再爱她一次。“但是还没过两周,他就开始叫我亲爱的,告诉我他爱我。”琼说道。

琼刻意专注在拉马尔的优点上,她说这样做彻底改变了他们的婚姻。“我们几乎是在竞赛,”琼说,“看看谁可以胜过对方。”她越是对拉马尔表示尊重,拉马尔就越是想表达对她的爱。她也确保拉马尔知道自己有多么感激他。

“我真不敢相信,我们都60多了,还有这么多乐趣”

接下来的那些年对西姆斯一家来说是甜蜜的时光。“我们完全享受一起度过的时间,”琼说,“我们之间有说不完的话。”他们一起坐着高尔夫球车驰骋在自己160英亩的土地上,手拉着手穿过树林。琼说拉马尔比以前更有耐心,更善解人意,更含情脉脉——几乎是脱胎换骨了。拉马尔一度说:“我真不敢相信,我们都60多了,还有这么多乐趣!”

“他总是在跟我说‘我爱你’,”琼说,“每晚入睡前他都会说‘我真的很感谢你所做的一切。’”

2004年6月21日,拉马尔和琼在牧师家里重申了他们的结婚誓言——就像41年前所做的那样。“我几乎泪流满面,”琼说,“他也一样,因为我们可以重申这个誓言,真是太珍贵了。”拉马尔和琼在从牧师家开车回去的路上,聊到婚姻中那些美好的时光。

2006年7月,当拉马尔停好卡车走进房子时,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在琼的催促下,拉马尔去看了医生,医生让他去找肿瘤专家,专家在他的脾脏里发现了恶性肿瘤。

“医生说他的脾脏需要被切除,”琼说,“它比正常脾脏大了6倍。”几周后,拉马尔的脾脏切除了,但是出现了其他的并发症,就像琼所说的:“他的病情每况愈下。”拜访肿瘤专家仅5个月后,拉马尔就因肺炎去世了。

“我想知道神为什么把你赐给了我”

意识到拉马尔的时间不多了,女儿卡罗尔和他敞开心扉谈了一次。“我想,你知道每个人都是罪人吧,”她说,“所以我们需要耶稣,祂是通往天堂的唯一道路。”女儿告诉他,如果他还有任何不信的话,就请耶稣进入他的生命。拉马尔点了点头,他已经不能说话了。

尽管琼不确定拉马尔是在何时真正接受了耶稣,但她对他的得救是有平安的。在拉马尔生命的最后一年,他告诉琼他在看着她睡觉的样子。“我想知道神为什么把你赐给我,”他说。第二天早晨他又说一次:“我想知道神为什么把你赐给我。”

“我也问了神同样的问题,”琼说,“我想那是因为神想使他得救。”

在拉马尔临终前的几个小时,琼和他们四个已经成年的孩子,在医院里和拉马尔坐在一起唱诗,以《奇异恩典》为开始,唱遍了他们记得的每一首赞美诗。他们为他读经文,追忆过去的所有美好时光。

琼记得她靠在拉马尔身上,在他耳旁轻声低语,告诉他她爱他,感激他为她所做的一切。他点着头。

2007年1月22日,星期一,凌晨4点半,拉马尔咽下了最后一口气,这时距他第一次去看肿瘤专家仅仅5个月。

“即使日子再难过,我们也不想错过神必须教导我们的功课。”

琼很感恩,她没有和拉马尔离婚……她的孩子们和孙辈们也很感恩。

曾经有一段时间,他们的女儿旺达和丈夫分居了。“我想搬出来住,”旺达说。后来她想起琼会怎样说,她会告诉她要把自己的感受放在一边,问神祂想让她做什么。

“因为母亲可以跟父亲熬过来,”她说,“我知道主会给我力量,让我也能和丈夫渡过难关。”旺达现在的婚姻很稳固,她归功于母亲的榜样。

琼和拉马尔的小女儿雪莉,说她母亲的信实也改变了她的生命。“神使用母亲的信实,让我和祂建立起了个人的关系,”她说,“神开始对付我的怒气和苦毒,使我和丈夫紧密连结在一起……基本上让我的生命有了180度的翻转。”雪莉说,母亲的榜样使她也把自己的婚姻视为一生之久的盟约。

琼的孩子们看到神在他们父母生命中的作为,现在也努力活出神想让他们活出的样式。他们都说:“即使日子再难过,我们也不想错过神必须教导我们的功课。”

在拉马尔和琼最后7年的婚姻里,他们的孩子一直在不断地表达看到父母仍在一起的高兴之情。在拉马尔去世后,他们都给琼寄信说:“谢谢您的坚持,向我们显明了什么是真爱。”

“他是我生命中的调味品”

今天琼还珍藏着一封拉马尔在即将离世之前写给她的信。信中写道:“我要为那些美妙无比的年日感谢你,我的感受难以言说,我们的爱一日比一日更深。”

2007年的12月,琼给朋友们和家人们寄了一封圣诞书信,述说了神在她生命中和婚姻中的作为。“尤其在最后的那七年,我和拉马尔享有一份那么深刻、那么热烈的爱。”她写道,“他是我的灵魂伴侣,我的爱人,我最好的朋友。他是我生命中的调味品。他常使我开怀大笑。”

“拉马尔刚去世的那些日子特别难熬,周围死一般地寂静。我怀念(现在仍然怀念)他每天早上对我说‘亲爱的,我爱你’,每晚对我说:‘谢谢你所做的一切。’‘我做得最好的一件事就是和你结婚。’”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版权© 2008,家庭生活。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