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看电视…一年时间?

一个自我牺牲的“结婚周年礼物”怎样革命性地改变了一个家庭

谈恋爱 / 约会 祷告 沟通 喜乐 改变 孩子 女人 决定 男人 婚姻与家庭

在他们十年结婚纪念日的时候,卡尔·克劳森(Karl Clauson)想为他的妻子做一些特别的事情。不是像平常那样,只是去商店买张卡片、买束花或随便买件礼物,他想为妻子做一件具有特别意义的事情做为礼物。

他决定问妻子珠兰(Junanne)。卡尔问:“你想要什么作为你的结婚纪念日礼物?你想要什么我都同意。请你花几天时间思考、祷告,之后我会再来问你要答案。”

卡尔说到做到,过了几天他问珠兰,她想要什么做为结婚十周年的礼物。珠兰的答案既清楚又坚定,但完全出乎卡尔的预料。

“我希望在一年时间里,我们全家不看电视。”她说,“这就是我想要的结婚纪念日礼物。”

卡尔心里暗暗叫苦。他真希望能够再问一遍,得到一个不同的答案,而且心想自己当时一定是脑子出了问题,才会给出这样的承诺。但是,他是个言出必行的男人。如果那是她想要的,他就照样去做。

每小时跑一百万英里的生活节奏

也许你会觉得珠兰的要求太过分了,还有可能你会觉得珠兰是在滥用她丈夫的慷慨。但在你匆忙下结论之前,让我们先来了解一下她为什么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我们的生活节奏太快了,可以用每小时跑一百万英里来形容。”珠兰回忆说:“我们每天回到家后,已经筋疲力尽,除了非做不可的晚餐时间之外,其它时间我们全家总是会坐在电视前,几乎每晚如此。看起来我们的休息时间似乎都呆在电视机前,这让我感到很恼火。

“我一直很希望我和卡尔能够多有一些心灵上的沟通,能够多花一些时间建立我们彼此的关系,能够多一些时间在一起娱乐、或者做一些改善夫妻关系的事,那样我会很开心。以前虽然我们也常常在电视前谈话,也花时间在电视机前呆在一起,但是我觉得我们并没有专注在增进夫妻关系、也并没有真正享受在一起的时间。我看到很多夫妻认为彼此是在一起共度时间,其实他们没有达到真正的心灵沟通,他们的婚姻已经存在一些潜藏的危机,当时那正是我们的实际处境。”

事实上,克劳森一家算不上是电视狂。他们只看一些电视剧、新闻和体育赛事,比起美国大部分的家庭来说,他们看电视的时间算是非常少了。然而,他们意识到看电视的时间正在侵蚀他们的夫妻关系,同时也在破坏父母和孩子们之间的关系。

“我了解卡尔,我知道他会愿意为我做特别的事,我知道他不会生气地拒绝我。然而,我也知道这个要求很难做到。只是去买个礼物比这个简单得多。说实话,我的目的并不在于关掉电视,我的目的是想要改善我们的婚姻关系。这才是我真正想要的。”

开头并不美妙

卡尔和珠兰不会假装戒掉电视是件容易的事,尤其是在刚开始的两周。“我不想粉饰我们的感受,事实上在刚开始的几周,那感觉像是停掉美沙酮(一种可以产生依赖性的止痛药)一样难受。”卡尔承认说,“我从来不爱看情景喜剧之类的东西,但我是个运动节目和新闻节目的爱好者。刚开始的几周,我在家里走来走去时,没有电视节目感觉十分的怪异。大多数人都说自己不怎么看电视,但是如果你试着关掉电视一年,你才会发现,原来你花在看电视上面的时间是如此之多。在刚开始的几周里,停掉电视节目的种种不适显而易见了。”

他们的两个孩子,都在上小学高年级。刚停掉电视的时候,他们也好像停掉美沙酮一样不舒服。刚开始的几天里,他们发牢骚、抱怨无事可做。但是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卡尔和珠兰注意到卡本和穆里尔开始很有创意地做很多事情:做课题,做模型,或者是一起出去玩儿。他们开始学着一起玩儿更多的游戏,交谈的时间也变多了。就在短短的几天里,种种迹象表明,他们甚至都没有怀念看电视的日子。经过证明,戒掉电视的决定对这个家庭是一个很健康的提议。

事实上,“革命性”可能是一个更精确的描述。他们一起去书店,带孩子们买书,然后回家边吃爆米花边看书。他们一起驾车出行,利用这段时间交谈和祷告。就像卡尔所回想的:“它宣告了一个新纪元,我们开始更加有计划地策划和孩子们的约会。”

卡尔也利用这些时间和儿子更加亲密。过了最初那段完全离开电视的时间后,他们准备去看特别的电视节目,只要不是在家里就可以。

卡本十岁了,刚开始对运动着迷。我决定要带他看一些重要比赛的决赛,但是我会把看电视搞得很隆重。我们会去运动咖啡厅,在一个很大的电视屏幕上观看比赛,或者去别人家里看。

在克劳森家,不只是亲子关系被加强,,卡尔和珠兰的关系也达到了最佳状态。

“从那时开始,我们每周享受一次约会,并且每周另外抽出一天来一起交流,评估我们的婚姻——我们相处得如何,以及需要做哪些改变。之前有些积累起来的小事,造成的一些很大的感情裂隙,很奇妙地开始一周一周地得到解决。我们真的开始越来越彼此相爱,而且成为了更好的朋友。”

一个快乐的妻子

卡尔也开始注意到这些益处。

“敬虔的男人喜欢看到他们的女人洋溢着喜乐和满足。敬虔的男人喜欢看到他们的女人钦佩自己。当我看到我妻子的改变,我觉得我的牺牲根本算不上什么,当看到我的妻子发自内心的喜乐时,这个牺牲变成了令人喜悦的事情。”

这个牺牲在珠兰身上没有白费。

“在我的婚姻中,有两件事让我知道我的丈夫真的很爱我。一个是当我生病好几个月,几乎不能尽我任何的责任时。另一件就是戒掉电视这件事。我知道放弃电视对他来说意味着很多,他喜欢在一天漫长和忙碌的工作后通过看电视来放松自己。他愿意为我放弃电视,对我产生了巨大冲击,让我更加爱他。”

在一年结束时,克劳森家焕然一新,当他们重新开始看电视时,他们对待电视的态度也改变了很多。这一次他们确定了明确的使用原则,比如哪些节目可以看,以及什么时候看等等,而且他们从那时起一直遵循这些原则到现在。

“到那年年底,我们养成了做其它事的习惯,”珠兰说道,“我们看电视时,是有目标的去做。当爸爸和儿子一起看体育节目时,会感到很特别很有意义。孩子们每周可能会看两、三个小时电视,而不是七、八个小时,因为他们有这么多他们喜欢做的事情。一年没有电视的生活使他们找到这么多其它的事情可做。所以我们再也没有回到以前的生活。”

“现在我们有一个规定——在完成责任之前,不能看电视。每个周五,卡尔和我会约会,来评估我们所做的:我们有没有足够的交流时间?我们有没有给卡本足够的时间?给穆里尔呢?如果没有,我们会出去吃冰沙,或者全家开车出去转转,一起聊天、一起祷告。”

克劳森家说,关掉电视一年也许不适合每个家庭,但是宣布戒掉电视一年这一类的行为会使每个家庭受益。卡尔鼓励其他人去考虑,做什么样的事情可以改善他们的家庭关系,而且卡尔保证这些事情一定是可以起到效果的。

卡尔和珠兰都说:“做这一类事情明显的益处是,你会得到被挽回的时间和被更新的关系——具有充分的交流和创造力的新关系。”

“没有把握好的时间往往会滋生我们的弱点,”卡尔说,“电视是一个小偷,它在偷走我们和孩子们策划活动的能力。我发现在我们戒掉电视之后,我们找回了大把大把的时间。”

“时间有益于友谊。”珠兰提醒道,“每份优质的友谊都需要优质的时间。顺服基督的呼召去做事情,总是会带给我们更大的喜乐。”

卡尔回答说:“愿意牺牲的行为是愿意顺服基督的证明。如果我们爱妻子像基督爱教会、愿意为教会舍命一样——而且这也是我们被呼召去做的——那么我们无论做什么事情来表达我们愿意牺牲的意愿,我相信, 我们明智的妻子都会大加赞赏的。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版权©2005家庭生活。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