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

从谷底到山顶

落基山从美洲大平原上拔地而起,直冲云霄。山谷中布满郁郁葱葱的植被,尽显深邃;山峰则在阳光的照耀之下,巍峨雄伟。无论是山谷还是山峰都用它们独特的方式散发着荣美的气息,也映照出了人生变化的诗篇——巅峰的激情澎湃和谷底的黑暗忧愁。 在1972年的秋天,我们夫妇去度蜜月。巴巴拉和我在秋天的白杨树叶所铺成金黄小路上散步,沉浸于美景之中。在山峦叠嶂的怀抱中,我们爬山、钓鱼、野餐、拍照。我们在9000英尺的雪山上扎下营帐,一边挨着冻一边享受着爬到顶峰的乐趣……这是我们所经历过的最棒的三次旅行之一。 三十六年后,巴巴拉和我来到了人生的谷底,我们永远也不会忘记那次经历。那是2008年6月13日,一个女婴出生了,我叫她“棒莫莉”。因着她,我们来到了人生中最阴暗的谷底。 棒莫莉是我们的女儿利百加和她丈夫雅各的第一个孩子。在莫利刚刚出生的第七天,一种罕见的脑动脉瘤就使她夭折。当利百加和雅各知道了这个严酷的现实时,他们瞬间从欣喜转为悲恸。 小莫莉只有一半的大脑,她眼睛看不见,也几乎听不见。机器维持着她的生命。作为利百加的父亲,我从来都没有这样为自己的女儿伤心过。 我更没有想到的是,这谷底的时间居然如此之长。11个月后,我们来到莫莉的坟前,铲起墓上的草皮,埋葬了利百加和雅各的第二个孩子弥迦,一个在母腹16周就流产的孩子…… 两个孩子夭折了,且葬在同一个坟墓里。这不是我们任何人所能预料到的。 我们一直为雅各和利百加伤心难过。看着孩子们的损失和无以言表的悲伤,我们只能在这种黑暗的日子里,倚靠神。 “老爸!你猜怎么样?” 然后,大约在七个月前,利百加和雅各打电话给我。“老爸!你猜怎么样?我们刚刚做了一个超声波检查,我怀孕了!是双胞胎!” 我瞬间老泪纵横。事实上,哭累了之后,我又开始欢笑起来。在很多时候我都是先笑后哭,但我还没有这样先哭后笑过。这或许是我经历过的最深刻的喜乐。 莫非神对我女儿夫妻俩大发慈悲,送给他们两个婴儿作为表示吗?神并不欠他们任何东西,但是现在确实看起来,祂确实是给了他们双倍的奖励。 我感谢神赐给我盼望。但在内心深处,我却发生着思想斗争:在他们失去这么多之后,我还敢对他们俩抱有希望吗?我的内心和言语在之后的日子里,经常左右摇摆。 最后,经过一个完整的38周孕期,我和巴巴拉再次来到了山顶,这次是“孪生”的顶峰。两个婴儿降生了,老大莉莉6斤,老二笛笛5斤八两。 她们是两个健康的小姑娘,就像两座山峰一样,带着全家脱离人生的谷底。注意我并没有说这对双胞胎“填平”或“代替”了谷底。这件事像一个臂膀,让我们从失去莫莉和弥迦的痛苦中得到了温暖。 在谷底和山顶的思考 为什么我如此专注于地质上的比喻?因为这些经历就像是从谷底中穿过,又回到了山顶,使我反思每一次的教训。我在这两个不同的地方都经历了神。 学习圣经,我们将看到神在历史的作为,祂一直在使用谷底和山顶这两个阶段来成就祂的旨意。按照圣经记载,是神有意制造了这两者,为要让我们去体验这两处的不同经历。 想想在一些著名的圣经桥段中,神是如何彰显祂自己的: 在西奈山上,当摩西被神的荣光照耀时,他躲在了石头后面。神则在石头上刻上了十条诫命(《出埃及记》20章)。 在山顶上,万王之王变换形象并显示出祂的荣耀(《马太福音》17章)。 在橄榄山上,耶稣复活后升天(《使徒行传》1章6-11节)。 但神也在山谷中出现! 在亚割谷,祂审判犹太人的罪(《约书亚记》第7章)。 祂领大卫行过死荫的幽谷(《诗篇》23篇),使我们不再惧怕邪恶。 在客西马尼园——一个橄榄山山脚下的山谷,基督彻夜祈祷,向天父表达将要上十字架的痛苦。 无论在山峰还是谷底,神都与我们同在。 谷底的体验 人们认为最好的风景来自山顶。但我却同意一本名为《山谷异象》的清教徒祷告书所写的——这本书说:我们会在人生最深的谷底,看得更多且更清晰。 在那段失去两个孩子的经历中,我们聚集了全部心力,全心倚靠神带我们走出“死荫的幽谷”。 结论:在谷底中,你的的确确可以看到神以及生活的本质。 谷底的沃土 山谷的土壤更加肥沃。我们从基督的教导中得知,土壤是成长的关键。 我的结论:虽然并不是所有的经验教训都是在低谷中收获的,但那时却的确是我们经历最多和成长最多的时期。 谷底的征战 大卫和歌利亚在两山之中的山谷中,进行了那场史诗般的战斗(《撒母耳上》17章)。然后还有著名的末日山谷——哈米吉多顿。“善恶大决战”将在那里打响。(《启示录》16章16节)……多次著名的战役都是在山谷中打响的。 我们在谷底的时候,我们发现自己正处于信心和疑虑的征战中。我们能借着对神和圣经的信心,打败敌人的中伤吗?我们能相信即使莫莉的大脑经脉存有肿瘤,神也有美意在其上吗? 我的结论:我们在谷底打的那场大仗,不是赢就是输。 那些高处 但如果我们的旅程只是在一个又一个的山谷中蹒跚徘徊,生活将是多么的无聊和单一啊!神不会把我们丢弃在山谷里,祂会让我们登上山顶。《哈巴谷书》3章19节告诉我们:“主耶和华是我的力量.祂使我的脚快如母鹿的蹄、又使我稳行在高处。” 我的结论:经过谷底达到山峰的喜悦是加倍的甜美。 最后一个问题:今天的你,正在人生旅途的哪个部分?不管在谷底,还是在山峰,还是在两者之间,你是否能把你的人生交给神——至高的主宰,靠着对祂的信仰而走完祂为你所安排的旅程呢? 无论是住在,美丽的高山; 或是躺卧在,阴暗的幽谷; 当你抬起头,你将会发现, 主已为你我而预备。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2010家庭生活,版权所有。

双面人生

斯科特·詹宁斯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出轨,但他还是出轨了。 他之前在家里过得很不开心。他很爱雪莉,但有些事情却不得不说……雪莉是公司里的老板,她在家里也表现得像个老板。她会把家务事像吩咐员工一样交代给丈夫。这使得斯科特十分厌烦。 斯科特是个内向的人,他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情感。他会跑到自己做志愿消防员的那个消防站里面借酒消愁。 在他们的儿子——史提芬于1995年降生之后,事情变得更糟了。雪莉想成为事业生活两不误的全能妈妈,斯科特起初也支持她,但不久,斯科特就开始故意避开母子俩,不想与他们在一起了。如果雪莉和孩子一起早早上床,斯科特就会熬夜看电视。 他经常假装收到来自消防局的电话,但当他离开家后,他会去当地的一家酒吧。在那里他会和人们交杯换盏,好像那些人才是真正理解他的人。 后来,斯科特把一位女同事当做了倾诉对象。他们互相倾诉,直到有一天,两人去小旅馆开了房。他以前从没有想过自己会成为一位背叛妻子的人,但是他确实做了这样的事。 从此,他就踏入了一个充满无尽谎言,外遇和欺骗的世界。斯科特·詹宁斯过上了双面人生。 2002年,雪莉逐渐厌倦这种老公夜不归宿的日子。她对终日无休的哭泣、争吵、和谎言感到心力交瘁。她感到生活本不该如此。她开始加入一个本地的教会团契,有时斯科特也勉强地和妻子一起去。 雪莉在几个月的课程中开始认识耶稣,接受祂是自己的救主。她开始恳求耶稣医治她的婚姻。 多年来,雪莉都相信丈夫的谎言——她相信那些加班和消防的警情。但在2004年时,她感到自己不能再回避真相,她确信她的婚姻中存在着什么可怕的问题。 她在丈夫的手机上发现了一个陌生的号码,她开车到了电话簿上显示的地址。果然,斯科特的卡车停在公寓大楼外。她用她手中的卡车钥匙,遥控车,使车鸣起了警报,把斯科特引出了公寓。 斯科特的双面生活就在此刻崩溃了。 当斯科特看到雪莉,他一口咬定他只是在回家之前拜访个朋友。但雪莉不相信。她知道斯科特想掩盖事实,她已经发现他和另一个女人在一起了!雪莉以妻子的名义告诉斯科特该回家了,他们需要谈谈。 斯科特跟着雪莉一起回了家。他们在后院谈了一个小时左右。斯科特告诉雪莉,他情绪很糟,他拥有可爱的妻子,孩子,和房子,但这一切却不是他真想要的。他看似茫然地告诉雪莉:他感到自己被她和儿子——史提芬困住了。他说他想要自由。 雪莉决定给丈夫空间。她一边祈祷一边继续期待着,希望婚姻问题能以某种方式得到解决。而另一方面,斯科特和他的女朋友则更加肆无忌惮,不但多次一同旅行,两人还花了大量的时间金钱在饮酒作乐上,甚至去嗑药。 婚姻的结束 一天晚上,当斯科特离开女友的公寓时,他发现他的卡车不见了。“我倒是希望车是被拖走或被盗了,”斯科特说,“但我心里知道,我又被妻子抓住了。” 斯科特的女朋友开车送他回家,在那里他找到了自己的卡车。他说:“我一进家门就气急败坏地对雪莉破口大骂。”而雪莉却告诉斯科特,他已经不再是这家里的一员了,他必须离开这所房子。 斯科特被妻子的话气坏了。他把自己的东西打了包,又把院子里的东西踢翻了个遍,之后愤愤地开车离开了家。 雪莉无奈地申请离婚。最终的离婚手续正好是在2005年9月21日被通过的——这天是他们的第十四个结婚纪念日。 当天斯科特和雪莉一起开车去法院,他放上了一盘有关婚姻教导的CD,希望借此可能会使雪莉改变主意,但这一点用也没有。“我气愤地走完了所有程序,之后一整天烂醉如泥”斯科特说,“我想我当时整个人都被击垮了。” 离婚后 两天后,当斯科特打电话和他的儿子道晚安,他也跟雪莉聊了聊。他的女朋友抱怨他花太多时间与他的前妻打电话,但他却说:“事实上,我仍然爱着雪莉。”——连他自己都对自己的回应很吃惊! 斯科特的女朋友很生气,她打了他眼睛一拳,让他离开。他收拾了他所有的家当,不好意思地给雪莉打了电话,问她他是否可以把东西存放在车库里。当他在半夜里带着他那些家当回到曾经的家时,他很想看看儿子,但雪莉拒绝了。斯科特恼羞成怒,威胁要上法庭告雪莉,但却不得不离开。 带着寥寥几件衣服和半打啤酒,他住进了一家廉价旅馆。他进了房间,又给雪莉打了电话并骂了她一通。他当时不知所措,心烦意乱。“曾经我一切所珍爱的东西,都离我而去了”他回想到。 “之后斯科特又给我打了一两次电话,”雪莉说,“我不想再骂他了,我想给他留点尊严。”最后,她联系了斯科特的姐姐——南茜,一位牧师的妻子。雪莉觉得南茜或许能说通她的兄弟。 南茜确实说服了斯科特,她让他去房间床头柜的抽屉里找免费赠阅的圣经读。南茜从《以赛亚书》开始,她读一句,斯科特接着读一句。当他读到《以赛亚书》55章第7节时,他的眼睛被泪水充满了——“恶人当离弃自己的道路。不义的人当除掉自己的意念,归向耶和华,耶和华就必怜恤他,当归向我们的神,因为神必广行赦免。” 一个被改变的人 为了摆脱失败的阴影,斯科特决定开车到他妈妈位于北卡罗来纳州的公寓去住些日子。他知道母亲去拜访亲戚了,他可以独处一段时间。他给老板打了电话,提出辞职并离开了原来的州。他的老板对他表示了同情和关心。斯科特说:“我看不清自己,也看不清过去,又怎能看清现在,甚至未来呢?” 在路上,他打开收音机,碰巧拨到了一个频道——节目中一位牧师正在问听众:是否有听众不知道下一个路口的方向。“听起来,他就像是在跟我说话。” 斯科特回忆道。 牧师问听众:“你想爬出黑暗的深渊走向光明吗?”继而他又解释了人该如何悔改并把生命交给基督。斯科特为自己所做的错事感到深深的自责。他重复着一个简单的“罪人的祷告”,决心接受基督作为他生命的救主。“借着祷告,我感到 自己今后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他说,“我感到自己曾经的生命道路上充满了太多的愤怒。” 斯科特意识到他与药物和酒精的纠葛其实可以追溯到他和雪莉结婚后的第三年。那时,他因为父亲的去世而迁怒于神。“也正因如此,我做了决定,我不会再谈论这件事(他父亲的去世)。” 同时,作为一名志愿消防员,职业使他习惯于自己承担一切。他从不和其他人谈论那些他经常看到的可怕的东西。“因为一次特别恐怖的事故,我曾经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敢看人们的正脸,不敢面对受害者。” 他为了远离痛苦而喝酒。而当他的同事发现了他对酒精的明显依赖后,他又开始滥用处方药。 死亡的景象、气味和声音曾经萦绕着斯科特,直到他踏上去往北卡罗来纳州的旅途,他的人生才发生改变。神并不是对每个人都有如此的启示,斯科特说:“我已经彻底地放开了它们(恼怒和痛苦)。所有这些东西都消失了。” 一次“难忘的周末” 斯科特到了母亲的家,他的姐姐南茜和姐夫道格拉斯(住在附近)来探望他。“我告诉他们我是来接受基督的,”斯科特说。他当时已经开始规律地阅读圣经,他们意识到他是真诚的。 在接下来的一周,斯科特重拾信仰的消息传到了雪莉那里。他们开始一起学习华理克的《标杆人生》,每天通过电话和E-mail讨论里面的章节。斯科特告诉雪莉,他想重建他们的关系,但这一次是在神的掌管和带领之下。雪莉对此表示赞同。她说她也想拥有一位“神赐给我的基督徒丈夫”。雪莉希望有一天她能和斯科特复婚,“但我们需要听从神的安排。”雪莉说道。 雪莉从收音机中获悉了“家庭生活”所开展的婚姻研讨会的消息——“神为婚姻和家庭所描绘的蓝图”。她告诉斯科特:“我们在参加‘难忘的周末’之前,需要保持现在的距离。”几天后,斯科特在费城为两人提交了报名表。 周末研讨会开始了,两人如期参加。研讨会中,但凡是可以加深与基督及妻子关系的事情,斯科特都愿意去做。他想向雪莉展示他已经把神和她放在了自己的首要位置。 会议的第一堂课介绍了婚姻中的隔阂,以及会造成隔阂的普遍因素。“这节课太让人痛苦了。”雪莉说,“那些造成彼此隔阂的事情,听起来是如此的熟悉,就像是一幕幕重现我们以往行为的戏剧。” 在周末接下来的时间里,他们俩学到了神对婚姻的计划,并学会使用了能具体改善两人关系的交流工具。他们看到神其实一直在他们的关系中,神也以他们未曾想到的方式在工作。雪莉说:“那个活动之后,我们才知道这14年所有的历练、苦难、丑恶以及我们所有的糟糕决定并不是没有意义的……神通过这些把我们带到了一个可以去接受对方的位置上。” 他们祈求神来带领他们和解恢复,他们愿意跟随神,并把荣耀归于神。最终他们于2007年5月5日复婚。 今天,斯科特和雪莉不仅仅作为“家庭生活”的志愿者促进了“难忘周末”在北卡罗来纳州的发展,他们还在自己的教会里带领了一个婚姻事工。 雪莉说,她现在知道了婚姻的真相。“婚姻就是选择每一天,每一分钟,每一秒,去用实际言语和行动荣耀神。相应地,夫妻间也互为肢体。成为彼此的荣耀。”她认为神专门为她创造了斯科特。“我怎能不去喜爱、尊重、珍惜神给我的完美礼物呢?”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版权©2010家庭生活。 版权所有。

流产之后:通往美好明天之路

1999年4月9号,我怀孕的妻子丽萨做完产检回来了。她脸色苍白,把车开进车库后,她告诉我了一个毁灭性的消息。“我们失去了我们的孩子,”她边说边扑倒在我的怀里,抽泣起来。 我的情绪立刻激动起来,从一种深深的个人痛苦,到身为一个丈夫所产生的对妻子的怜爱。出于本能,也靠着神的恩典,我把丽萨带到房间里,让她躺在床上……我在她旁边跪下来……开始祷告。我的话不多,但它们都是发自内心的,向神诉说着我们的景况。“主啊,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感觉很困惑和受伤。但我们想立即宣告:无论发生什么,我们都不会变得苦毒,我们都不会停止对你的敬拜。我们拒绝让仇敌得逞。请你使我们的儿子活过来,如果这不是你的旨意,也请你与我们同在,陪伴我们走过难关。阿门。 接下来,我们看了第二位医生,我们六个月大的胎儿小提摩太•斯特林•米切尔被确诊因为脐带绕颈好几圈而窒息。经过引产和几天的休息后,我们埋葬了我们的第一个儿子。 之后,我们开始了情感和灵性上漫长的恢复旅程。回顾那段艰难的过程,我想起一些我们作的重要决定,那些决定保护了我们,使我们少受不少痛苦,并帮助我们走向通往美好明天的路途。下面是我们作的一些决定: 我们拒绝修复问题,而是接受事实。 我们渴望神“修复”这个问题,或者至少快点把痛苦拿走。当他没有这么做时,一个奇妙的情况出现了。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我们不再祈求从天上降下什么改变的能力,而是更多与主连结,在痛苦中,把我们的忧虑卸给他——此刻,与其说神是问题的解决者,不如说神是陪伴者。 当别人问“为什么要祷告?”时,C.S.路易斯有次回答说,“为什么要呼吸呢?”在《祷告:它真的管用吗?》这本书里,也谈到同样的问题。作者杨腓力回答道,“因为耶稣祷告了。”两个人都描写到我们所发现的,就是从根本上来说,祷告的价值在于“认识基督为至宝”,包括“和他一同受苦”(腓3:8-10) 最终,神确实按照自己的时间表医治了我们的一些痛苦。但他从来没有撇下我们。他进入了我们的痛苦之中,而且把他内在的生命向我们显现了。(约14:21) 我们拒绝自然神论,相信耶稣。 自然神论认为神创造了世界后,就对世界不闻不问了。当然,圣经呈现了一幅截然不同的画面,它显明神道成肉身,直接介入了人类事务中。但是当你坐在医院的产房里,等候一个死去的胎儿,或者当你捧着一个鞋盒大小的棺材(里面装着你儿子的尸体)走向墓地时,这些会使一个人的看法变得模糊起来。 那些“雪上加霜”的日子,会使我们以为神对人是漠不关心的:那些事情让人无法承受。对我们来说,这样的回忆更使我们难以承受:就在几周之前,有一次回应主日早上讲台上的呼召,我和丽萨手牵手,祈求神使我们成为很棒的父母。还有一次,当一位护士兴奋地问:“你们会生一个男孩,还是女孩?”(她并不知道我们的婴儿已经死了。)很难解释为什么,但对我们来说,这真是不幸的一刻。这样的时刻甚至让我们觉得比悲剧本身更加不公。 但是耶稣,这位同样忍受了“毫无道理的不公正”的救主,走近了我们。他温柔地使我们想起他被挂在十字架上,筋疲力尽,因为受折磨变得口渴,于是他要水喝。他们却没有给他水,而是把海绵蘸满了醋,绑在棍子上给他喝。他高声喊道,“成了!”便“低下头,将灵魂交付父神了。”对万王之王来说,这种结局有点凄惨。 拒绝相信神是遥远的,相信这位熟悉我们痛苦和羞辱的、我们的救主,会使我们对门徒们的话产生共鸣:“主啊,你有永生之道,我们还归从谁呢?”(约6:68) 我们拒绝相信宿命论,依然期待未来。 宿命论,是相信所有事情都是由命运主宰的。不像自然神论的漠不关心,宿命论加上了一些客观的力量。在我们的经历中,当我们的孩子死去时,神似乎在袖手旁观,因此,当我们展望未来时,我们不由得充满了惧怕,幻想痛苦无处不在。 我们发现,对付这种空虚的世界观最好的办法,就是要想清楚悲剧本身到底意味着什么。如果你今天问我,我的儿子为什么死了,我会用耶稣的话回答你:当被问及为何一个人一出生就发生悲剧时,耶稣清楚地说,“是要在他身上显出神的作为来。”(约9:3)。耶稣的宣告,简短却铿锵有力,是我们发现唯一管用的,这也让我们相信未来会更好,并带着这样的盼望前行。 这也保守我们免受不可预料的情绪的攻击。就像有一次,我们听到当时流行的饭店广告,这广告的旋律特别令人难忘:“我想要我的猪背肋排,猪背肋排,猪背肋排,猪背肋排,猪背肋排,猪背肋排,肋排……我想要我的猪背肋排,猪背肋排,猪背肋排……”(babybackribs,指的是猪背肋排,发音同“我想要我的孩子回来”)好像每次打开电视,都看到这个广告,这让我们很受伤。我们也想要我们的孩子回来!但是他不会回来了。 宿命论会使我们相信,一切毫无意义,而且应该惧怕未来。如果我们信从这个观点,我们就会错失接下来的喜乐,就像C.S.路易斯在电影《影子大帝》所总结的,“现在的痛苦是之后的快乐的一部分。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我们拒绝讨价还价,单单信靠神。 那些经历过丧子之痛的人,可能会理解我们与神之间心照不宣的约定。在我们心里,我们同意接受这个痛苦……一次。但是神需要保证这么糟糕的事情再也不能发生第二次。不幸的是,神从来不和我们达成这样的协议。 四年后,当丽萨又一次怀孕以早产告终时,那段时间尤为煎熬。在整个过程中,我们发现,虽然我们不可以跟这位有主权的神讨价还价,但依然可以信靠他。 我们拒绝陈词滥调,相信隐秘的事属于神。 当这个坏消息传开来,家人和朋友给予我们慰问和安慰。他们透过慈爱的话语,甚至充满同情的沉默扶持着我们。然而,有一些话使我们感到他们在试图解释这个悲剧。下面是一些人说过的他们的看法: “为了某一天你可以帮助相同境况的人,神正在预备你。”; “比起你在这里,也许神在天上更需要你的孩子。”; “你们真的已经很坚强,神知道你们可以度过难关。”; “我们也许永远不知道这件事为什么会发生,但透过这件事,神会使你们变得更好。”; “当你有了更多孩子后,接受这件事就会变得更容易了。”; 毫无疑问,这些人都深切地关心我们。但是,坦白讲,他们这些用意良好的话并帮不上什么忙。有时,他们甚至会因为说话极度主观而冒犯我们,因为我们内心深处也在渴求从神而来的答案。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发现了一个很奇怪又自相矛盾的事——陈词滥调和简单的答案不能使人满足,但神那深奥、不可思议的主权却使我们的灵魂得安息。当事情不在我们的掌控范围之内时,它们却仍然在神的掌权当中。 是的,在提摩太死亡这件事上,神是掌权的,但这么想的结果是:有些问题我们永远无法找到答案了。然而,对我们来说,其他的想法却更加令人不安:生命中,我们会经历一些事情,就像我们所遭遇的这件事情一样,这些不在神的掌权范围之内。这个想法毫无意义。我们拒绝这个想法。 我们拒绝忧郁悲伤,接受有盼望的悲痛。 婴儿的死亡,立刻使得时间失去了意义。我们度日如年。以前重要的事情现在变得微不足道。每当我们想到:孩子没了,我们在孩子身上的梦想也都没了的时候;我们就会感到有一股令人窒息的沉闷压在心头,使我们心里一紧。这种空虚难以填满。 有的时候,我强烈地感觉到,在天上,神和仇敌正在打一场属灵的争战。不是为了我的灵魂而争战,而是为了我生命的方向而争战,尤其是为了我的心思意念而争战。 出乎意料,悲痛帮助我们赢得了这场争战。在那些日子里,我们学会了如何真正地悲痛。在有些夜晚里,我和丽萨都太累了,不能给彼此以支持,只能躺在那里,听另一个人哭。我们经常哭,好像是昼夜不停的。但是我们大胆地抓住盼望,期待以后更好的日子。悲痛和盼望结盟后可是非常强大的。“论到睡了的人,我们不愿意弟兄们不知道,恐怕你们忧伤,像那些没有指望的人一样。”(帖前4:13) 尤其是,当我们在墓旁唱“因他活着,我能面对明天时”,我们悲痛却带着盼望;父亲节,我和其他父亲们一起骄傲地站在教会里,尽管我没有儿子在旁边,我们悲痛却有盼望;母亲节,虽然没有儿子献给丽萨胸花,我们悲痛却有盼望;当医药账单从医院和医生那里寄过来时,我们悲痛却有盼望;当我们考虑是把婴儿派对上收到的礼物还给送礼物的人,还是卖给商店作为以后的存款时,我们悲痛却有盼望;当记忆中提摩太的小脸慢慢变得模糊,而我们只有他胎儿期的照片时,我们悲痛却有盼望。从某个角度说,我们悲痛却仍然有盼望。尽管我们渴望那一天的来临,在那一天,无论是悲痛还是盼望都不重要了。“我们如今仿佛对着镜子观看,模糊不清,到那时,就要面对面了。”(林前13:12) 我们拒绝说“再见”,相信“我们还会见面的”。 关于死去的孩子们的命运如何,尽管圣经学者们还没有达成共识,我们却相信圣经告诉我们,有一天我们会再见到提摩太。下一次相见,他的眼睛会是张开的,并且充满了惊奇和荣耀! 正因如此,我们选择永远不再把儿子的死说成是一个“损失”。我们没有失去我们的孩子——他在耶稣的怀里是绝对安全的。 我们拒绝英雄主义,接受我们自己软弱的事实。 作为一个男人,比起丽萨,这可能更是我自己的挣扎。我必须接受这个事实——我不是一个超级英雄。我内心非常伤痛,有一些事情是蛮力和决心不能胜过的。我不得已认识到的是,尽管我很软弱,神却足够强大,去应付这一切。 我也明白了,神藉着我的妻子,是怎样地安慰和坚固了我。圣经说神“必不叫你们受试探过于所能受的”(林前10:13)然而,在一段婚姻里,神使二人成为一体(创2:24)可能神有时候会让配偶中的任何一位都难以承担某些事情,但却让两人一起可以胜过?他对我们这样做了。 对于最近刚刚失去孩子的父亲们,我特别想说:你的妻子现在需要你,而且她在未来的许多年都需要你。她需要你的手、你的耳朵、你的心、你的同情、你的眼泪、你的注意力、你的鼓励、你的信心、你的勇气、你的爱、你的带领以及你的理解。(彼前3:7)而且,你也需要她这么对你。 也许你想知道我们的近况——神又赐给我们两个孩子:一个宝贵的女儿,叫格蕾丝,还有一个精力旺盛的男孩,叫做埃文。如果你也处在一个跟我们相似的环境中,我很同情你,我知道这让你感觉是你生命的争战,你难以想象自己是否会恢复。在很多方面,你确实不会回到起初了。尽管如此,也没有关系。因为他活着,前面仍然有更美好的日子为你存留。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版权©2013家庭生活。版权所有。

可以和患阿兹海默氏症的配偶离...

2011年9月16号 这周,当我读到帕特·罗伯森在《700俱乐部》节目中关于离婚和阿兹海默氏症所做的评论时,我很吃惊。周二,在回答观众问题环节中,一位观众这样问他: 我有一个朋友,他妻子得了阿兹海默氏症。她甚至再也不认识丈夫了。他们婚姻的艰难可想而知。我朋友开始对神心生苦毒:神为什么允许他妻子变成这样呢?他开始和另一个女人约会。他说他应该可以跟别人约会,因为他所认识的妻子已经不复存在了……我不太确定该对他说些什么,请帮助我。 很明显的,罗伯森对这个男人充满了同情。“我恨恶阿兹海默氏症,”他说,“它是最可怕的事情之一。因为你所爱的这一位,你已经爱了这个男人或女人20年、30年或40年了,突然,这个人就不见了。他们不复存在了。他们消失了。” 接下来的话让人很失望,也颇具争议性:“我知道这听起来有点残酷,但你的朋友如果想做些什么的话,他应该跟她离婚后再重新开始。但是,他必须确保妻子有监护人和专人看护。” 他的共同主持人插话问道,“但是,当我们结婚时,我们不是曾起誓说,无论是顺境、逆境、富足、贫穷……” 罗伯森回答说,“是的,我知道,如果你尊重那个誓约,你会说‘只有死亡能将我们分开。’嗯,这是一种死亡……他想要同伴关系,我不能因此责怪他。如果他说,在某种意义上,她已经不在了,他说的没错,她虽然活着,却像死了一样。” 婚礼誓约的重要性 近几年来,看到不同的人都在应付相似的处境,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当你年纪变大,你会透过不同的视角看待你的婚姻誓约。大多数年轻夫妻们天真烂漫,当他们许下誓约要相伴一生时,并不太清楚这意味着什么。“无论顺境、逆境……疾病或者健康……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 但是经过了二十年或三十年的婚姻生活后,你开始更深地理解婚姻誓约有多重要。你意识到很可能有那么一天,你们当中的一人需要花很多时间和精力照顾对方。 这是婚姻和生活的必经之路。在圣经里,你找不到因为配偶变老、生病或者失去记忆就可以离婚的正当理由。而且,我得说,当你知道你的配偶完全委身于你,无论你发生了什么,都不离开你时,这会带给你极大的安慰和安全感。 照顾一位阿兹海默症患者也许是婚姻中最大的考验之一。但是,我想,我们需要告诉当今的教会,无论我们身处何境,神都会赐给我们足够的力量遵守我们的誓约。照顾病人的配偶可以用其他方式来满足他想找同伴的需要,而非和另一个女人开始一段关系。 以坚不可摧的委身为印记的婚姻是基督与教会关系的美好映像。下面是博友罗素·摩尔昨天给出的一些很棒的评论: 圣经告诉我们,婚姻,是一个更深刻、更古老、更神秘的象征。使徒保罗宣告说,婚姻的联合是一个记号,象征着基督与他的教会联合的奥秘。(以弗所书第5章)那么,丈夫要爱妻子,“就像基督爱教会一样”(以弗所书5:25)。这种爱,不是指因为荷尔蒙激增产生的浪漫,而是指将自己钉死在十架的自我牺牲。当丈夫爱妻子,为她舍己时,他就是在彰显基督了。 摩尔指出,当基督被逮捕时,“他的新娘,即教会,忘记了他是谁,否认了基督。但他没有跟教会离婚,他没有离开。”摩尔继续说,一个得了阿兹海默氏症的女人或男人,不能为你做任何事,你们之间没有浪漫,没有性,没有伴侣关系,甚至没有同伴关系。但这正是关键所在。因为婚姻是基督与教会的象征,丈夫爱妻子就像爱自己的身体,他不能因为她不再“有用了”,就将自己与她断绝关系。 有一天你或配偶可能会遇到这种类型的考验。为了你自己,也为了你的后代,我可否建议你今天就作出选择,该如何回应?注视着你的配偶,对他/她说: “无论你发生什么,你要知道两件事:第一,神永远不会离开你或遗弃你。第二,我也永远不会离开你或遗弃你。” 在《今日家庭生活》,我们讲述过的最感人的故事之一就是罗伯森·麦奎尔金在妻子患了阿兹海默氏症后,如何照顾她的故事。点击这里收听。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版权©2011家庭生活。版权所有。

问与答:和配偶分享共同的兴趣

结婚前,妻子好像很喜欢跟我去做不同的事情,我们一起去钓鱼、打高尔夫球、看足球比赛。但现在,她却说她无法忍受那些活动。当我想继续参加那些活动时,她说我不在家的时间太多了。这是怎么了? 芭芭拉:我们谈恋爱时,会做一些平时可能不会做的事情。当我遇见丹尼斯时,我对钓鱼毫无兴趣,事实上我生平从未握过钓鱼竿。然而,丹尼斯热爱钓鱼。因为我爱丹尼斯,想花时间和他在一起,所以我学会了如何钓鱼。若不是因为他,我可能永远不会做那些事。但是当我们有了孩子后,我就不再和他一起做那些事了,因为我的心思都被家里的孩子们占据了。我记得丹尼斯不得不做个决定来解决这个问题。他是要继续追求自己的兴趣呢,还是要花时间和家人在一起呢? 丹尼斯:我意识到,比起我的个人爱好,我们之间的关系更为重要。在芭芭拉的优先次序表上,她把我们的家庭排在她的个人兴趣之上。我们需要决定,我们希望自己在人生的最后如何度过:是两个人互相陪伴一起变老,还是两个人各管自己、孤孤单单地变老。然而,要是优先考虑我们的关系的话,我们不仅需要放弃自己的日程表,还需要培养共同的兴趣,就像谈恋爱时那样。 我用了十年的时间,才明白这一点并付诸实践。如果我和芭芭拉要发展共同的兴趣,那么不仅她需要陪我一起钓鱼,我也需要学着和她一起热衷园艺工作。如今神已经使我爱上了园艺。此刻我正在研究杂交萱草,芭芭拉看着我,摇摇头,说道:“我丈夫这是怎么了?他是不是遇上了中年危机,还是别的什么事?” 芭芭拉:在某一时刻,两人中的一方需要做出决定:“我要试一下打猎、钓鱼、园艺、艺术或事工。”需要一方迈出一步,参与对方已经在做的、或者感兴趣的某项活动,这样他们的关系才有机会发展。如果他们从来没有迈出那一步,那么十五年后,当孩子们离开了家,又只剩下他们俩时,两人会发现,他们变成了陌生人。如果他一整天都在工作,而你一整天都和孩子们待在一起,那么你们会失去共同的基础,重新发现、甚至重建这个基础,需要花费很多时间和精力。 丹尼斯:耶稣在《约翰福音》15:13里说道:“人为朋友舍命,人的爱心没有比这个大的。”在一个强调自我权利和追求自我需求满足的文化中,这个要求自我牺牲的呼召是反文化的挑战,我们必须严肃对待。要想搞好夫妻关系,丈夫和妻子需要彼此让步,牺牲个人的权利和愿望。 夫妻们不仅需要培养共同的兴趣,还需要找到共同的事业,某项两人都热情支持的事工。全国各地的夫妻们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共同事业:辅导年轻的夫妻。他们把自己的一部分生活奉献出来,通过带领“家庭建造者”夫妻系列小组,教导大家如何经营婚姻,如何建造属神的家庭。 没有共同的根基,老年的岁月就成了走向死亡的岁月,而非光辉灿烂的岁月。在已经死亡、腐朽的关系中,夫妻俩向着死亡走去,他们已经失去了了解彼此的好奇心、兴趣和热情。基督徒的婚姻不是这样设计的。与其回头去看一路上错失了什么,不如展望未来,看看前面的岁月可以成就些什么。未来可能是你们一生中最好的时光。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版权© 2002家庭生活。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