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哀

从谷底到山顶

落基山从美洲大平原上拔地而起,直冲云霄。山谷中布满郁郁葱葱的植被,尽显深邃;山峰则在阳光的照耀之下,巍峨雄伟。无论是山谷还是山峰都用它们独特的方式散发着荣美的气息,也映照出了人生变化的诗篇——巅峰的激情澎湃和谷底的黑暗忧愁。 在1972年的秋天,我们夫妇去度蜜月。巴巴拉和我在秋天的白杨树叶所铺成金黄小路上散步,沉浸于美景之中。在山峦叠嶂的怀抱中,我们爬山、钓鱼、野餐、拍照。我们在9000英尺的雪山上扎下营帐,一边挨着冻一边享受着爬到顶峰的乐趣……这是我们所经历过的最棒的三次旅行之一。 三十六年后,巴巴拉和我来到了人生的谷底,我们永远也不会忘记那次经历。那是2008年6月13日,一个女婴出生了,我叫她“棒莫莉”。因着她,我们来到了人生中最阴暗的谷底。 棒莫莉是我们的女儿利百加和她丈夫雅各的第一个孩子。在莫利刚刚出生的第七天,一种罕见的脑动脉瘤就使她夭折。当利百加和雅各知道了这个严酷的现实时,他们瞬间从欣喜转为悲恸。 小莫莉只有一半的大脑,她眼睛看不见,也几乎听不见。机器维持着她的生命。作为利百加的父亲,我从来都没有这样为自己的女儿伤心过。 我更没有想到的是,这谷底的时间居然如此之长。11个月后,我们来到莫莉的坟前,铲起墓上的草皮,埋葬了利百加和雅各的第二个孩子弥迦,一个在母腹16周就流产的孩子…… 两个孩子夭折了,且葬在同一个坟墓里。这不是我们任何人所能预料到的。 我们一直为雅各和利百加伤心难过。看着孩子们的损失和无以言表的悲伤,我们只能在这种黑暗的日子里,倚靠神。 “老爸!你猜怎么样?” 然后,大约在七个月前,利百加和雅各打电话给我。“老爸!你猜怎么样?我们刚刚做了一个超声波检查,我怀孕了!是双胞胎!” 我瞬间老泪纵横。事实上,哭累了之后,我又开始欢笑起来。在很多时候我都是先笑后哭,但我还没有这样先哭后笑过。这或许是我经历过的最深刻的喜乐。 莫非神对我女儿夫妻俩大发慈悲,送给他们两个婴儿作为表示吗?神并不欠他们任何东西,但是现在确实看起来,祂确实是给了他们双倍的奖励。 我感谢神赐给我盼望。但在内心深处,我却发生着思想斗争:在他们失去这么多之后,我还敢对他们俩抱有希望吗?我的内心和言语在之后的日子里,经常左右摇摆。 最后,经过一个完整的38周孕期,我和巴巴拉再次来到了山顶,这次是“孪生”的顶峰。两个婴儿降生了,老大莉莉6斤,老二笛笛5斤八两。 她们是两个健康的小姑娘,就像两座山峰一样,带着全家脱离人生的谷底。注意我并没有说这对双胞胎“填平”或“代替”了谷底。这件事像一个臂膀,让我们从失去莫莉和弥迦的痛苦中得到了温暖。 在谷底和山顶的思考 为什么我如此专注于地质上的比喻?因为这些经历就像是从谷底中穿过,又回到了山顶,使我反思每一次的教训。我在这两个不同的地方都经历了神。 学习圣经,我们将看到神在历史的作为,祂一直在使用谷底和山顶这两个阶段来成就祂的旨意。按照圣经记载,是神有意制造了这两者,为要让我们去体验这两处的不同经历。 想想在一些著名的圣经桥段中,神是如何彰显祂自己的: 在西奈山上,当摩西被神的荣光照耀时,他躲在了石头后面。神则在石头上刻上了十条诫命(《出埃及记》20章)。 在山顶上,万王之王变换形象并显示出祂的荣耀(《马太福音》17章)。 在橄榄山上,耶稣复活后升天(《使徒行传》1章6-11节)。 但神也在山谷中出现! 在亚割谷,祂审判犹太人的罪(《约书亚记》第7章)。 祂领大卫行过死荫的幽谷(《诗篇》23篇),使我们不再惧怕邪恶。 在客西马尼园——一个橄榄山山脚下的山谷,基督彻夜祈祷,向天父表达将要上十字架的痛苦。 无论在山峰还是谷底,神都与我们同在。 谷底的体验 人们认为最好的风景来自山顶。但我却同意一本名为《山谷异象》的清教徒祷告书所写的——这本书说:我们会在人生最深的谷底,看得更多且更清晰。 在那段失去两个孩子的经历中,我们聚集了全部心力,全心倚靠神带我们走出“死荫的幽谷”。 结论:在谷底中,你的的确确可以看到神以及生活的本质。 谷底的沃土 山谷的土壤更加肥沃。我们从基督的教导中得知,土壤是成长的关键。 我的结论:虽然并不是所有的经验教训都是在低谷中收获的,但那时却的确是我们经历最多和成长最多的时期。 谷底的征战 大卫和歌利亚在两山之中的山谷中,进行了那场史诗般的战斗(《撒母耳上》17章)。然后还有著名的末日山谷——哈米吉多顿。“善恶大决战”将在那里打响。(《启示录》16章16节)……多次著名的战役都是在山谷中打响的。 我们在谷底的时候,我们发现自己正处于信心和疑虑的征战中。我们能借着对神和圣经的信心,打败敌人的中伤吗?我们能相信即使莫莉的大脑经脉存有肿瘤,神也有美意在其上吗? 我的结论:我们在谷底打的那场大仗,不是赢就是输。 那些高处 但如果我们的旅程只是在一个又一个的山谷中蹒跚徘徊,生活将是多么的无聊和单一啊!神不会把我们丢弃在山谷里,祂会让我们登上山顶。《哈巴谷书》3章19节告诉我们:“主耶和华是我的力量.祂使我的脚快如母鹿的蹄、又使我稳行在高处。” 我的结论:经过谷底达到山峰的喜悦是加倍的甜美。 最后一个问题:今天的你,正在人生旅途的哪个部分?不管在谷底,还是在山峰,还是在两者之间,你是否能把你的人生交给神——至高的主宰,靠着对祂的信仰而走完祂为你所安排的旅程呢? 无论是住在,美丽的高山; 或是躺卧在,阴暗的幽谷; 当你抬起头,你将会发现, 主已为你我而预备。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2010家庭生活,版权所有。

流产之后:通往美好明天之路

1999年4月9号,我怀孕的妻子丽萨做完产检回来了。她脸色苍白,把车开进车库后,她告诉我了一个毁灭性的消息。“我们失去了我们的孩子,”她边说边扑倒在我的怀里,抽泣起来。 我的情绪立刻激动起来,从一种深深的个人痛苦,到身为一个丈夫所产生的对妻子的怜爱。出于本能,也靠着神的恩典,我把丽萨带到房间里,让她躺在床上……我在她旁边跪下来……开始祷告。我的话不多,但它们都是发自内心的,向神诉说着我们的景况。“主啊,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感觉很困惑和受伤。但我们想立即宣告:无论发生什么,我们都不会变得苦毒,我们都不会停止对你的敬拜。我们拒绝让仇敌得逞。请你使我们的儿子活过来,如果这不是你的旨意,也请你与我们同在,陪伴我们走过难关。阿门。 接下来,我们看了第二位医生,我们六个月大的胎儿小提摩太•斯特林•米切尔被确诊因为脐带绕颈好几圈而窒息。经过引产和几天的休息后,我们埋葬了我们的第一个儿子。 之后,我们开始了情感和灵性上漫长的恢复旅程。回顾那段艰难的过程,我想起一些我们作的重要决定,那些决定保护了我们,使我们少受不少痛苦,并帮助我们走向通往美好明天的路途。下面是我们作的一些决定: 我们拒绝修复问题,而是接受事实。 我们渴望神“修复”这个问题,或者至少快点把痛苦拿走。当他没有这么做时,一个奇妙的情况出现了。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我们不再祈求从天上降下什么改变的能力,而是更多与主连结,在痛苦中,把我们的忧虑卸给他——此刻,与其说神是问题的解决者,不如说神是陪伴者。 当别人问“为什么要祷告?”时,C.S.路易斯有次回答说,“为什么要呼吸呢?”在《祷告:它真的管用吗?》这本书里,也谈到同样的问题。作者杨腓力回答道,“因为耶稣祷告了。”两个人都描写到我们所发现的,就是从根本上来说,祷告的价值在于“认识基督为至宝”,包括“和他一同受苦”(腓3:8-10) 最终,神确实按照自己的时间表医治了我们的一些痛苦。但他从来没有撇下我们。他进入了我们的痛苦之中,而且把他内在的生命向我们显现了。(约14:21) 我们拒绝自然神论,相信耶稣。 自然神论认为神创造了世界后,就对世界不闻不问了。当然,圣经呈现了一幅截然不同的画面,它显明神道成肉身,直接介入了人类事务中。但是当你坐在医院的产房里,等候一个死去的胎儿,或者当你捧着一个鞋盒大小的棺材(里面装着你儿子的尸体)走向墓地时,这些会使一个人的看法变得模糊起来。 那些“雪上加霜”的日子,会使我们以为神对人是漠不关心的:那些事情让人无法承受。对我们来说,这样的回忆更使我们难以承受:就在几周之前,有一次回应主日早上讲台上的呼召,我和丽萨手牵手,祈求神使我们成为很棒的父母。还有一次,当一位护士兴奋地问:“你们会生一个男孩,还是女孩?”(她并不知道我们的婴儿已经死了。)很难解释为什么,但对我们来说,这真是不幸的一刻。这样的时刻甚至让我们觉得比悲剧本身更加不公。 但是耶稣,这位同样忍受了“毫无道理的不公正”的救主,走近了我们。他温柔地使我们想起他被挂在十字架上,筋疲力尽,因为受折磨变得口渴,于是他要水喝。他们却没有给他水,而是把海绵蘸满了醋,绑在棍子上给他喝。他高声喊道,“成了!”便“低下头,将灵魂交付父神了。”对万王之王来说,这种结局有点凄惨。 拒绝相信神是遥远的,相信这位熟悉我们痛苦和羞辱的、我们的救主,会使我们对门徒们的话产生共鸣:“主啊,你有永生之道,我们还归从谁呢?”(约6:68) 我们拒绝相信宿命论,依然期待未来。 宿命论,是相信所有事情都是由命运主宰的。不像自然神论的漠不关心,宿命论加上了一些客观的力量。在我们的经历中,当我们的孩子死去时,神似乎在袖手旁观,因此,当我们展望未来时,我们不由得充满了惧怕,幻想痛苦无处不在。 我们发现,对付这种空虚的世界观最好的办法,就是要想清楚悲剧本身到底意味着什么。如果你今天问我,我的儿子为什么死了,我会用耶稣的话回答你:当被问及为何一个人一出生就发生悲剧时,耶稣清楚地说,“是要在他身上显出神的作为来。”(约9:3)。耶稣的宣告,简短却铿锵有力,是我们发现唯一管用的,这也让我们相信未来会更好,并带着这样的盼望前行。 这也保守我们免受不可预料的情绪的攻击。就像有一次,我们听到当时流行的饭店广告,这广告的旋律特别令人难忘:“我想要我的猪背肋排,猪背肋排,猪背肋排,猪背肋排,猪背肋排,猪背肋排,肋排……我想要我的猪背肋排,猪背肋排,猪背肋排……”(babybackribs,指的是猪背肋排,发音同“我想要我的孩子回来”)好像每次打开电视,都看到这个广告,这让我们很受伤。我们也想要我们的孩子回来!但是他不会回来了。 宿命论会使我们相信,一切毫无意义,而且应该惧怕未来。如果我们信从这个观点,我们就会错失接下来的喜乐,就像C.S.路易斯在电影《影子大帝》所总结的,“现在的痛苦是之后的快乐的一部分。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我们拒绝讨价还价,单单信靠神。 那些经历过丧子之痛的人,可能会理解我们与神之间心照不宣的约定。在我们心里,我们同意接受这个痛苦……一次。但是神需要保证这么糟糕的事情再也不能发生第二次。不幸的是,神从来不和我们达成这样的协议。 四年后,当丽萨又一次怀孕以早产告终时,那段时间尤为煎熬。在整个过程中,我们发现,虽然我们不可以跟这位有主权的神讨价还价,但依然可以信靠他。 我们拒绝陈词滥调,相信隐秘的事属于神。 当这个坏消息传开来,家人和朋友给予我们慰问和安慰。他们透过慈爱的话语,甚至充满同情的沉默扶持着我们。然而,有一些话使我们感到他们在试图解释这个悲剧。下面是一些人说过的他们的看法: “为了某一天你可以帮助相同境况的人,神正在预备你。”; “比起你在这里,也许神在天上更需要你的孩子。”; “你们真的已经很坚强,神知道你们可以度过难关。”; “我们也许永远不知道这件事为什么会发生,但透过这件事,神会使你们变得更好。”; “当你有了更多孩子后,接受这件事就会变得更容易了。”; 毫无疑问,这些人都深切地关心我们。但是,坦白讲,他们这些用意良好的话并帮不上什么忙。有时,他们甚至会因为说话极度主观而冒犯我们,因为我们内心深处也在渴求从神而来的答案。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发现了一个很奇怪又自相矛盾的事——陈词滥调和简单的答案不能使人满足,但神那深奥、不可思议的主权却使我们的灵魂得安息。当事情不在我们的掌控范围之内时,它们却仍然在神的掌权当中。 是的,在提摩太死亡这件事上,神是掌权的,但这么想的结果是:有些问题我们永远无法找到答案了。然而,对我们来说,其他的想法却更加令人不安:生命中,我们会经历一些事情,就像我们所遭遇的这件事情一样,这些不在神的掌权范围之内。这个想法毫无意义。我们拒绝这个想法。 我们拒绝忧郁悲伤,接受有盼望的悲痛。 婴儿的死亡,立刻使得时间失去了意义。我们度日如年。以前重要的事情现在变得微不足道。每当我们想到:孩子没了,我们在孩子身上的梦想也都没了的时候;我们就会感到有一股令人窒息的沉闷压在心头,使我们心里一紧。这种空虚难以填满。 有的时候,我强烈地感觉到,在天上,神和仇敌正在打一场属灵的争战。不是为了我的灵魂而争战,而是为了我生命的方向而争战,尤其是为了我的心思意念而争战。 出乎意料,悲痛帮助我们赢得了这场争战。在那些日子里,我们学会了如何真正地悲痛。在有些夜晚里,我和丽萨都太累了,不能给彼此以支持,只能躺在那里,听另一个人哭。我们经常哭,好像是昼夜不停的。但是我们大胆地抓住盼望,期待以后更好的日子。悲痛和盼望结盟后可是非常强大的。“论到睡了的人,我们不愿意弟兄们不知道,恐怕你们忧伤,像那些没有指望的人一样。”(帖前4:13) 尤其是,当我们在墓旁唱“因他活着,我能面对明天时”,我们悲痛却带着盼望;父亲节,我和其他父亲们一起骄傲地站在教会里,尽管我没有儿子在旁边,我们悲痛却有盼望;母亲节,虽然没有儿子献给丽萨胸花,我们悲痛却有盼望;当医药账单从医院和医生那里寄过来时,我们悲痛却有盼望;当我们考虑是把婴儿派对上收到的礼物还给送礼物的人,还是卖给商店作为以后的存款时,我们悲痛却有盼望;当记忆中提摩太的小脸慢慢变得模糊,而我们只有他胎儿期的照片时,我们悲痛却有盼望。从某个角度说,我们悲痛却仍然有盼望。尽管我们渴望那一天的来临,在那一天,无论是悲痛还是盼望都不重要了。“我们如今仿佛对着镜子观看,模糊不清,到那时,就要面对面了。”(林前13:12) 我们拒绝说“再见”,相信“我们还会见面的”。 关于死去的孩子们的命运如何,尽管圣经学者们还没有达成共识,我们却相信圣经告诉我们,有一天我们会再见到提摩太。下一次相见,他的眼睛会是张开的,并且充满了惊奇和荣耀! 正因如此,我们选择永远不再把儿子的死说成是一个“损失”。我们没有失去我们的孩子——他在耶稣的怀里是绝对安全的。 我们拒绝英雄主义,接受我们自己软弱的事实。 作为一个男人,比起丽萨,这可能更是我自己的挣扎。我必须接受这个事实——我不是一个超级英雄。我内心非常伤痛,有一些事情是蛮力和决心不能胜过的。我不得已认识到的是,尽管我很软弱,神却足够强大,去应付这一切。 我也明白了,神藉着我的妻子,是怎样地安慰和坚固了我。圣经说神“必不叫你们受试探过于所能受的”(林前10:13)然而,在一段婚姻里,神使二人成为一体(创2:24)可能神有时候会让配偶中的任何一位都难以承担某些事情,但却让两人一起可以胜过?他对我们这样做了。 对于最近刚刚失去孩子的父亲们,我特别想说:你的妻子现在需要你,而且她在未来的许多年都需要你。她需要你的手、你的耳朵、你的心、你的同情、你的眼泪、你的注意力、你的鼓励、你的信心、你的勇气、你的爱、你的带领以及你的理解。(彼前3:7)而且,你也需要她这么对你。 也许你想知道我们的近况——神又赐给我们两个孩子:一个宝贵的女儿,叫格蕾丝,还有一个精力旺盛的男孩,叫做埃文。如果你也处在一个跟我们相似的环境中,我很同情你,我知道这让你感觉是你生命的争战,你难以想象自己是否会恢复。在很多方面,你确实不会回到起初了。尽管如此,也没有关系。因为他活着,前面仍然有更美好的日子为你存留。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版权©2013家庭生活。版权所有。

十种方法帮助父母度过丧子之痛

1999年12月4日,我的大儿子杰登在一场车祸中丧生,时年22岁。 我的感觉就好像是一头撞在了墙上。十年多后的今天,我能够承认上帝有能力使任何处境好转。 在杰登死后的这些年里,我曾遇到过许许多多经历丧子之痛的父母们。很多人讲的故事很棒,讲到朋友和家人怎样地扶持他们。但是也有人分享了难过和痛苦的经历,讲到人们与他们疏远,仅仅是因为不知道该怎样回应他们的丧子之痛。 今天,我很高兴能够帮助其他人为那些失去亲人的人们伸出援手。下面的十种方法,可以帮助你来安慰那些处在悲痛中的父母们: 1. 陪伴。一位母亲说得非常好,她说:“重要的不是你说的话,而是你流在我脸颊上的泪。”无论需要多长时间,拜托你陪我一起走过幽谷。可能这个时间比较长。数据显示,丧子之后即使过了五年,对家长来说仍然像昨天刚发生一样。我可能会跟你说我想要一个人静一静,是的,你应该尊重我的意愿,但是也要知道,我指的不是永远这样,可能仅仅是现在需要静一静,我真正希望的是你能陪着我。 2. 请为我祷告。请不要停止,尽管我可能会跟你说不要再为我祷告了。我的信心经历了动摇,我感觉自己好像遭到了背叛。我责问上帝怎么可以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我甚至可能会跟上帝生气好一段时间。然而,我需要你的祷告。我受伤太严重,太虚弱了,没法为自己祷告。 3. 请不要对我有太多的期望,特别是在最初的那几个月里。对我来说,起床都成了一件很有挑战的事,哪天好一些,我才会想起要刷牙。虽然我的世界停止了,但是生活仍然在继续。我得做饭,打扫卫生,照料其余的家人,常常还得回去工作。请帮帮我,比如带一顿饭过来,带我的孩子去公园玩玩、去看看电影,帮我洗一下衣服,替我去买点东西。不要等我提出请求你再去做,我可能不会开口。 4. 不仅在第一年,每一年都请记住那些特殊事件。我将永远是一个思念孩子的母亲。换日历的时候,请把那些特殊的日子再记到下一年的日历上,到时请寄张卡片,写个纸条,或者打个电话。请与我同在! 5. 请不要随便提建议,或是对我说些没用的话。我不需要听一篇关于如何面对悲痛的说教,也不要对我说那些陈词滥调,比如“时间会治愈一切”,“他去了一个更好的地方”,或是“这是上帝的旨意”。请不要假设你了解我的感受。即使是其他有过丧子之痛的父母也不能真正了解我的悲伤。我们每个人都是独特的,因此不要对我进行说教。只要陪在我的身边与我同行。 6. 常提提我孩子的名字。我很喜欢听!回忆有关他的故事,讲给我听。让我聊他的事,不要转移话题。我可能会一遍又一遍地跟你讲同样的事,请留在那儿陪陪我。 7. 请接受现在不一样的我。我再也回不到从前的自己了。有一天,一位妈妈跟我说,她在看以前的录像的时候,看到了自己和女儿一起欢笑一起玩耍的镜头,非常地想念她。她还说:“我也想念我自己。”我们都失去了自己的天真,我们都失去了自己的一部分,我们和从前不再一样了。 8. 请不要论断我。我可能会穿一件印有他照片的T恤衫,每天去他的墓地看看,有时甚至一天去两次。如果我的办公室隔间看上去像过世亲人的纪念台,可能会让你不舒服。但是请给我一些时间。 9. 去墓地看看。你去的时候,请留下一张纸条,一朵花,或者只是告诉我你去他的墓地看了看,这些都非常有意义。 10. 请留意各种迹象。请留意那些可能存在危险的行为。有些人无法从他们的悲痛中走出,请鼓励他们去和专业人士交流。为他们寻找一个支持小组,并陪他们一起去参加。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家庭生活。版权所有。

走过悲痛:寻找恩典

有一天我开着车在一个忙碌的十字路口等待着,抬起头时看到一条美丽的彩虹,清晰地横架在天空。震撼于眼前的景象,我扫视了一眼其他开车的人,看他们是否也看到了我的惊喜发现,但是没有人看到,一个人也没有。 我真想摇下车窗冲他们大喊:“你们怎么没看到啊?这么美!”但他们全神贯注于路面和交通,完全没有注意到在这一切的忙碌之上那宏伟绚烂的色彩。 之后我常常会想起那一天,因为我的人生走过一条不同的道路——一条悲剧和痛苦之路。9月一个很平常的下午,我丈夫开车行驶在他平时的工作路线上,被一个过路司机迎头撞上,我一瞬间变成了寡妇,还带着一个新生儿和一个两岁的孩子。 那曾经平静安稳的生活一下子发生了剧变,卷入一场情感和行动的暴风之中。有各种彻底改变人生的决定要做,有各种文件要收集和填写,孩子们也需要照顾,需要不时地给他们喂奶,更不用说我还要面对自己的悲伤和孤单。 然而,神的圣灵奇妙地在我的境遇中向我显现出恩典的彩虹。那条清晰的彩虹所展示的爱给我带来了盼望,也提醒了我,在这个世上,还有比今生更大的一位掌管者。 从很多意义上来说,使徒保罗是一位明白试炼和痛苦的人,他遭遇过身体上的疾病、逼迫和不公。他给那些正在经历艰难的人们这样的劝导: “所以,我们不丧胆。外体虽然毁坏,内心却一天新似一天。我们这至暂至轻的苦楚,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原来我们不是顾念所见的,乃是顾念所不见的;因为所见的是暂时的,所不见的是永远的。”(哥林多后书4:16-18) 人要专注在悲痛、哀伤和自怜之中是很容易的,因为这些是我们能看到的,比如,失去了所爱的人,陡然增加的工作量,我们并不想要的新的生活方式。人必须要有自律,才能从此类突发状况中走出来,注意到从悲伤而来的祝福。然而,只要我们抬头仰望天国,仰望那些所不见的,我们就能从中找到平安,正如耶稣在马太福音5:4中所说:“哀恸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安慰。” 我个人经历的恩典 如果你去寻找悲剧之后临到生命的恩典,一定能找到。我不是说要去假装痛苦不存在,要摆出一副“快乐的面孔”,戴上一个掩饰自己真实感受的面具。一切的负面情绪都必须得到处理和关注。在那个忙碌的十字路口开车的我,无法在路的中间停下来,盯着天空的一道彩虹。我必须处理好手头的事。但是我瞥见了彩虹,能够感受它的美,哪怕只是很短暂。 我们可以诚实地表达创伤究竟有多痛,同时也感谢神藉着伤痛在我们的生命中所成就的一切。我们不必在这两者间做出非此即彼的选择。两者都是真实的。事实上,当我意识到,神是在使用我人生中的这个悲剧来帮助其他的人,建造我的品格,从而帮助我走出伤痛。对我来说,正是这一点使得这条悲伤之路值得忍受。 在我的例子中,恩典是通过很多方式临到的,首先是来自主内肢体的源源不断的爱。能够如此地被爱和被关怀,真是非同寻常的经历。我什么也不缺。在最初的六个月里,我身边一直有人陪伴,有饭食,有礼物,有卡片,还有信件。邻居们一起集资给我买了一个很大的冰柜。还有一间我甚至没去过的教会,其中几位弟兄花费好几天时间辛辛苦苦地为我家的草坪完成了防冻处理和修剪工作。收到如此多的细致关怀,我非常震惊,也深感不配。 恩典的第二个方面表现为神对我那既温柔又有耐心的爱。我曾有很多问题和惧怕,甚至对神产生了疑问。我想知道他是否还爱我。我想知道他是否把保护和赐福的手从我身上挪去了。然而,对于每一个尖锐的问题,神都有一个温柔的答案。圣灵以仁慈对我的心说话,就好像一位慈爱的父亲,对我的痛苦深感同情,但却知道这是我必须要走的路。答案几乎都是轻声细语地进入我的心里。 恩典的第三个方面表现在这次悲剧之后,涌现出如此多的事工。在这篇文章里,我没有足够的篇幅来讲述神怎样使用我丈夫的见证和我的见证来触摸那些刚硬的心灵和问题重重的婚姻,并鼓舞了很多的信徒。哥林多后书1章的3-5节说:“愿颂赞归与我们的主耶稣基督的父神,就是发慈悲的父,赐各样安慰的神。我们在一切患难中,他就安慰我们,叫我们能用神所赐的安慰去安慰那遭各样患难的人。我们既多受基督的苦楚,就靠基督多得安慰。” 我会自己选择这样一条痛苦的道路来经历如此的恩典吗?不会的。但是得以从这个角度看人生,我感到特别有恩典。有很多人,他们永远也不会经历到启示给我的那种爱,或是走过这段旅程所需要的那种信心。因此,我很荣幸能接受这样的礼物,即使付出的代价如此之大。 当你就是无法看见的时候,该怎样发现这些恩典呢? 有些时候,由于心痛我们好像残障人士一样,无法睁开眼睛去看。你甚至会感觉自己好像瘫痪了,失明了,仿佛不可能看到自己以外的事物。然而,有些事是你可以做的,帮助你发现自己身边所呈现的恩典。 对我来说,第一件必须做的事情是祷告。我相信神在掌权,我信靠他在罗马书8章28节所说的话语:“我们晓得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就是按他旨意被召的人。”然而因为当时非常软弱,我请求神来启示我,他在我的人生中怎样使用这个经历。 我知道神并没有义务向我证明任何事,就像他批评约伯时所说的:“你岂可废弃我所拟订的?岂可定我有罪,好显自己为义吗?你有神那样的膀臂吗?你能像他发雷声吗?”(约伯记40:8-9)。我没有向神提任何要求,但却向他祈求怜悯。我相信他垂听了我的祷告,给了我很多答案,都是我不配得的,我非常感恩能够得到这些答案。 还有一个行之有效的方法是列一张清单。不知为什么,把事情写下来会帮助我把各种情况想清楚,使自己的思路更开阔。我先在一张单子上列出自己所失去的,这是比较容易的部分。然后,我又在一张单子上列出自己所得到的。开始的时候都是很小的事,然而,当我开始去关注自己以外的事情,看其他人都受到了什么影响,这张单子就迅速地变长。随着我的心因着神所做的工而变得柔软,我个人收获了哪些财富也变得非常清楚。比方说,我最小的弟弟过来跟我和孩子们同住。之前我主要在过节、过生日的场合才能见到他,但现在他却成了一个亲密的朋友。如果不是因为我的丈夫去世了,这种事永远也不会发生。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为了能越过悲痛看到祝福,请容许我向您提一点忠告:读《圣经》吧。经文中有那么多的安慰,如果一个人的生命没有神的话语来持续喂养,我真不知道他如何能忍受如此悲痛的经历。 《圣经》中有那么多的章节可以安慰流血的心。《约翰福音》让我们去关注耶稣本人,他比这世上任何人所受的痛楚都多,他体现了永生的盼望;《约伯记》则记载了一个人经受悲剧,伤痛和神的回应的故事;《诗篇》里,关于恐惧、悲伤、希望和喜乐有很多诗意的描述。纵观整本《圣经》,你都能找到人们在经历悲伤重创之时会去寻求的解释和意义,它们将你指向自己很难看到的那些恩典。 在你身边,必有彩虹 如果你正处在一个困难或不幸的境遇当中,你可能会怀疑其中会有什么好事。但是,如果你是一位基督徒,神已经应许了它是有意义的,即使你无法看到意义何在。请思考彼得的话语:“因此,你们是大有喜乐。但如今在百般的试炼中暂时忧愁,叫你们的信心既被试验,就比那被火试验仍然能坏的金子更显宝贵,可以在耶稣基督显现的时候,得着称赞、荣耀、尊贵。”(彼得前书1:6-7) 受苦其实是对自己品格的提升,这一概念在雅各书1章2-4节也得到了重申:“我的弟兄们,你们落在百般试炼中,都要以为大喜乐;因为知道你们的信心经过试验,就生忍耐。但忍耐也当成功,使你们成全完备,毫无缺欠。” 无论是从内还是从外来说,经受痛苦这个行为本身就是一种财富,这样才能让我们这些信徒得以成长,变得更加刚强。正如以赛亚书61章4节所提醒我们的,当一个生命被弥赛亚救赎之后,灰烬当中就会生出美来。一个经受住毁灭性打击的生命会成为一片肥沃的土地,生出信心、忍耐和品格。去栽种那些看不见的财富吧,你的信心会得到神的奖赏,那就是丰盛的生命。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版权©2012萨布林娜·碧斯莉。版权所有,本文已获许可。

从悲痛中找到安慰

我丈夫在一场迎面相撞的车祸中瞬间失去了生命,留下我和两岁的儿子,还有刚三个月还在哺乳中的小女儿。我几乎被击垮了。丈夫和我从开始就深深地相爱,幸福到了极点。他刚刚开始一份梦寐以求的工作,感觉很有自信,欢欣雀跃。我们的家庭非常健康、幸福,热切地期待着生活越来越好。 当他去世后,我的灵魂好像断肢一样鲜血直流,我需要止血带来止住流血。我抓住所有能给我安慰的东西,读了很多关于悲痛、天堂、平安的好书,它们的内容都很棒,但好像都不能医治我的创伤。 过去对我来说,《圣经》是纯粹的、完全的神的道,总能在我的人生遇到问题时给我带来帮助。但现在我的心里有了犹豫。我感觉好像一只受伤的羔羊,很无助,很伤心,不相信任何事,甚至包括那位牧羊人。 我心中的某个部分对神感到害怕。我知道这场悲剧是在他的主权意志之下发生的。如果他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我还怎能再相信他呢?如果我相信他看顾我的生命,他还会允许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吗?他真的在乎我吗?那些黑暗的恐惧在我内心争斗着,一连好几个星期,极为痛苦。 然而意识到自身的罪性让我更加害怕自己。在我的人生中,神始终对我很信实。他曾经多次以多种方式向我显现。我会像以色列的子民们一样吗?他们在经历过神迹奇事之后会赞美神,而在遇到试练之时转而去建造偶像。于是我祷告求他增加我的信心,让我找回曾经那么渴望拥有的信靠。我好像那位对耶稣说 “我信!但我信不足,求主帮助!”(马克福音9:24)的人。 更新我的心意 圣灵的回应让我想起两个应许:“道就是神”(约翰福音1:1),以及“可见信道是从听道来的,听道是从基督的话来的”(罗马书10:17,和合本)。 如果我想要以一种新的方式来认识神,如果我想要明白他的旨意,如果我想要相信的信心,我知道唯一能改变自己的方式就是用他的话语来更新我的心意(罗马书12:2)。 我开始重新阅读《约翰福音》,这是一卷强调生命的书。太久以来,我的头脑和意念都被死亡的故事占据着,我需要被提醒,还有比死亡更强大的东西。那就是永生。 在我打开《圣经》开始阅读的第一个晚上,就一发不可收拾。它好像让人减轻痛苦的药膏,使我的灵魂得到医治和怜悯。里面的话语超越了我的悲痛,甚至触到了苦毒和伤痛那些最微小的蛛丝马迹。神的爱拥抱着我的心,我无法停止哭泣,完全被他的恩典、怜悯、权能和旨意淹没了。所有的一切,包括失事、受苦,甚至整个人生,又都清晰地回来了。基督的话语拯救了我,使我免于陷入自怜,把我从打滚的坑中高举了起来。我记起了生命(和死亡)的意义是什么,是为了福音。 其实我们都会面对死亡,没有一个人能够逃脱。但好消息是基督已经战胜了死亡,当我们把希望放在他里面时,就能分享他的生命。我们此生的意义就是向每个有生命的人传递这样的消息! 为征战做好准备 悲痛是战场,神的道是武器。它是宝剑(以弗所书6:17),为的是要帮助我们打赢属灵的征战,在我来看最大的征战就是悲痛。 回头再看我的那些怀疑和恐惧,我能看到一场非常真实的与黑暗权势的较量。《圣经》告诉我们,我们会经历信心的试炼,是所有真正的信徒都会面对的。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征战,可能会通过流产、离婚或中年危机等形式表现出来。无论它是怎样表现的,我们都会面对征战,没有合适的武器我们就没办法得胜。 当耶稣在旷野被撒旦试探的时候,注意撒旦选择的武器(马太福音4:1-11),就连撒旦都是用经文来试探基督!我们必须以真枪实弹来对付真枪实弹。在属灵的天界里,《圣经》就是你的武器。希伯来书4:12说:“神的道是活泼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甚至魂与灵、骨节与骨髓,都能刺入、剖开,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 当我读《圣经》时,我的每个问题、每种恐惧、每个希望都得到了解答,我得到了安慰和理解,有了被更新的希望和平安,是不可能从其他任何地方得来的。 显然,我不是唯一一个有这样感受的人。有个名叫“悲痛分享”的机构,他们的事工是去帮助那些失去亲人的人们。其中有一名鳏夫布鲁斯说:“我知道有很多的书,人们也给了我很多的书,但是我觉得最好的书是神的道。” 诺曼·皮尔特博士曾写道:“在经历悲痛和困难的时候,花时间来读神的道真的更为重要。你会达到更高的层次,因为你对神的话语更加敞开,对你可能从未听过的内容更为敞开。在你所处的状况,你觉得每个字都有意义,每个字都可能是生命,或是死亡,只取决于你如何认为。 尤其是当死亡在一个人的头脑里如此占据上风的时候,让自己充满来自生命和光的话语尤为重要。《圣经》是关于生命的书,而耶稣是人类的光。耶稣说过:“盗贼来,无非要偷窃、杀害、毁坏;我来了,是要叫羊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约翰福音10:10) 行动的方案 如果你还不知道该怎样挥动圣灵的宝剑,那么是时候去学习了。或许你还从未读过《圣经》,不知道该怎样开始。如果你的阅读是为了止住悲痛,那么从《约翰福音》开始,新约一直读到《约翰三书》,之后去读《诗篇》和《箴言》,接着从头读起,开始读《创世记》。如果你遇到一处章节对你特别有帮助,就连续几晚反复去读。你可以这样思考经文。 或者你也像我那时一样,已经读过《圣经》了,对里面的章节也很熟悉。即便如此,还要再读。神的道是活泼的(希伯来书4:12),每次读的时候,你的双眼都能看到新的真理。也不要忘记找些对你特别有帮助的章节,好好思想。你甚至可以考虑把其中一些背诵下来。 如果你发现自己对神有苦毒或愤怒,这是很正常的。读《圣经》寻找答案吧。神很愿意倾听你的问题。试想一下神的儿子在被折磨受死时所说的话:“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马太福音27:46)耶稣在极度的痛苦中发出呼喊,正像我们这些悲痛的人们在经历死亡所带来的痛楚一样。 《圣经》说:“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马太福音7:7)不要害怕去寻找答案。在《圣经》中,你会找到答案。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版权©2012萨布林娜。版权所有。本文已获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