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父亲去看超级碗

三个球员和影响他们一生的父亲们

孩子 领导力 婚姻与家庭

超级碗的比赛季常常让我回想起自己在NFL(国家橄榄球联盟)的日子。我足够幸运,曾有一年能作为洛杉矶公羊队(Los Angeles Rams)的四分卫一直打到季后赛,虽然季后赛的第一场我们就输了。之后的一年,我们的队伍也因为落后一场而没能进入超级碗——这和20年前我父亲所遭遇的一样。

作为运动员,我和父亲都没能赢得超级碗,但我们却有机会好好看了几场比赛。关于超级碗,我最美好的回忆之一就是和我儿子科比(Kolby)一起飞到底特律去观看我之前所效力的西雅图海鹰队(Seattle Seahawks)与匹兹堡钢人队(Pittsburgh Steelers)的比赛。

飞机上,我和儿子与两个狂热的海鹰队粉丝攀谈了起来。他们是一对兄弟,快30岁,全副装扮都是海鹰队的队服。他们解释说自己对海鹰队的狂热是源于父亲对海鹰队的热爱。在他们成长的过程中,他们的父亲带他们去了每一场海鹰队的比赛。从他们的言辞和激情中,科比和我可以感受到他们对父亲的爱,但最让我们感动的还是他们激动地宣布要带自己的父亲去超级碗看海鹰队的比赛这件事。

“那你们的父亲现在在哪住?”,我问。

“啊!他就在上面的储物格里。我们把他的骨灰放在了一个蓝绿色的骨灰盒里。能带他一起来看比赛真是太激动了!”

他们转身的空挡,我15岁大的儿子睁大双眼对我说:“爸爸!这太奇怪了!”

是的,这很奇怪。但我很赞赏他们能以这样的形式来尊崇他们的父亲。显然,他们的父亲为他们培养了这个爱好——他带他们去球赛——父子共建传承、回忆与不变的关系。他一定很爱他们,以致于他们现在还记得他的爱。他们知道父亲有多么想和他们一起在超级碗看海鹰队的比赛,所以他们就带着父亲来到了超级碗。

三个球员和他们的父亲

我喜欢这个故事和其中男人间的情谊——父子情。因着这份父子间的宝贵情谊,今年我也去了超级碗。

在今年参加比赛的球员中,有三人是与众不同的,但他们和“骨灰盒”兄弟却有些相同——他们也带着父亲来看比赛了——至少在这点上是相同的。他们的名字分别是:曼宁、威尔森和舍曼。他们都非常爱他们的父亲。

罗素.威尔森的爸爸和我是同一母校:达特茅斯大学(Dartmouth College)。他比我早四年在校队里踢球。2010年的时候,他的父亲去世了。他父亲生前把他培养成了一个自信又坚定的人。罗素还记得父亲会在早上5点陪他散步,鼓励他“使今天成为伟大的一天”。从达特茅斯众校友对罗素的父亲哈里森.威尔森的评价以及我们对罗素的认识来看——罗素总是准备充分,并能鼓舞全队士气;四分卫这个位置已经充分说明了哈里森对罗素的教育是多么的正确。

凯文.舍曼是个可靠的父亲,他希望儿子能吸取自己的教训,尽可能多地接受教育,好比自己当初有更多的选择。他们所居住的加利福尼亚的康普顿是个堕落的社区,没有发展机会却有丝丝危险。理查德.舍曼的父母及家族在当地有一些名望,他们被当地的黑帮所敬重——各帮派都不愿去碰舍曼家的孩子,因为他们不希望舍曼家的孩子离开那个伟大的家族。他们觉得舍曼家的孩子会有很好的前途。

这个家庭成员间的联系是异常紧密的。每当谈起自己从早上4点工作到下午2点,干了20多年垃圾处理工的父亲,理查德就会感到非常骄傲。从一个父亲的梦想,到一个儿子真实地从斯坦福大学毕业,传承就是这么产生的。舍曼出色的赛前准备工作,以及他在场上的迅猛表现,让他成为了NFL最佳角卫之一。在场下,他优秀的言行和诸多的慈善工作也成为了他作为舍曼家族新传奇的力证。

阿奇和奥利维亚.曼宁建造了一个关系亲密的家庭,他们在高成就者——那些能够大大提升队伍整体水平的人身上灌注了伟人的品格,使他们具有领导力,同时又很谦卑。阿奇在逆境中带领新奥尔良圣徒队(New Orleans Saints),虽然在他的带领下,队伍没能拿到任何冠军,但阿奇最大的成就却在于塑造出了库珀、佩顿和以利.曼宁这样的球员。佩顿的父亲和一位兄弟也是NFL的四分卫。

不管别人怎么想,其实在曼宁成长的过程中,他的足球生涯并不是他父亲的焦点所在。“我们只是试图要养育出优秀的孩子,并有一个好的家庭”,阿奇回忆说,“我不喜欢那种推测……我有几个男孩,所以我就一定要把他们‘塑造’成NFL的四分卫。并不是那样的。你可能可以那样做,他们也可能真的成为NFL的四分卫,但是我不确定那样做能使你收获美好的父子关系,而美好的父子关系才是我想要的。”

如此看来,佩顿.曼宁能被NFL的同届球员评为最受尊敬的联盟球员就一点不奇怪了。

一个雄心壮志却早逝的常青藤父亲,一个开着垃圾车、出身帮派的可靠父亲,还有一个来自密西西比三角洲的全明星四分卫父亲;他们都曾为自己的儿子铺路,带领他们进入超级碗比赛,并使他们获得了某些更重要的东西——比如跟从生命中关键之人的脚步——跟从父亲们的脚步。如此看来,虽然不同,却又不尽相同——这三个球员和那两个飞去看2006年超级碗的海鹰队狂热粉丝一样,都是带着父亲(秉持着父亲所留下的传承)去参加超级碗了!

对此,我也有切身体会,因为我的父亲也是NFL的四分卫,并且他还是一名公务员,一个公开的领导者。我的父母爱我并塑造了我,就像我和妻子也立志要塑造我们的四个儿子一样。

总有一天,我们都会有一个墓碑,立在我们死去的肉体之上(除非人们把我们撒进大海,或者放在飞往超级碗的飞机储物格里),且上面会有凿出纪念我们一生的碑文,以及两个日子和期间一个横杠。那个横杠代表什么?你会因为什么而被纪念?

财富、名声,个人成功都不过稍纵即逝,唯有优秀的传承世代相继,子子孙孙无穷尽……它恒久存留。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版权©2014家庭生活,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