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孩子应对失落:练习情绪辅导

家庭建造者 亲子教育 管教孩子

在重组家庭(或称再婚家庭、混合式家庭)中,没有人比孩子失去的更多。教养子女的其中一个关键要素是帮助孩子以健康的方式应对这些失落与悲伤。父母或是继父母——不论你喜欢与否——你都成了孩子的情绪辅导老师,而我们希望以下文章可以为你提供一些帮助。

情绪辅导

允许悲伤以及允许(适当地)表达悲伤皆是悲伤辅导的核心。接收并同理孩子的痛苦,因为你无法解决他们的痛苦,你只能拥抱它。小朋友跌倒后痛得大哭,家长该怎么办?你可以替他擦药,但其实他们最需要的是一个拥抱。温柔地抱起孩子,并安慰他们,只需要几分钟就能有所帮助。尽管拥抱无法治疗擦伤的膝盖,但孩子就是没来由地好转了。这就是你帮助再婚家庭中的孩子治疗心灵创伤的方式。你一次又一次地把他们抱到你的大腿上,陪伴他们的失落、悲伤和哭泣。虽然你知道你无法“治疗”治疗”现况,但你带着同理心来聆听,就能有所帮助。

而情绪辅导就是能在那些时刻带着同理心给出回应。大多数儿童(和成人)的行为都受情绪所驱使,而且不知道如何管理它们。圣经清楚表明,“我们要藉着心意更新而变化。”(罗马书 12:2)——随着圣灵引导控制我们的情绪是每个基督徒都能获得的技能,甚至也能帮助孩子应对他们的悲伤。

悲伤是一种情绪,无法否认或搁置一旁。在*约翰.高特曼博士《培养高情商的孩子》书中提到父母应教导孩子们认识情绪是如何影响他们,以及如何不受其影响地约束自己的行为。他亦概述了父母成为孩子情绪辅导的几个步骤:首先,你要做为孩子情绪管理的榜样——意识到自己当下的情绪和感受,并适当地管理好自己的表达;接下来,从孩子所说的话中指认出他们的情绪。尤其是年龄较小的孩子,在他们还没有学习情绪表达的词汇前,他们知道如何发怒,但没有意识到他们也同时感到悲伤。当你向他们指出这一点,他们才能将“经历”与“情绪”联结起来(例如:我可以看出你现在真的很生气,也许还有点难过。你知道自己在难过什么吗?)。这之所以很重要,是因为你把焦点放在感受上。假设孩子因为无法预料的日常变化而感到不安,仅仅专注于让他接受改变并无助于他应对当下的情绪。

在指认出情绪后,先别急着“处理”它。要记住,悲伤不是尽头;悲伤是一段旅程。在葬礼上,我们经常听到人们试图尽快处理这些痛苦和悲伤,他们会说:“别难过啦!上帝只是需要另一个天使。” 或是“只要你相信他已经去到更好的地方,你会好过点的。” 这些压抑悲伤的方式之所以起不了什么作用,是因为它们轻忽了他人的痛苦,事实上,这只会让当事人更加烦躁而已。是什么原因促使我们说出这些话呢?因为我们对他人的痛苦感到不舒服,进而下意识地期望这种不适感赶快消失。但是,你必须找到别种方式来接收并同理孩子的悲伤,否则他们不再敞开心胸,你也无法帮助他们度过难关。

指认情绪是很好的第一步,若能尝试更深入地聆听孩子的伤疤,有机会带来更深层的医治和改变。以下为小布在妈妈家度过一个周末后,回家见到继母卡门的例子:10 岁的小布气冲冲地踏进家门,他并不像往常一样有礼貌,对继母卡门说话的态度很不尊重。过往,卡门会将小布这种行为解释为对她的拒绝,并且害怕小布永远不会接纳她成为家中的一份子。她会冲着小布大骂,之后两人就会争论不休,直到她命令小布回房间——“等爸爸回家处理”。

这一次,她平息自己的恐惧,专注于应对小布的经历。

  1. 小布: “用严厉、不尊重的语气”“今晚我不用做家务吧?我已经在我妈妈家做过家务了,这样不公平!” “小布感到挫折,容易将矛头指向继母;爸爸、妈妈请试着记住,很多时候他们尖锐的话语并不是因为你对他做了什么。”
  2. 卡门: “用一种平静的语气暂时回避了不尊重,并开始指认她听到的情绪”“等一下。我可以看出,你会生气是因为不得不做两次家务,我这样说对吗?”
  3. 小布: “这个回应更加犀利,企图诱使卡门生气”“没错。你儿子只需要做这里的家务,而我必须在我妈妈家和这里都做,这一点都不公平。”
  4. 卡门: “她避开诱饵,专注于小布的情绪,想知道他的动机”“你觉得吃亏,是因为你必须做两次家务,我可以理解你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下一部分让小布稍微放下了戒备。” 我还想知道你是不是在生气你得离开你妈妈的家,回到这里。这一点真的很难做到,对不对?”
  5. 小布: “开始看见抱怨家务背后的动机”“大概吧。”
  6. 卡门: “深入挖掘”“你喜欢和妈妈在一起但又不得不离开,这让你很受伤。我了解为什么你回到这会有点脾气暴躁和悲伤。”
  7. 小布: “慢慢冷静下来”“我不懂为什么我必须离开。我只待了三天,妈妈在我走的时候哭了,我真的很不喜欢这样。”
  8. 卡门: “意识到他的悲伤有多深;温柔地回答”“对不起,你的处境很不容易。我知道你妈妈非常爱你,而我们也那么爱你,你一定会因为试图爱我们而感到为难。那对你来说一定很不好受。 “没有试图修复他的情绪,只是承认。她停顿了一下⋯⋯” 我可以给你一个抱抱吗?还是你需要多一点时间?” “此处最好的关爱,就是只是说想拥抱他,但留给他空间。”
  9. 小布: “表现出他有多痛苦”“我还没准备好。”
  10. 卡门: “好。等你觉得没事了,我再抱抱你。”

     “此时也才终于适合卡门和小布沟通他最开始态度不佳的问题。她的情绪辅导帮助小布集中注意力,也让他更愿意敞开心胸来沟通。随着关系更加紧密,她的言语对小布更有说服力。所以她接着说⋯⋯”

     “你知道吗?你刚进门时说的话,对我有点刻薄。我知道你心情不好,但我不该被你这样言语攻击,我听了很不舒服,也希望你别再用这样的语气跟我说话。下次,我宁愿你到家后直接告诉我你的心情不好,这样我就知道要给你一些时间,直到你感觉好些。这样我们就不用吵架了,你能做到吗?” “如果你愿意道歉,我会欣然接受。”“我之后还是会给你那个抱抱,但如果你需要想一想,你现在就可以先回房间了。”

有些时候,如果小布在悲伤之中无法学会尊重,卡门和她的丈夫可能会因为他的行为吃点苦头。但无论如何,都应该继续陪伴他做情绪辅导。

这样的沟通可以帮助小布好好地管理自己的“情绪”和“无礼”,他的生命也可能因此有所改变。

* 注一: 《培养高情商的孩子》Gottman, John Mordechai, and Joan Declaire. Raising an Emotionally Intelligent Child the Heart of Parenting. New York u.a.: Simon und Schuster, 1997.

© 2006 年家庭生活。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