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飞蛾与回忆

飞蛾和蝴蝶能记住当它们还是毛毛虫的时候所学到的功课,但是它们仍然会因飞蛾扑火而送命。

改变 决定 上帝

属灵的功课通常来自最奇怪的地方。今天早上,我驾车上班的路上,在听国家公共广播电台(National Public Radio,缩写成NPR,下同)早晨的节目,是关于飞蛾的记忆的。

科学家在电击烟草天蛾的毛毛虫之前,将其放到臭气熏天的气体中。毛毛虫们学到了不要靠近任何有相似气味的东西,因为害怕被电击。当这些飞蛾经过了五周的蜕变,从茧里出来的时候,他们总是会选择新鲜的空气,而不选择那些好像是它们曾经接触过的臭气。那些在蜕变之前没有此经历的飞蛾却不会总是作出相同的选择。

在NPR的报道中,有两段话特别吸引我。第一段话是这么说的:

“生物学家玛莎·维斯(Martha Weiss)说,毛毛虫变成飞蛾或者蝴蝶的时候,换掉的不仅是它们的衣服。它们经过了身体上的融化,变成了汤。”

“这是我学到的,毛毛虫变成了蔬菜面条汤,然后这些组成毛毛虫的材料被全部重新构造成了一只蝴蝶,然后扔掉了汤里面不需要的那些残留物,然后就飞走了。”

第二段话:

“我们问到的问题是:‘飞蛾或蝴蝶能记住它还是毛毛虫的时候所学到的功课吗?’”

“……对于与它们的生活有关的东西,它们都能连接起来。”

“比如,哪些红花是有毒的?哪里是最安全的产卵的地方?”

每次听到蜕变,我马上就想到《哥林多后书》5章17节,“若有人(嫁接)在基督(弥赛亚)里,他就是新造的人(完全新的受造物),旧事(之前的道德状态和属灵状态)已过,都变成新的了。”

我之前完全不知道当毛毛虫消失在它的茧里时发生了什么事情。它不是简简单单地长出翅膀,获得改良过的腿和嘴而已。当毛毛虫进到茧里的时候,它就再也回不去了。它基本液化了。当它从茧里出来的时候,虽然它还是用同样的基本材料造成的,但它已经被重新组合成了一个完全独特的受造物了,完全不同的模样、功能和属性。

作为基督里新造的人,神赐给我们的不仅仅是属灵的属性,我们完全被更新了。我们不是带着翅膀的毛毛虫。当然,还是有一些从老我里带出来的残留物,让我们看起来像曾经的样子,但是我们在基督里已经完全被更新了。虽然我知道这点,但是在对蜕变的过程有了更多了解之后,突然让它变得更加生动形象起来。

NPR的故事激发我的第二点是,虽然我们完全成了新造的人,但我们仍然是同样的材料做的,并且仍然会经历老我所经历的那些事情。

我常常想,为什么神不直接拿走那些让我们容易犯罪的属性呢?我猜接下来最好的事情就是我们对过去的生活和错误的回忆,以及这一认知——再也不要重复那些有害于生命的事情了!我和孩子们不同,他们在很多方面,正以很多新形式,面临着罪的首次试探,但我却知道该避免什么。我已经见证了一些开始看似美好但从未兑现之物的结局。

但还有一个关于飞蛾的问题,是科学家没有回答的:为什么它们从来就没学会不要在晚上扑火,不要自取灭亡呢?

我想这里也有一个很好的属灵功课。

我知道新的属性,并不会废除那些容易缠累我们的罪。我们有了新生命后,我们的组成,和没有得到重生时的我们,并没有区别。但因为我们的新本性允许我们就近光,我们就会经常自责,想要得到在现有状态永远得不到的东西。

感恩的是,我们满有信心地盼望,神会让我们在荣耀的身体中回到我们本该有的状态,做他无罪的受造物,而这新属性,就是即将要来之事的影儿。只有在那时,我们才能意识到自己是有多么深地渴望在光的同在中。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版权 © 2008 家庭生活,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