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仍然愿意…每一天

这不在我们的计划中,但在我们的婚姻誓言中

孩子 委身 女人 上帝 男人 婚姻与家庭

现在我和妻子艾丽已经进入了婚姻的第三十个年头。

我会惊奇我们能走这么远吗?

一点也不。

如果一切都得从头来过一遍,我还会说“我愿意”吗?

毫无疑问,我仍然愿意。

在很多年前,当我说我愿意的时候,我真的理解我所说的一切意味着什么吗?

不,当时我连皮毛都不懂。

经过五年的约会之后,艾丽和我仍然彼此深爱着对方,在五月的那个美好的早晨,我们在数十位见证人面前宣告了我们的结婚誓言。虽然我们都是认真地对待着我们所宣告的誓言,我们却都不懂我们所说的意味着什么。我们当时许下这样的誓言,要爱对方并委身于对方,无论是健康还是疾病…无论是富有还是贫穷…无论是顺境还是逆境…直到死亡把我们分开。

当时我们没想到,上帝在一周内要给我们的家增加新成员了。不,我们没有艾丽在蜜月期间怀孕的计划,但是在我们婚礼之后的九个月零五天,我们的第一个孩子还是出生了。而且在他出生后不到四个月的时间里,艾丽当时正是一个哺乳期的全职妈妈,而做为她丈夫的我却忽然一下子失业了。这都不在我们的计划中,但是,这却都在我们的誓言当中。

在她还是准新娘的时候,艾丽曾希望我们将来能有四个孩子。当我们许下结婚誓言的时候,我们没有想到上帝会在我们第六年结婚庆典刚过一周时,就把第四个孩子加给我们。那时我们觉得,对我们来说生孩子简直不是个难题。

至少我们当时是那么认为的。

心碎的时刻

然而,在艾丽接下来的四次怀孕中,却有三次是以流产而告终。另外的一次完整的怀孕过程引起了多种并发症,甚至导致她的左耳永久性地失去了听力。这都是些让人心碎的时刻。但是上帝应许说,一宿虽然有哭泣,早晨便必欢呼(诗30:5)。

四年后,艾丽怀上了我们第七个、也是最后一个孩子,那时我们全家正遭受一场灾难,我的哥哥因公殉职了。他是毛伊岛(夏威夷群岛中的第二大岛)上的警察,艾丽和我做梦都没想过我们会去夏威夷群岛,更不用说是去那里埋葬我的哥哥。

在我们的婚姻史上,浪漫假期从来都不占一席之地。事实上,我的薪水多数时候只够支持一个大家庭的基本开支。甚至还有过一些时候,我们家的冰箱和食品储藏室几乎是空的。但是上帝最后都供应了我们。虽然三十多年来我只有几个星期没有工作,但我的工作大多数都是在新闻界或是基督徒事工性质的,两者都不是高收入行业。所以当说到“无论富有还是贫穷”的时候,我们对其中一方面经历得很多,但另一方面则很少。

这不在我们的计划中,但却在我们的婚姻誓言中。

在合一中成长

艾丽和我在1985年结婚时,都还不是名副其实的信徒。然而上帝在他的恩典中把我们带向了他。在我们婚后15个月里,我们两个都分别地地向基督做出了个人的委身。这样,在婚姻的早期、和初为父母的时期,我们就能够做到与对方一起,在上帝里合一并且成长。

当我回想我们宣告婚姻誓言的那一天,从很多方面来说,我感觉自己作为一个男人,远远没有当初那个大胆许诺要终其一生、每天都去爱及珍惜艾丽的那个男人了不起。我为家庭提供的经济供应不是最棒的,而且我也不是一个坚强的领袖。我很情绪化、容易沮丧,有时还非常地固执己见。我也知道,艾丽在很多方面也觉得自己远比不上三十年前那个曾发出崇高誓言的女人。

“我愿意”不只是一句你对配偶在婚礼当天说出的话。“我愿意”是你在今后漫长的婚姻中所说的每个字、所做的每件事。那才是“我愿意”真正的含义。

超自然能力的添加

艾丽和我有过超过一万多天的机会来经历这样的感受:在婚后任何普通的一天要说出婚姻誓言,比在婚礼当天说出来困难多了。无论我们如何爱着对方,都会有放松警惕的时候;于是自我中心就会乘虚而入,试图破坏婚姻誓言。

在圣灵超自然能力的帮助下我才明白,对我而言,婚姻的意义更多地是我能为艾丽做些什么,而不是她能为我做些什么。上帝应许了我的祷告,当我寻求他的时候,他就借着圣灵赐给我力量,把我从自我中心的奴役当中释放出来,使我能像基督爱教会并为她而舍己(弗5:25)那样爱我的妻子。只有借着圣灵无尽的恩典和无条件的爱在我里面运行,我才能像自己在1985年5月18日所许诺的那样,实现对艾丽的誓言。

而且也只有借着圣灵所赐的力量,我才能在接下来的30年里(或上帝悦纳要赐给我们在一起的无论多少年里),继续对我曾许下的婚姻誓言保持忠诚,说:

艾丽,我仍然愿意。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家庭生活©2014版权。全权所有。本文首刊于“家庭生活”的男性博客 -向上攀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