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为孩子做“大”祷告

——三类蒙神喜悦的祷告以及三类要避免的祷告

祷告 孩子 沟通 喜乐 上帝 婚姻与家庭

玛丽亚,一个快乐正常的六年级学生,成了一名中学新生。她是个好学生,当时她和自己最要好的女孩子们准备好了到邻近的中学上学,而且对新生活感到非常激动。但是,入学的第一天,这一切都改变了。玛丽亚完全变了,好像经历了一次恐怖袭击。她开始哭泣,哭得无法自控,别人也安慰不了。悲摧的是,此后整个学年,几乎天天重复这样的场景。妈妈开车送她去上学,但经常无法让玛丽亚从车上下来。有的时候,马利亚会鼓起勇气去面对她的上学恐惧感,结果大部分时间只是在心理辅导老师的办公室里坐着,或坐在课桌旁哭泣。新生活成了她的噩梦。

那段时间,玛丽亚的父母竭尽所能来帮助女儿。他们为她祈祷,和她一起祈祷。她开始去看专业的基督教心理咨询师,而且她学校的心理辅导老师每天和她一起学习。她还开始服用抗抑郁药物。

第二年,玛丽亚就要上七年级了,她和爸爸妈妈都同意去一个新学校上学,那是一家声誉良好的教会学校。事情一开始挺顺利,但仅仅几周后,玛丽亚的恐惧卷土重来。

玛丽亚在七年级的深秋走出了低谷。她妈妈凯瑟琳写到:“这是我经历过的最令人揪心的事情,眼睁睁看着我的孩子深陷如此悲惨的处境。她对神哭诉,她求我帮她…….很难描述当时的情形有多严重。我不是说受不了一个哭闹着不肯下车的不听话的孩子,而是在说真正的可怕的歇斯底里…..,扭动身体,发出刺耳的喉音等等症状。

事情很严重,凯瑟琳和丈夫开车带玛丽亚到当地一家精神病医院。他们大概告诉玛丽亚说,如果她无法控制自己的恐惧感,就只能让她住院治疗。他们不是在威胁玛丽亚。这对基督教徒夫妻不知道如何帮助自己的女儿。药物,治疗和祈祷貌似都不管用。

玛丽亚不情愿地答应再试一次上学。凯瑟琳记得自己让玛丽下车,目送她那恐惧但坚定的七年级女儿哭泣着消失在学校的大门里。凯瑟琳写到:“我回到车中,开始抽泣。然后像平日每天那样为她祈祷。我是这样祈祷的:‘主啊,请帮助玛丽亚,求你,求你,求你!主,我知道你听见她对你哭诉。你为什么不愿意帮助她?请帮助她迈出第一步,挺过上课的第一天。

然后真的就应验了。凯瑟琳的祷告有了突破性进展。当她坐在车里祈求主帮助玛丽亚挺过这一天时,她清楚地听到主对她说:“你从我这里想要的真的就只是这么一点儿吗?”

这实在是一个好问题,不是吗?多少次,家长在绝望的时刻来到主跟前,乞求的仅仅是挺过难关?多少次,身为基督徒家长的我们只是简单地向主乞求最基本的关爱,却羞于要求主给予我们最大的恩惠?困境中祷告的我们,是多么容易忘记基督给我们的孩子许诺了丰富多彩的人生。你听到了吗?圣灵对你说:“你从我这里想要的真的就是这么一点儿吗?”

凯瑟琳感到了圣灵的温和责备,决定放胆祷告。她写到:“于是我放开顾虑,对圣灵说:‘我想要的不只这么点儿。我想要玛丽亚优秀,而不仅仅是很好!我想要玛丽亚被神祝福!我想要认识她的每个人都知道你的手在牵着她。我想要遇见我孩子的每个人都知道神已经祝福了她!’”

而主就这么做了!那天玛丽亚不仅挺过去了,她竟然还很开心。她表现得不但好,甚至可以说很优秀。从此以后,每天她都很优秀。今天玛的玛丽亚是一个快乐的少女,在学校表现突出。她有很多朋友,在学校啦啦队跳舞,成绩优良,还在自己的教会中服务。她彻底告别了抗抑郁药物。她不仅挺住了磨难,而且打赢了。这都是因为她妈妈遵从了圣灵的指点,敢于从主那里为女儿讨要大恩典。

目标精确的祈祷和漫无目标的祈祷

多少次,你的祈祷就像凯瑟琳在上一章节中写到的那样:“主啊,只要帮助我的孩挺过来就好。”多少次,你口齿含混地做着一些软弱的可怜兮兮的祷告希望主能帮到你或你的孩子挺过难关?你试想过吗?你试想过,为孩子祈祷的时候,我们将诉求的门槛设那么低是多么可笑吗?多少人在祷告的时候,以为自己是在和绿野仙踪中那个躲在窗帘后的小男人讨价还价而不是在和创世的神对话。为什么替孩子祷告时我们向主讨要的那么少?

也许你有过下列的祷告:

  • 主,请别让莎莉怀孕
  • 主,请帮杰克通过数学考试
  • 主,请让蒂姆今天别尿裤子
  • 主,请让我和乔别为了今天的家务吵架

诚然这种类型的祷告没什么错,但是这类祷告向主乞求或要求太少。你听到过“主,只求你帮我们挺过来吧!”那类定式思维的祷告吧? 好像家长是在倚靠一个被他们纠缠不休磨得没了耐心而很容易生气的神——仿佛主就像我们这些家长一样易厌倦,易生气。但是主不是一位易怒的家长。他从不会因为我们有求于他而感到劳累。为小事情祈祷没错,不过我们不应只求微小的回应,却忘记主的应许——当我们有求于他时,他会尽全力帮到我们的。关涉到我们的孩子时——实际上,他们也是主的孩子——我们不应该舍不得讨要。

我们应该有的放矢地祈祷,而不是对神圣的主絮叨一些软弱无力的诉求。

我现在讲讲我所说的目标精确的祈祷和漫无目标的祈祷之间的区别。为孩子祈祷时,不容我们浪费时间去漫无目标地祷告。漫无目标的祷告与“主和比尔同在”一样,没有对主提出什么要求。更具体点说,漫无目标的祷告是:

  • 太空泛笼统: 漫无目标的祷告请求上帝解决世界饥荒或拯救地球人类。空泛的祷告表面听起来很美,但少有深层的勇气和热情。
  • 太含糊不清:这是“上帝保佑乔”之类的祷告。这类祷告含含糊糊,没有明确的意思表达。他们实际上没有乞求主解决任何实际问题
  • 太四平八稳:漫无目标的祷告不需要信心。如此祈祷的时候,没有任何风险,因为没有要求上帝为自己做任何具体事情。

关涉到我们的孩子时,漫无目标的祷告完全没用。太空泛笼统,模糊不清,缺乏诚意,不可以用于为孩子的真心祷告中。你我都知道。我们的孩子值得更好的祷告。主也命令我们更好地为孩子祈祷。他期待的是我们目标精确的祈祷。

和漫无目标的祷告相反,目标精确的祷告有清晰的目的,方向和重点,最能表达对神的尊崇,也是你我为孩子祈祷时需要的那类。目标精确的祷告是:

  • 出自圣经的:目标精确的祷告深植于神的话语中。这些祷告很有权柄,它们就来自神期许给我们的一切。在目标精确的祈祷中,无须猜测。作为家长,你只需使用世界上最伟大的祷告辞(圣经)就可以。用它来指导你该为孩子祷告些什么以及如何祷告。
  • 明确具体的:精确祈祷通常很短,很直接,直奔主题,绝不会含糊不清。想一想耶稣主祷文里的祷告。尊神的名为圣,求神的供给,保护和宽恕。这些请求都是非常具体而且被着重强调的。其中没有任何空泛笼统与不确定的东西。精确祈祷要求你仔细想好你想要主为你做什么,用圣经语言组织好祷告词,然后尽可能以最精准和最用心的方式向主祈祷。精确祈祷不需要花哨的语言,不需要英王詹姆斯译本风格的语言,不需要长句子,不需要堆砌神学词汇。它们的力量来自于直截了当。
  • 大胆直白的:精确祈祷不云遮雾罩。那些绕来绕去不直奔主题的祈祷,只是希望主会懂得自己的暗示或天降奇迹满足一个自己并没乞求的心愿。而精确祈祷直奔主的宝座前,恳请主将他最好的,他的王国和他的恩典赐给我们的生命和孩子的生命中。这不是意志软弱的祈祷。你难道不觉得,为孩子祈祷时,是最需要大胆,勇气和诚信的吗?

祷告是人类,尤其是爸爸妈妈们能够和神进行沟通的最有意义的方式。当基督徒对主倾诉时,从天上来的一切力量开始起作用,文化,民族和历史平衡相依。对家长来说,和孩子谈话时我们喜欢挑剔,和主谈话时我们甚至更挑剔。求主给你相信的能力,并在祷告中期望主的大恩典。请主教你如何替自己的孩子做更大、更挑战、更大胆的祷告!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摘自威尔·戴维斯的《为孩子做“大”祷告》(Pray Big for Your Child)2009年版,经贝克出版集团所属雷维尔出版社授权使用,本文保留所有权利,未经贝克出版集团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扫描,复印,不得以任何印刷形式或电子形式发行。 威尔·戴维斯是奥斯汀跨宗派教会“基督徒团契”(Austin Christian Fellowship)的创始人和主任牧师,也是《为孩子做“大”祷告》《为你的婚姻做“大”祷告》以及《为何信仰人明智》的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