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什么用处”

女人常常被她们所相信的关于女人的谎言束缚住。

耶稣 孩子 抑郁症 女人 决定 上帝 婚姻与家庭

几个月前,我的一只眼睛严重发炎,戴隐形眼镜很不舒服。一开始我以为是过敏,就用了治疗过敏的药物,但是情况并没有好转。因为发炎,我戴着隐形眼镜也看不清楚,我看到的物体是扭曲的。炎症太严重,在看眼科医生前我只好不再戴隐形眼镜。

医生检查了我的眼睛后,说我并没有过敏;甚至问题并不是出在眼睛上,而是隐形眼镜的问题。隐形眼镜的镜片不知怎么损坏了——弯曲的表面变平了,失了形的镜片摩擦我的眼球,导致眼睛发炎。要想恢复视力,我必须换新镜片。

我们对神的认知非常重要,因为它会影响我们对其他一切事物的认知。对神的曲解或错误的看法会导致我们以扭曲的方式看待周围的一切事物和人。我们常常没有意识到,引起我们心灵发炎和混乱的不在于我们讨厌的人或环境,而在于我们透过损坏的镜片来看待事物。

我们对自己的认知尤其受到我们对神的认知的影响。如果我们不按照神真实的样子来看待他,我们就会认为有关神的事情不是真的——那么我们对自己的认识就总是扭曲的。如果我们认为神是软弱无能的,我们自己就会变得软弱无能。

如果我们已经在自己内心构想出一个软弱无力、没有掌管宇宙一切细微之处的神,我们就会认为自己是无助的,就会被生活中的暴风雨和艰难的环境所压垮。如果我们的神是没用的,我们就会认为自己是没用的。如果我们相信关于神的谎言,也会相信关于自己的谎言。

感觉自己没用

比如,在我们的受调者中42%的女性相信这个谎言:“我没什么用处。”这是个强大的谎言,从她们的话里就能看出来:

我一生都在自卑感中挣扎。很多次我因为自卑而在关系中退缩,即使我有好人缘并且性格外向。

我需要周围的人经常肯定我的价值,因为我觉得自己很没用!人们如果了解我也会这么认为的。

因为我在婚姻中受到的伤害,我感觉自己很没用,没有人爱我,甚至连神都不爱我。我什么都做不好,而且因为我总是觉得我要完美才会有人爱我,所以显然神也不会爱我。

很多时候,我们觉得自己没有价值是别人的负面评价导致的,尤其是在孩童时期听到的负面评价:

小时候别人说我没用,我很快相信自己真的没用,直到现在这对我仍然是个问题。

我曾经认为我永远也不会有出息,因为在我成长的过程中总是听到这样的话。人们认为我智力迟钝,什么也不懂。那时候我相信他们的话。我曾经把自己反锁在屋里,不和任何人做任何事。我曾经以为我一辈子也不会有朋友和家庭,我会在苦难和痛苦中慢慢腐烂。

虚假的、破碎的镜子

问题是,我们对自己的认知和价值感常常取决于别人的评价和观点。有时候别人的评价是准确的、有益的。但并不总是如此。如果出于某种原因,别人透过有缺陷的“镜片”来看待我们,他/她的视觉就会是扭曲的。有些人一直生活在情感的监狱里,就是因为他们接受的是从虚假的、破碎的镜子里照出来的自己。

即使别人的评价本身是正确的,撒但仍然能够利用它来捆绑我们。例如,一个六岁小女孩的玩伴准确地评价她:“你真胖!”这个小女孩有一天会发现自己作茧自缚,如果她在成长的过程中总是从这个评价得出错误的结论:“我很胖,所以……

  • 我会一直这么胖” ;
  • 没有人会喜欢我或者想和我作朋友” ;
  • 我没有用” ;
  • 为了让别人喜欢我、接纳我,我得成为聚会上的活跃人物。”

有时候,一个人在孩童时期听到的一句简单的话可能会伴随和折磨他很多年。明迪的情况就是这样:

我记得,在我六岁时,有人对我说我没有权利活着,我本就不该出生。我不记得是谁说了这句话,但是确实记得我的妈妈当时就站在旁边,什么也没说。我变得很孤僻,不敢和人说话。

当我将要上七年级时,人们决定让我接受特殊教育。我的入学申请被批准了,但是因为没有地方,所以我还是上了正常的中学,但是我从来不觉得自己属于那里。

直到这个周末,我一直认为我是愚蠢的,不正常的,我应该被关在某地地方。我在中学里没有朋友,人们想方设法地故意伤害我。结果,我愈发孤僻,非常抑郁,想一觉睡去,再也不要醒来。

这个故事令人痛心地描述了明迪的生命被束缚的过程。首先,作为小孩子,别人对她说了一个极其恶毒、有害的谎言。她听了那个谎言,没有用真理作出反驳,而是总想着那个谎言,直到她相信它是真的。最后,她依据那个谎言行事(“我变得孤僻……”),直到她被谎言束缚:“(我)非常抑郁,想一觉睡去,再也不要醒来。”

生命被捆绑

我们对自己的认知决定了我们的生活方式。如果我们相信谎言并依据谎言行事,我们的生命就会被捆绑,正如下面两人的见证:

我在很长的时间里一直觉得自己没什么价值。即使在信主后,我还觉得自己就像死水上面的绿藻一样卑贱,这让我很沮丧。我开始孤立自己,结果,我的生活不像神所希望的那样充满喜乐。

“我没有价值”是我相信的一个谎言。我一直为这个谎言挣扎,总是需要别人的肯定。我后来达到了疯狂的程度——试图取悦每一个人,努力表现出我自以为应该表现出的样子。

这些见证并不特殊,我发现今天有许多女性拼命地寻求别人的肯定;她们迫使自己去赢得别人的认可。她们这么做好像是为了平衡别人对她们负面的评价。但是,在许多情况下,任何数量的“奉承”都不能消除那些导致她们认为自己没有价值的、负面的、有害的评价的影响,再多的肯定也不够。她们可以听到一百条对她们个人或成就表示称赞的话,但是家人的一句批评就足以使她们崩溃。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她们任凭别人决定她们的价值。

耶稣的价值感

《彼得前书》中有一节很棒的经文告诉我们耶稣的价值感是由什么决定的——不是取决于别人对他的看法,无论是好的看法还是坏的看法,而是取决于天父话语的真理:他“固然是被人所弃的,却是被神所拣选、所宝贵的”(2:4)。耶稣被人所弃——那些为自己所创造的人,他所爱的人,他为之付出生命的人。但是他的价值不是由此决定的。他是被神所拣选的;这才是他成为宝贵的原因,是决定他价值的因素。

一个不懂得欣赏艺术的人可能会将杰作扔作垃圾,但是这会降低那幅杰作的价值吗?完全不会。当有收藏家发现了那幅杰作,说:“这是无价之宝,不管花多少我也要得到它”,这幅杰作的真正价值就会显露出来。

当神差遣他的独生子耶稣来到世上,为你我的罪死在十字架上时,他就在我们身上贴上了一个价格标签——他为我们的灵魂所定的价值超过了世界的价值。你会接受谁的观点呢?相信谎言会使你的生命被捆绑,相信真理会使你得自由。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本文节选自南希·李·狄茂思的著作《女人相信的谎言》。版权归作者所有,2001年。慕迪出版社出版。经许可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