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孩子的分享“心甘情愿”

孩子 管教孩子 亲子教育

哈里 

1

瑶瑶从她的小钱包里,费劲地掏出一个硬币,得意地在我面前晃了晃,眼珠子瞪得像杏仁:“爸爸,我有三个选择,坐摇摇车、买棒棒糖、玩打枪的!”

“那你选哪一个呀?”我边帮她把蓝色滑板车移出大门,边好奇地问。

“今天我要坐摇摇车,因为我不想玩打枪的了,没意思。你帮我拿着硬币?”她递给我那个崭新的一元硬币,飞快地滑到电梯口。

我们来到小区门口的便利店旁,瑶瑶选了个“马车”摇摇车,有两个位子,一个是马背,一个是马车,我边帮她投硬币边问:“宝贝,你要坐哪里?”她要坐“马拉的车”。

摇摇车启动了,瑶瑶兴奋地跟着音乐摇动,约过了半分钟,一个小男孩快速跑过来,后面跟着外婆,直接冲到瑶瑶的摇摇车旁,一下骑到马背上,若无其事地摇晃起来。

他的外婆也很得意似的,只是我看到瑶瑶的脸一下子变红、充满愤怒,我弯下腰来问:“宝贝,你想让这个哥哥坐吗?”瑶瑶不停地摇头。

我马上轻拍那个小男孩:“哎…妹妹不想让你骑,你还是下去吧!”小男孩一动不动。我就转过头来,对他的外婆坚定地说:“麻烦…让你孙子下去,她不想和他一块骑!”

只见那个外婆的脸顿时由得意转为愤怒,扭曲起来:“好…好…下来…下来…”抓下小男孩,头也不回地走了。

那外婆从我旁边愤怒地闪过时,好像在说:“有什么了不起…有这样教孩子的吗?自私!不懂人情礼节…不懂得分享…”

我怔在原地,有5分钟的时间,都在想:“我错了吗?”5分钟后,我得出结论:我没错,瑶瑶也没错,是那个不懂得尊重的小男孩和那个愤怒的外婆有问题。

我不接受那个外婆的“愤怒”论断,我只接受神的审判,并且我不会论断瑶瑶“没爱心”。

那是瑶瑶自己攒下来的零花钱,难道她没有自由来决定让谁坐吗?若是她没有权利决定“分享或不分享”,那个东西就不属于她了,就像Henry cloud说的:“拥有权是好品格的前提。”

若是我强迫瑶瑶必须分享,好让我从未谋面的小男孩和外婆开心,我怎么确定瑶瑶是否真心愿意“分享”呢?若是瑶瑶不能选择“不分享”,那我怎能确定她具有“分享”的好品格呢?

因为当你不能说“不”时,你的“是”也毫无意义。就像“你不能批评伟大领袖时,你的歌颂可能是假的”、“你的孩子必须得去教会时,他去教会可能不是真心的”…

那天,我选择尊重瑶瑶的自由意志,我想让瑶瑶的好行为出于“心甘情愿”,而不是出于害怕“别人说她没爱心”。

2

其实,我也知道孩子应该有好行为,甚至,我每天都会给孩子讲品格故事,期望把符合圣经的道德逻辑,种进她们心里。

一天,我给她们讲《华盛顿分享苹果》。

华盛顿得到一个礼物——一个又大又红的苹果,他的爸爸鼓励他分享出来,和弟兄姐妹一块吃,但是华盛顿很痛苦,因为他想一个人吃。

他爸爸就鼓励他:“若是你分享出来,神会给你更多恩典的。”华盛顿相信了爸爸的话,就分享出来了,果然,第二年,华盛顿到了一个苹果园,里面的苹果可以随便吃,他就想起爸爸的话与神的信实,泪流满面…

瑶瑶是一个听了故事,就愿意行出来的孩子。

不久,我们一家四口从宜家坐地铁回家,四个人紧挨着坐在一起,瑶瑶坐在最左边,挨着栏杆的地方,我坐在最右边,旁边坐着个男士在看抖音。

一会,我就看到瑶瑶旁边站着一个满头白发的婆婆,我想让给她座位,因为我一点都不累,她应该很辛苦,年龄这么大,车上人又那么挤。

我就朝她喊:“婆婆,你来坐我的位子?”她马上满脸笑容地用重庆方言说:“你坐你坐!”我又说:“你来坐,你来坐!”我正要起来,她连忙制止,并大声说:“你坐,你坐!”

我看她确实不愿坐,就算了。没过5秒钟,只见3岁的瑶瑶从座位上下来,使劲地挤到我旁边说:“爸爸,你抱我吧!”

瑶瑶是一个很独立的孩子,她从来都是宁愿一个人坐,也不愿意我们抱的,所以,我很确定是她要让座位给那个婆婆,当然,那个婆婆也顺势就坐下来了,她刚才不愿坐我的位子,大概是不愿挤到我这里来吧。

我就趁机问瑶瑶:“宝贝,你是不是想让位子给那个婆婆呀?”她说:“是的,她年龄很大了,站着不方便,摔倒了就会生病的。”

我又问:“那你为什么要让位子呢?”瑶瑶又眼珠子瞪得像杏仁:“因为神会给我更多的恩典。”

我眼眶一下子湿润了,久久不能说话,才3岁的孩子能真心地给一个老年人让座位,并没有人强迫她,真是难得。瑶瑶的“让位子”,是“心甘情愿”的,并不是出于“恐惧”——怕人骂她没爱心。

若我们允许孩子有“说不”的自由,又刻意地引导孩子的内心——在他们心中种上道德逻辑,将来有一天,孩子的好行为开花结果,会让我们感动得掉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