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rticles for 忧郁症

陪伴女儿走出抑郁症

陪伴女儿走出抑郁症 任何苦难,只要交托给神,都是通往喜乐之门。——伊丽莎白-艾略特 01 高二时,女儿患抑郁,服药试图自杀 “如果你觉得活得太累,如果你感到非常抑郁,甚至你都想过彻底放弃,你一定不要闷在心里,你一定要分享出来。” 这是我女儿舒媛在一次高二学生营会上,发表演讲时说的。那次营会,我妻子苏西也作为家长代表参加了,事后,苏西很自豪地给我讲了女儿所说的话。 那时,舒媛刚满16岁,我们完全不知道她患有严重的抑郁症,甚至想自杀,我们更没想到的是,那次营会过后,我们家就进入了长达数年的“至暗时刻”。 营会结束的第二天早上,我们就接到学校辅导员的电话:“昨晚,你们的女儿对其他同学说,她要自杀!” 震惊至极的我们,火速赶往学校,得知女儿服用了大量的镇痛药后,我们马上把她送往附近的医院。 看着舒媛躺在急救室的床上,我是何等的无助,想到心爱的女儿,竟然要亲手结束自己的生命,她曾经要面临多少的孤独和沮丧,才会走到这么绝望的地步,而我却对此一无所知,想到我没有尽到父亲的责任,没能很好地保护她,我就忍不住痛哭起来… 后来,舒媛打电话给远在美国念大学的大姐说:“姐姐,爸爸一直在哭,我从来没看到过爸爸哭,他这次竟然为我哭了…” 那次我才意识到,舒媛何等地需要我在她面前表达感受,我的痛哭让她感觉自己被爱、被珍惜,对她意义何等重大。 值得感恩的是,虽然舒媛吞了大量的镇痛药, 并且拖了很久才被发现,已经过了洗胃的最佳时间,医生却说,舒媛没有生命危险,她的肝脏也不会严重受损。 不过,舒媛试图自杀一事,却让我感到极大的困惑。 我不停地问自己:“为什么她想自杀呢?我们的家是一个充满爱的家,为什么舒媛会如此的抑郁与孤独,甚至绝望到自杀呢?” 诗篇23章4节说:“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 那个时候,我感觉我的人生,彻底进入了“死荫的幽谷”。 02 靠着神,我们艰难地调整生活 接下来有一年半的时间,舒媛每次放学后,苏西就会去到她的房间,陪伴她数小时,一是要确定她是安全的,再就是让她感到不孤单。 苏西会带上一本书,在舒媛的房间里看书,她不会强迫舒媛分享感受,不会问她:“你怎么样?你感觉如何?” 她只是呆在那里,仅仅是和舒媛同在一起,仅仅是陪伴她。 那段时间,对我来说很不容易,因为我们的儿子面临初中毕业,我需要花时间辅导他的功课,苏西以前要做的家务,全都落在了我的身上。 另外的重担就是,在那段艰难的日子里,神感动我们要领养一个9岁的小女孩,也就是我们家的老四,因为各种原因,她成了孤儿,非常可怜,神很清楚地带领我们要领养她。 我们就顺从神,但是,舒媛看见有新的人进入了我们的家,她很担心父母的爱会被抢走,所以,一开始她很不高兴。 不过,确实很奇妙,一年后,老四竟成为我们家极大的祝福,也成为了舒媛那几年被医治的管道,真的应验了圣经上的真理——我们凭信心去爱别人的时候,我们更能经历到神的爱,舒媛去爱老四的时候,就得到了极大的医治。 除此之外,最令我们伤心的事,是来自属灵领袖们的质疑和责问。“为什么你们的女儿会得抑郁症?你们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的不信任和负面假设,让我和苏西充满沮丧和痛苦。 “你们家一定存在什么问题,不然你们的女儿不可能会自杀?你们一定有问题!”他们让我们感到深深的“被定罪”,像伤口上又被撒了一把盐。 那段时间,我们在校内外,都帮舒媛找了基督徒心理辅导。我们也向我们的好朋友和教会的弟兄姐妹,分享了舒媛的事以及我们的软弱,并请求他们常常为我们祷告,为了能更好地处理心里的伤痛和恐惧,我们夫妻也都找了心理辅导。 真的很感恩,从那些关心我们的朋友那里,我们得到极大的安慰和鼓励。 在那段艰难的日子,我和苏西选择一块面对,我们没有逃避,而是选择一起先处理我们之间的关系,再去适应舒媛的抑郁症,以及处理其他孩子们的情绪问题。 当舒媛的情况影响到其他孩子时,我们会选择直接面对,譬如有一次,儿子伟恩问我们:“别人会不会认为我们家不正常?因为我有一个患抑郁症,并自杀过的姐姐。” 那次,苏西就很智慧地回应了他:“不会,别人不会因为舒媛的事,认为我们家不正常。因为,很久以前,别人都已经认为我们家不正常了。” 苏西说得很对,基督徒本来就是“这个世界的异乡人、客旅”(来11:13),世人早就看我们是异类了。 03 女儿健康了,我也成长了 虽然,舒媛有抑郁症,她的情绪很低落,她既没有朋友,也不参加社会活动,但是,她仍然很刻苦地在学习,她的成绩也不错,最后,她考上了一所基督教大学的生物系。 舒媛上了大学后,我们不想掌控舒媛,帮她做过多的决定,譬如一定要找辅导,或者一定要找什么样的辅导,我们想让她自己去处理自己的情绪问题,毕竟她已经都进入了大学。 我们期望舒媛处理情绪和应对生活的能力,可以不断提高,她能学会自我管理,而不是我们凡事都帮她做决定。 所以,到了大学,我专门带她找到心理辅导中心,告诉她:“如果你感觉情绪低落,或者在人际关系、学业上有压力,你可以找这里的心理辅导,我会负担所有的费用。” 我把选择权交给舒媛,我没有强迫她一定要接受辅导,也没有说些大话空话,譬如:“要刚强!要努力学习!” 一直以来我们给孩子传递的价值观就是:不论你们在学校表现如何, 只要你尽了最大的努力,你就是成功的,爸妈就以你为荣。 大学期间,舒媛偶尔会去大学的辅导中心,即使现在,她已经成人了,她情绪低落时,也会习惯性地去找基督徒心理辅导。 自从那次患抑郁自杀以来,舒媛成长了很多,现在,舒媛已经大学毕业五年了,目前她在一个动物研究所工作,她是一个聪明、勤奋和有责任心的员工,她的情绪调节能力很强,她的身体和心灵也都很健康。 我们很感谢神,舒媛能变成如今的样子,真的是一个神迹,我们家也彻底走出了“死荫的幽谷”。 在陪伴舒媛的过程中,我作为她的爸爸,成长了很多,以前,作为一个男人,我不太会表达情感,内心也很难向家人敞开,这么多年来陪伴舒媛,我学会了如何健康地表达情感,如何与人建立心连心的亲密关系。 甚至,我学会了用哭泣来表达伤痛,我更明白了什么是“与喜乐的人同乐,与哀哭的人同哭”(罗12:15),在和家人同行的这些艰难的岁月里,我的心变得更健康、更强壮了。

全职妈妈如何战胜抑郁

我的一位朋友几乎一直都在工作,甚至从小学起就在帮助父母照料餐馆的生意,所以当她因为换工作而不得不在家待了三个星期时,感觉是一个极大的打击。 “真是无聊透顶!”她说,“我起床后甚至一整天都不会去洗澡。”她会一直处于这种糟糕的状态,直到最后她丈夫问她已经多久没有洗头了。 这位朋友还没有孩子,但是她却问到我做全职妈妈的感受。“我可没办法过这样的生活,”她说,“我会抑郁的。” 做全职妈妈的确可能会抑郁,特别是如果你像我这位朋友一样生活,和其他人没有接触,没有兴趣爱好,看电视时间太长。 我那时曾流过很多眼泪,有过很多孤独的感受。但就在那时,我得到了三条建议,这些建议帮助我转变了态度,从沮丧变成了开心。 首先,一定去冲个澡,做好准备开始新的一天。当本杰明刚出生时,冲澡曾是我的一个首要任务。有时,这可能是除了满足他的需求以外我唯一办成的事。然而,只要做到这一点,我就会觉得自己的一天很有收获和成效。 花时间冲个澡,并化好妆会让一个妈妈感觉很洁净,精神焕发,预备好迎接新的一天。即便有人突然来访,也不会因为形象不佳而难堪。如果到了最后一刻丈夫希望带你出去吃午餐,你也能随时就去。你不必非要看起来像是要去歌剧院一样,一件T恤和蓝色牛仔裤就可以。但是冲个澡和扎上马尾辫能为你的自信带来神奇的效果。 其次,不要看太多电视。当我回家后,不习惯寂静,所以很想打开电视来增加点背景声音。但我很快发现,那些闪动的画面太容易让人上瘾。很快,我就消耗完了自己那点宝贵的时间,而所看的都是垃圾,真的是垃圾!我对自己看的一些节目甚至都不喜欢,但是关掉电视却又那么难! 其实看电视很难让人从中获得什么。它其实是偷窃时间的贼,是一个洗脑器。看看任何有关电视的研究结果,所说的都一样,就是不要再看电视。看来,我们的祖父母跟我们说电视是在腐化我们的头脑,其实并不离谱。 相反,可以利用这些时间来学习一种新技艺,读一本书,散散步,给你的小婴儿(即便是新生儿)读些什么,到公园走走,拜访一位朋友或亲戚……这样的机会数之不尽。 第三,给自己制定一个时间表。这可能是最为重要的一项建议。在过去,我曾写过很多关于给婴儿设定时间表的必要性,但是我相信时间表对妈妈们来说同样重要,可以为我们的日子定出框架,留出空间来享受各种活动,并安排出时间来把事情做完。 当我刚成为全职妈妈的时候,我常奇怪自己的时间都去哪了。我发现自己花了很多时间来弄明白接着该做什么。我还在不停地打扫卫生,因为房间总是很脏!我感觉自己总是在做事,却什么也没有做完。 之后一位朋友提到她家有“洗衣日”,而我之前从来没试过专门拿出一天来洗衣服,于是我制定出了自己的时间表。周一是我的洗衣日。周二我已经洗完了衣服,开始处理厨房的地板。周三和周四是进行特别活动的日子。周五一般是去购物或办各种杂事。周末则留出来休息、娱乐,不做家务。 现在当我早上醒来的时候,我知道自己该干什么。这让我觉得自己是有目标可以实现的。家里各样要做的事也都有始有终,不再是家务琐事无休止的循环。 最为重要的是,如果你感到抑郁,就不要再做同样的事了,稍稍改变一下自己每天的模式能完全转变你的状态。很多教会有相关的活动,你可以通过这些活动和其他妈妈们建立联系。要去利用一切可能的机会和能鼓励你的基督徒进行团契,即便只是每周和另一位妈妈共进一次午餐也可以,这会让你有所期待,也让你有了一个能一起祷告的伙伴。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版权©2010萨布林娜·碧斯莉。版权所有。本文刊载已获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