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rticles for 拯救婚姻

一幢被翻新的谷仓与一桩被扭转...

在我们的生活中会有一些地点,能让我们回想起痛苦的事情——我们何尝不想忘记这些痛苦的回忆呢? 但如果我们忘记那些经历,我们还能听从神的指引,回想起他是如何在我们身上化腐朽为神奇吗? 詹姆和班霓的谷仓就是这样一个地方。那里曾是詹姆逃离婚姻烦恼的避风港,但如今这幢被改造了的建筑却时刻提醒着这对夫妇:即使在最黑暗的时刻,神仍掌管一切。 詹姆和班霓在1985年结婚,如同许多年轻夫妇一样,班霓认为婚姻就意味着与一个伴侣终生生活在一起。只要踏踏实实过日子,养家糊口,多子多福,这就够了!而詹姆却用一个词概括了他对婚姻的所有期望:丰富多彩! 不久之后,问题浮上水面。随着一个个孩子的降生以及各种翻新计划,夫妻二人开始渐行渐远。詹姆表示每次有新的孩子降生,他就会在班霓的优先列表中下降一位。 而班霓却认为詹姆应该更感恩她为家庭所付出的一切。她真想告诉他:“成熟点吧!……孩子才真的需要我的关注!孩子需要我!” 那个曾经偷走他的心的俏佳人,詹姆很怀念她。 同时,班霓也很怀念那个曾经令她无忧无虑的男子汉。 就像有些人会觉得世上从没有足够的钱——詹姆也觉得自己“从没有足够的时间”。 警钟响起 在这对夫妇结婚后的第五年,他们买下了一个废旧的农庄。农庄里有一个大谷仓,而詹姆也有了一个愿望——他觉得这个谷仓一定会发挥什么特别的作用!“我当时并不知道他有何用意”班霓说,“但每当我们争吵,他总是会跑到谷仓里去逃避。” 当他们在一起,詹姆有个习惯,他会问一些让班霓认为是“令人窒息”的问题,比如:“你为什么这样做?”“你为什么不这么做?”“你爱我吗?”“我怎么能知道?”等等。 有一天,他问题提得太多了。当詹姆来到班霓身旁问着一个接一个的问题时,她扇了他一耳光。 詹姆说:“我记得当这件事发生的时候,我两都意识到了我们有问题需要解决。”于是詹姆和班霓开始寻求婚姻顾问的帮助。 之后一段时间,他们终于可以心平气和地讨论彼此的难处了。就在那一段时间,事情似乎解决了。 但几年后,老问题又重新回来了——争吵再次发生。 问题得到解决 后来,班霓看到了“难忘周末婚姻之旅”的小册子,詹姆说他也想去。从这一刻起,这对夫妇的生活发生了改变。 他和她都渴望在他们的婚姻中找到盼望,但却对参加一个有数以百计的人参加的婚姻讨论会有所疑虑。但是,在第一个晚上的研讨结束时,詹姆却说:“这个会议就是针对我和班霓而开的。” “难忘周末”给了这对夫妇足够的时间去讨论他们长久以来在纠结的问题。他们惊奇地发现,对方都希望这段婚姻能够继续下去。而他们也在相隔好几年之后,再次共同有了他们对婚姻的梦想和异象。 詹姆说:“我们聊了我们关注的一些事情。我很高兴看到我们还拥有一些共同的关注点,而且她也有和我同样的感觉。” 她告诉他,她爱他,她想和他共度一生。 詹姆第一次意识到,婚姻并不意味着要去刻意取悦对方,他们真正需要的是神使他们的婚姻归正。詹姆说:“之前我们从没让神活在我们的婚姻中。” 或许这对夫妇所发掘过的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就是他们那本已垂死的婚姻里却仍存有一线生机。他们发誓要尽他们全力,让这嫩芽变成绿洲。 实践蓝图 在参加了这次婚姻之旅后,这对夫妇开始把他们所学到的付诸实践。 詹姆说:“按照一个蓝图去改善我们的婚姻,真的非常实用。” 他们开始经常一起祷告,在早间一起灵修,阅读例如《共享好时光(夫妻版)》和《时刻与你》这样的灵修专题读物。他们发现通过与神不断亲近,夫妻之间也会变得越来越亲近,而心意的转变和更新也就开始了。 于是,他们与那些参加“难忘周末”的其他夫妇一道,加入了“家庭生活”的小型查经班。他们很感谢小组的弟兄姊妹们,因为他们确实感到了自身属灵生命的成长和在婚姻里的合一。在过去的八年里,他们参加了几乎所有“家庭生活”所举办的学习和书籍讨论会。阅读了《爱的五种语言》和《炼爱:真爱挑战40天》等多部书籍。 这对夫妇也开始帮助其他夫妇坚固婚姻。詹姆说:“我感到自己找到了异象——我们可以从改变婚姻开始,使我们的社区也得到改善……我感觉我们正在修缮我们的婚姻。” 回顾 多年来,这对夫妇不仅一直致力于建造自己的婚姻,也常常去鼓励他人。 他们现在已经成为了“难忘周末婚姻之旅”的常客,且常常会奉献金钱,邀请许多朋友和家人参加。他们参加了当地的“难忘周末”志愿工作组,为活动大大做工。 这对夫妇还作为东道主,在他们自己的教会里主持了名为“婚姻艺术”( Art of Marriage® video event)的视频展览。之后,21对来自于三个不同地方的夫妇,还参加了他们在自家谷仓里举行的“婚姻艺术”活动。他们的谷仓还成为了“家庭生活”的志愿者会议场所。 之后的日子,每当詹姆和班霓走进谷仓时,他们就不禁想回起他们的婚姻岁月,无论是好时光,还是艰难日子。 詹姆说:“当我们在谷仓工作时,我会想到我们所发生的惊人变化,这真是太棒了!” “是神计划好了这一切!”——他补充道。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版权©2015家庭生活。版权所有。

他们复婚了

“我们最终看到上帝在婚姻中的作为了”吉尔·埃弗里特说,“即使我们离婚,曾一度分离,神仍做工”。 作为在牧师家庭中成长的女孩,她从没有想到自己的人生会有这样的经历。她和亚历克斯在1996年结婚的时候是多么的般配啊!高中时即郎才女貌,且他们都来自于坚固的基督教家庭,在持久的婚姻上拥有好传统。 他们知道上帝讨厌离婚。 然而在他们婚姻的最初几年里,事情却发生了一些严重的偏差。 之后,那些事又回到了正轨。 通过两次家庭生活举办的“难忘周末婚姻之旅”,我们了解到了他们的故事。 第一次,他们前来,他们在做最后的挣扎。 第二次,他们前来,他们欢喜庆祝——对上帝而言,没有事情是不可能的。 2005年4月 当吉儿和亚历克斯首次参加2005年的“难忘周末”活动时,她已对他们的婚姻绝望了,当时她正在办理申请离婚的手续。 而另一方面,亚历克斯却祈祷奇迹发生。 他们俩在双方19岁的时候就结婚了,也都是基督徒。两人都认为自己对婚姻是游刃有余的。但婚姻却比他们任何一个人所期待的都要艰难。 亚历克斯在公司中升职迅速,他每周通常会工作90小时以上。他和吉尔难以拥有亲密的时间。“他一直都在工作,”吉尔回忆道。“那真是一段非常孤独的时间。” 他们结婚四年后,吉尔很痛苦。她甚至不能记起自己对亚历克斯的爱。而当她的朋友们提醒她,她本该拥有快乐时,她很快就听从了。 最后她告诉亚历克斯她不想再维持这段婚姻了。亚历克斯感到意外地震惊。“我甚至不知道从何说起,”他说,“我居然对我们之间的关系状况一无所知。” 于是,亚历克斯减少了工作时间。他试着用鲜花、新汽车、甚至新房子来换取吉儿的爱。 他们首次参加“难忘周末”活动时,是把活动当做了婚姻唯一的救命稻草。但吉尔同意去却只是因着父母的恳求。亚历克斯向上帝祷告,祈祷神会通过这次旅行来修复他们破碎的婚姻。 当两人刚刚结束这个周末活动时,亚历克斯似乎看到了一丝希望。但当他问起吉尔的感受时,他就像被狠狠抽了一个耳光——“亚历克斯”她回答道,“我相信这美好的一切,我也希望它们能在我身上实现,但我不想对象是你。” 尽管吉尔口头上如此拒绝,但亚历克斯却拒绝放弃。 在那个周末活动的最后一个环节中,发言人曾邀请许多夫妇上台重申他们的婚姻誓言。他说他们每个人都可以获得一个活动组织者所颁发的“婚姻契约”,签署一个特殊的文件作为一个看得到的承诺,好在每天提醒他们婚姻的意义。 亚历克斯拿起一个契约,签名并写上日期,又叠了两折塞进口袋。他相信总有一天吉尔也会签它。 六个月后,也就是2005年10月12日,法院批准了他们的离婚。(在美国,从申请离婚起,离婚程序要走6个月) 离婚后,吉尔试着和其他男人交往。奇怪的是,她总是拿他们和前夫做对比。终于有一天,她发短信给亚历克斯:“你认为我们还能在一起吗?” 他回答说:“我知道我们是可以的!” 很快,他们开始在电话里交谈。然后他们一起寻求辅导。最终他们决定试着旧梦重圆。 他们在被判离婚的九个月后,废除了离婚协议。吉尔搬回了家,和亚历克斯住在了一起。 2015年5月 当这对夫妇相隔十年再次参加“难忘周末营会”的时候,两人都听得很认真。 在活动的一开始,主持人开玩笑说:“看看坐在你们身边的人吧!对他们说:‘你们比我们更需要婚姻辅导!’”吉儿转向她身边的年轻伴侣,这对年轻人20出头,已经订婚,但是他们对未来要面对的东西一无所知。不过,吉儿对他们能够来参加活动,很是欣慰。 在会议的最后一天,主持人邀请了这对夫妇来重申他们的结婚誓言。这一次吉尔站在了亚历克斯的旁边。 亚历克斯从口袋里掏出了那张折叠的婚姻契约。“这里有10年前他的签名”她说,“为等我而写的。” 眼泪顺着这对夫妇的面颊流下。他们手拉手,面对面,深情地看着对方的眼睛,拥抱在了一起。 之后,吉尔在亚历克斯的签名旁签下了她的名字。靠着上帝的恩典,他们的婚姻奇迹般地存活了下来。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版权©2015家庭生活。版权所有。

我的情感外遇

经过十五年的婚姻生活后,我对丈夫的心开始变冷淡了。他的工作时间不固定,他把大部分的空闲时间花在服侍教会方面。当我试着跟他说,能否少花一些时间在教会,多花一些时间陪陪我和孩子们时,他愤怒地回道: “你这是在拦阻我为神做工!”然后他开始惩罚我,在卧室对我不理不睬。 我感到被拒绝,很孤单,恰好一个朋友打电话来讨论一项即将开展的教会事工,于是我向他大倒苦水。这位朋友人很好,而且善解人意。不幸的是,在那之前从没有人告诉过我,和异性谈话时要谨慎。这个朋友是一个长得很帅的男人。 我们开始聊得越来越频繁。我以为那些谈话都很清白,虽然我们已经开始讨论他在婚姻中的挣扎了。渐渐地,我们的电话聊天开始升级为打情骂俏,他的电话成了我一周里最重要的事。我们两人都没有把这件事告诉自己的配偶。 在教会里,我注意到他经常看我。我承认我非常享受那种关注,那些肯定的言辞,以及自己小女生般的迷恋所带来的“快感”。然而,如果有人问我是不是有外遇了,我肯定会否认的。毕竟,我们两人没有单独吃过午饭,没有秘密的约会,也没有身体的接触,只有偶尔的礼貌性拥抱和轻微的手上触碰。反正我们教会里的每个人都会互相拥抱,所以没有人会发现的……我大概是这样想的。 我们的情感出轨持续了一年多,直到有一天他对我说,“我想我爱上你了。”说实话,我对他也有这样的感觉,但是听到他这样说,我如梦初醒,被打回现实之中。我心烦意乱,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无比震惊,我哭道:“我都做了些什么?!” 当圣灵带我回顾自己的行为时,我不喜欢这个丑恶的事实。我在身体上对丈夫有过不忠吗?没有。我在心里面有犯过淫乱的罪吗?有。 我经历了好多天的痛苦挣扎,才终于在神面前屈膝降服下来。降服的一个定义是“放弃权利,不再占用和控制,交出权力” 。除此以外我还能做什么呢?我成为基督徒已经16年了。我的身体不是自己的,是用重价赎买回来的(林前6:20),我不能再照自己的意思来,而是要成就神的意思(路22:42)。 我向神承认,我对丈夫已经没有感觉,但是婚姻的盟约不能被破坏。我宁愿在余生中郁郁寡欢,也不愿使神的名受羞辱,使我的孩子们难堪,使我的家庭或别人的家庭遭到破坏。随着圣灵加能力给我,我在心里听到了耶稣曾反复问彼得的话(约21:15-17):“你爱我吗?” “是的,主,我爱你,我要悔改。” “那么,相信我,”那个微小的声音平静地说。 心怦怦跳个不停,我用颤抖的手拨通了电话,告诉朋友一切都结束了。“我不能再这么做了,因为主已经使我知罪了,”我告诉他,“请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他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他从来没有强迫我做任何事,这次也没有。他没有为难我,很有风度地允许我离开。 那时我认为不需要把这件事告诉我丈夫。我们因为别的原因换了教会,而且说实话,我害怕向他承认这件事。新的教会对我们俩都有正面的影响,我们的关系开始慢慢改进。我们花更多的时间在一起,我们又恢复了亲密的关系。 终于,当我感到心里平安后,在圣灵的催逼下,一个夜晚,我们坐在一起,我向他坦白了这件事。我不想让我们之间有任何秘密存在。 丈夫问了我几个问题,让我大吃一惊,他说:“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你以为我看不见你们俩之间的打情骂俏吗?”至于为什么没有找我对质,他也说不上来,但是我被他的恩慈和饶恕深深地感动了。他也第一次承认,在这件事上他也有责任,因为他忽略了我和家庭。那是一个我永远难忘的神圣的时刻。我也永远不会忘记,几周之后他送给我的生日惊喜——一只14k金戒指,上面镶嵌着我的生辰石。 我从这个经历中学到五个重要的功课: 第一,我跟神的关系是最重要的,超过其他一切。我必须承认我那时远离了他。当我陷入危机时,我变得心烦意乱,我妥协了,使自己陷入了罪里。 第二,对丈夫的爱意是爱神和顺服神的直接结果。神会奖励顺服,神不会祝福我的罪和不顺服。当我让他重新坐在我生命的宝座上时,我开始得到生命中所需要的一切:爱和幸福。 第三,已婚的女人不应该对另一个男人大倒苦水,已婚的男人也不应该对另一个女人这么做。这是仇敌的陷阱。撒旦想让我们的生活和婚姻脱离正常的轨道,不要让他得逞! 第四,迷恋不是爱。迷恋是自私的,它达不到《哥林多前书》13:5-6里公义之爱的标准。 最后,我选择引导自己的心,而非让心引导我。《耶利米书》17:9说:“人心比万物都诡诈,坏到极处。”我学会了不要相信自己的心,不要让它来引导我,不要试图从它那里寻找真理。 现在,很多年过去了,我和丈夫的婚姻关系还在继续茁壮成长。我做梦也没想到我会这么地爱他。创造婚姻的那一位知道如何挽救婚姻——挽救那些为了将来的荣耀而愿意降服、愿意放下自己生命的人。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版权© 2010家庭生活。版权所有。

当家庭破碎时

马特和劳丽都来自离异家庭。他们的父母都是在他们十几岁的时候离异,两人都曾从那时起开始吸毒、酗酒、滥交。同样,他们也不知道如何“经营婚姻”,就像今天很多的年轻夫妻一样。 结婚不久,两人的分歧越来越多,马特很快找到了可以自我实现的目标 :金钱、声望、毒品、酒精。他开始不遗余力地追求这四个偶像,同时也在毁坏他的婚姻、家庭和他的人生。劳丽为了让丈夫更关注和爱惜她,则一心减肥。她觉得,要是自己看起来更有魅力,情况就会变好。 事实并非如此,马特和劳丽总是争吵不休。 生活在迅速地失控。几年来马特放任无度,无效承诺,反复戒毒失败,劳丽终于忍无可忍把马特赶出家门。他不仅是一个瘾君子,而且对她和孩子们来说,他还是个危险人物。 但是在马特的痛苦中,神出现了。 马特得到一份康复资金,他决定再试一试。马特向神呼求,他的生命从此开始改变。 但是他们的婚姻似乎已经难以维系。在马特戒毒戒酒一年后,他们看着彼此,发现他们已经没有什么彼此珍惜之处了——还能有什么把他们再连接在一起呢?他们谈到离婚,因为没有了信任,只有没完没了的争吵。在经历水火之后,结局也只能如此了吧? 就在这时,他们在教会听说周末要有一个婚姻研习会。马特拿了一份宣传册,问劳丽是否想参加。劳丽大感吃惊,因为马特竟然会对此感兴趣。 然而,就在那个周末,神的恩典临到了,他们开始修复自己破碎的生命。马特和劳丽在那个周末信了主,一切都与以往不同了。他们经历了真正的饶恕,获得了自由,彼此重新相爱。他们发现神对他们的婚姻有一个计划。神从不犯错,他们的婚姻也在他的计划之内。 神是修复的神 我分享这个故事的原因有两个:首先,要记住当家庭破裂的时候,神能够将他们修复。神是一位“修复”的神。当丈夫和妻子能够真正地谦卑在他面前,遵从他的话语,让他在他们的生命中做工,神就会医治他们。这适用于任何一种家庭关系。 其次,在你周围有很多破碎、伤心的家庭,神可以使用你来帮助他们。想想马特和劳丽的教会中那些一心推动周末婚姻研习会的人,他们有一个异象,就是让他们教会的人在婚姻中经历神最好的祝福。他们充满信心地鼓励夫妻参加研习会,去经历生命的改变,他们的信心必得神的祝福。 看看你的周围,有马特和劳丽这样的人吗?我敢打赌一定有。你有没有办法帮助他们?比如,邀请他们参加婚姻研习会,邀请他们参加建造家庭婚姻系列学习小组,或者在他们需要的时候给他们友爱的帮助?唯有神能改变人心,但他需要你来做他的使者,当你与神一同做工的时候,就一定会看到神奇的事情发生。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丹尼斯·雷尼是“家庭生活”(FamilyLife)的董事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