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rticles for 杂类

被父所弃

在从纳什维尔到杰克逊维尔的车程上,布瑞恩·雅克一直在思量他寻找生父之旅将会以怎样的情景结束。在几个小时内,他就会见到那个曾经抛弃了他家庭的人,那时布瑞恩才几周大。 布瑞恩曾一厢情愿地相信他的父亲已经戒掉了毒品和酒精。然而,他不能忽视的是:当他们通过电话交流时,他父亲听着就像是喝多了。 “耶稣啊,这件事到底有什么意义?”他一边祈祷,一边开车。在繁忙的高速公路两旁,路标飞速地向身后跑去。 最后他得到了答案,那就是:这是一个能和父亲面对面交流,并原谅他的机会。 他内心的不安 6岁的时候,布瑞恩得知了自己的身世。那天,他和母亲在餐厅吃饭,母亲告诉布瑞恩,他所谓的“父亲”并不是他真正的父亲。“我在和他结婚前就离过一次婚。而你是我在上次婚姻里所生的孩子。” 当时,布瑞恩并不理解母亲所说的话的全部含义。他只说“好吧”,因为对于他而言,能被母亲和那个他称呼为“父亲”的男人所爱,这就足够了。 在成长过程中,布瑞恩的母亲尽了最大的努力来使他远离他生父的世界,而布瑞恩所能了解到的有关自己生父的事情也全部来自于母亲的讲述:父亲曾滥用毒品和酒精,他还一再违背了自己戒毒戒酒的承诺。 当布瑞恩还是个孩子的时候,这一切对他来说其实并不很重要。因为他的母亲改嫁给了一个好男人,他对布瑞恩视如己出。 布瑞恩长大后的生活也很幸福,他的双亲给予了他拥有光明未来的机会,也让他认识了神的恩典。 所以,他对自己的亲生父亲一直没有什么想法……直到他上了大学并开始考虑订婚的时候。他意识到自己的过去有很大的空白需要弥补。 因为曾有一个破碎的家庭和一个失败的生父,他想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是否在他的血脉里有着一些遗传,会让他某天对毒品上瘾,并导致他婚姻失败呢? 布瑞恩诚惶诚恐地向女友克里斯塔求婚了。但在结婚之前,他必须得到一个简单问题的答案:那个给了我生命的人到底是谁?他想当面看着生父的眼睛问他:“这24年里,我在你心中到底算什么?……你为什么不为我着想?……毒品和酒精比你的家庭更重要吗?” 两个陌生人 在克里斯塔的鼓励和父母的支持下,他开始在线搜索。没多久,他亲生父亲的照片就出现在了他的电脑屏幕上:一张其被警方逮捕时所留的案底照片。布瑞恩还找到了生父的电话号码。 布瑞恩鼓起勇气,拿起电话,但电话对面传来的却是醉醺醺的声音,这使他立刻就失望起来。 但无论如何,他们还是敲定了在杰克逊维尔的一家餐馆吃个午饭。布瑞恩希望,至少他能听到生父为抛弃他和母亲道歉;而往最好的情况打算,他甚至期待他们或许可以开始一段崭新的、健康的关系。 布瑞恩一路上都很清醒,他知道自己此举所面临的问题——他在唤醒一段已经消失了二十多年的关系。当他把车停在了餐厅的车位时,他感觉到自己的生活将从此不再一样。 几分钟后,他和生父见面了。起初是一个尴尬的握手和自我介绍。那个中年男子看到他的儿子已长成了一个24岁的大小伙子,似乎有点不知所措。 布瑞恩还见到了他的奶奶,得知他有个同父异母的弟弟。那天,是奶奶开车送他的生父到餐馆的,因为他生父的驾驶执照在之前已经被吊销了。 布瑞恩坐在了两个和他有着部分相同基因的人面前,但奇怪的是,他们只有很少的共同点。对面的两个人似乎不太适应餐厅的氛围,一直在说他们不是“下馆子的人”。布瑞恩吃饭的时候,他们俩什么都没有点。 布瑞恩的父亲看上去有点无动于衷,谈话很紧凑。三人只做了些简短的谈话,虽然他们本该将二十多年的话都压缩到一顿午饭说完。他们一起聊了聊天气,聊了聊各自所住的地方,聊了聊布瑞恩的教会。 那天在餐厅里,并没有一个“完满的结局”。父子之间什么也没说,而且布瑞恩的生父也不曾承认自己做错了什么。 布瑞恩忍不住想知道为什么他的生父从不悔改他的生活。他的养父为他牺牲了这么多,而他的亲生父亲为什么却不愿意这样做? 布瑞恩也不明白为什么他的父亲看上去是那么的无所谓。他提不起精神,布瑞恩觉得他的眼神如同死灰,看任何东西就和看垃圾一样没有区别。 但布瑞恩还是知道了一些关于生父的事,比如:母亲和他离婚后,他又再婚了。但第二段婚姻也结束了。布瑞恩开始意识到:生父婚姻的失败不是因为某些客观情况或是命运使然,而是因为其作过的那些错误的选择。 而现在,布瑞恩不得不为自己作出选择。他正处于一个决定性的十字路口。他会不会沉浸在那些永远无法改变的过去的伤痛中,还是会像耶稣在《马太福音》6章12节里说的那样原谅父亲?——“免我们的债,如同我们免了人的债”。 布瑞恩会变得痛苦,过度纠结于他生父的错误吗?或者他会免去生父欠他的一切?他会把自己有限的认识放在一边,把心中的伤痛交给全知的神吗? “我绝不能原谅”,布瑞恩起初是这样想的,“不能!我的父亲怎么会是这样一个失败者?他根本不配得到我的原谅。” 但指责的话却无法改变他的生父。他无法抹掉过去,也无法改变他的生父。 布瑞恩想到神的宽恕(《约翰福音》3:16。“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他想起了信仰,作为基督的跟随者,他也要如此待人(《歌罗西书》3:13“倘若这人与那人有嫌隙,总要彼此包容,彼此饶恕。主怎样饶恕了你们,你们也要怎样饶恕人。”)。 他的生父实际上并没有欠他什么,因为宽恕的恩典并不是可求得的;相反,它是被自由地赐予的。所以,在吃完饭的时候,他看着他的父亲说道:“我原谅你了。” 在布瑞恩说出那五个字之后,他的父亲也没有任何改变。但布瑞恩自己的灵里面却有了很大的不同。他感到有种神奇的释放的感觉。 向前行 在他们分手前,布瑞恩给了生父一个拥抱。他看着他说:“我爱你”。不知道他们是否还会再见面,但布瑞恩却带着一颗释然的心回到了自己纳什维尔的家中。 回家的路途又痛苦又漫长,但也给了他思考的时间。这次旅行并非徒然。毕竟,他见到了自己的亲生父亲,对自己的出身有了更好的了解。 他把他受到的伤害交给了神,这使他得到了前行的自由。他把他的注意力从他与生父的关系中转移开来,使自己对养父有了新的感激之情。 他发誓不让自己再犯与亲生父亲相同的错误。他要自己的婚姻和家庭能效仿自己养父的样式——拥有舍己的爱——效仿天父那永不止息的爱。 在接下来的两年里,布瑞恩和他的生父有了几次简短的电话联络。后来,他知道生父在社交网络上有了账号。 找到了自己的生父,布瑞恩对此很是感恩。他为他们的相遇感恩,也为自己能宽恕对方感到欣慰。 布瑞恩看到了天父对他所怀的美意。他将继续展望未来,而非停留在过去。 “找父亲”乐队 对自己的亲生父亲的谅解给了布瑞恩勇气和克里斯塔结婚。如同布瑞恩一样,克里斯塔也明白失去父亲的孩子的心痛:当她还是一个小女孩时,她父亲就因为癌症去世了。而且和布瑞恩一样,她也是一个歌手和词曲作者。 布瑞恩和克里斯塔知道神正用独特的方式将他们的心编织在一起。他们谈论如何在一起做音乐。经过一段时期的祷告后,布瑞恩提议:“我们来组建个乐队,就叫‘找父亲’乐队吧!” 这个决定使一切都有了意义。两个失去了地上父亲的人,他们多才多艺,会作词能谱曲。“我们想把和我们一样没有父亲的孩子(因为死亡或分离)带到天父的面前”,布瑞恩说,“……让他们知道有人是和他们是一样的。” 今天,布瑞恩一家就是这么做的。他们提醒着其他人:地球上没有完美的父亲。在这个星球上,每个人都犯了很多错误。 布瑞恩说:“我们写歌,唱歌,将其他的人带到唯一完美的父亲面前。” 现在布瑞恩和克里斯塔不仅在纽约的一家教会担任敬拜主领,他们还作为“找父亲”组合,为那些单亲孩子们出唱片、做演出。在他们的演出之后,人们经常会找到他们,和他们分享自己失去父亲的故事。 随着他们的行动,布瑞恩和克里斯塔也领悟到,神是用一种独特的方式使用他们。他把布瑞恩的父亲的错误转化成为了一件美事。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版权©2015家庭生活。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