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Articles for 空巢期和中年期

不再有用了吗?

十几个男人围坐在一个知名乡村俱乐部的圆桌旁,他们都曾是高管,非常成功。他们中有领袖、有冠军。他们有聪明睿智的头脑。他们曾是冒险者,对成功和失败有着丰富的经验。 这些男人已有45到60年的婚姻生活,他们显然有很多东西可以和年轻一代分享。他们银灰色的头发也添增了他们的尊严感。 他们邀请我就“家庭生活”在坚固婚姻和家庭上的事工,发表10分钟的讲话。当我开始介绍我们的事工时,我无意中提起了几天后,我要做的一个面向高管的演讲,名为“一家之长的品质”。 接下来发生的事很有趣。我好像触动到了他们的神经,在接下来的45分钟里,他们向我提了数不清的问题。他们敞开心扉,分享他们的失落,挫败,疑惑和期望。 他们谈到他们已经成年的子女一点都不重视他们,将他们推至生活的边缘,他们被视为不必要的——除非是去给孩子当保姆——他们感到儿女的家庭真实地拒绝了他们的影响或参与。在教会里,唯一的参与机会又只是服务于管理工作委员会,给出建设性的意见。他们感叹,现在的文化已经变得如此年轻化,而他们却像是被阉割了——他们感觉自己已经没用了,没有什么可以给予的了。 这些男人——曾经是家庭、事业、社区中的王者——现在却失去了自己的定位。像是尘封在阁楼上的破碎古董,他们已失去了自身的意义。 但当他们互相交流的时候,我却能从他们的眼中看到他们渴望自己再次被挑战。战斗使他们变得坚毅、机智,这些贤能的士兵渴望重新嗅到战场上的浓烟,再次投入战斗。他们不想将自己的刀剑和铠甲换为高尔夫球杆和高尔夫球衫。他们意识到他们的受造是有着比躺在躺椅里看新闻更高贵的目的。 我坐在那里,惊讶地发现什么才是“大盗贼”——那些被夺走荣誉的男人不再怀有梦想,某种合谋之力夺走了他们前进的勇气。 你,何至于此? 那天离开的时候,我得出了两个结论:第一,多数男人不知该如何看待衰老这件事。他们不知道圣经上是如何谈及人的老去的。他们追求自己的生活,而不再追求神。当他们退休后,他们一生的经验、智慧和能力就都浪费了。他们从社会主流文化中接受暗示,错误地认为他们的影响已经结束。 接着,我又想了一下:在我们认识的人中,有多少人能在60岁、70岁和80岁的时候还是精力充沛,依旧在信仰中成长,并依旧为神发挥着他们的影响力呢?做一个有理想、生机勃勃、积极乐观、并期待神使用自己的人——当你老了的时候,还愿意成为这样的人吗? 第二个结论则很明显——是时候恢复一家之长在家中的威严了!是时候建立高尚的新秩序了!拥有一生经验的男人们应该勇敢站起来,冲破障碍,为他们的孩子,孙子,社区和国家而战。 对于那些超过55岁——尤其是已经退休的人来说——我有一个严肃的问题:如果你的确已无计可施,那么你究竟是怎么使自己落到这般地步的? 你认为自己最好的日子已经结束了?你认为自己不再有什么东西可以给予了吗? 难道你不想清晰地表述自己在之后岁月中的使命吗?难道你不想知道自己是为什么活着并为之感到骄傲吗? 你能想象其他人把你看作是一个……“一家之长”吗? 一个充满尊严的称谓 “一家之长”一词来自拉丁文“patri”,意思是“父亲”。韦氏词典认为家庭中“一家之长”的意思是“作父亲,或建立家庭的男性。一族中最年长的代表,或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人。” 不幸的是,在今天的文化中,很多人认为“一家之长”是一个不好的词。有些人会联想到大男子主义,或者一些用恐惧、暴力和操控来统治家族的自私男性。 但我相信这是一个充满着尊严的称谓。在旧约中,作为“一家之长”的亚伯拉罕,以撒,大卫,是各自家庭的头,并被描述为合神心意的男子。在今天的文化中,一家之长是那些将他们最后的岁月投身于下一代的男人,他们知道自己是可以对家庭和社区产生持续的影响力的。 当我的孩子长大成人并结婚,我开始对成为一家之长的想法产生了兴趣。我作为父亲的角色正在发生变化:我知道,当孩子们建立起自己的家庭时,我就不再对他们的生活有之前那样的权柄了。但我同样开始意识到,我作为父亲的工作并没有完成——它只是变化了。尽管我的孩子们已经是成年人了,但他们依旧需要我的鼓励和祷告。我不再是召唤球员的教练,而成为了场边为他们加油的球迷。在当今的文化中,当年轻人建立起一个家庭,他们是需要热烈的掌声的。 作为一家之长,我们要为子孙欢呼,并告诉他们神在我们生命中的作为。我的一个孙子有一次问我神是如何帮助我创立“家庭生活”事工的,我就给他看了《读者文摘》(?Reader’s Digest)上的关于“家庭生活”的报道。我也想起了《诗篇》71篇17-18节,一段可以作为 “一家之长回忆录”的经文:“神啊,自我年幼时,你就教训我,直到如今,我传扬你奇妙的作为。神啊,我到年老发白的时候,求你不要离弃我,等我将你的能力指示下代,将你的大能指示后世的人。” 新的篇章 当我们进入生命的最后岁月,用我们积累下来的智慧和影响力去影响下一代,这是一个多么难得的机会,这也是当今许多男性在晚年所需有的愿景。我想起了比尔巴伯(Bill Barber),一个很有幽默感的德克萨斯人。他跟他的儿子科雷一起来见我,当时我称呼他为“一家之长”。后来他写信给我说:他对我的称呼感到吃惊——“哎呀!我都没有意识到我是一家之长。” 比尔说,他被人称为讨厌的人、过时的人、一个骗子、可笑的人、疯狂的人、固执的人、一个无赖和“一个有手腕的谜样人物”。但是他却有点儿喜欢那个新头衔——“一家之长”。 “实际上,我真的很喜欢当一家之长”他写道。这比我多数同龄人想的要简单得多。你必须停止对抗,承认自己的年龄,并成为:1)一个鼓励者;2)一个仆人;3)一个训练门徒的人;4)一个安静有时的人;5)一个饶恕别人和自己的人——这其实并不痛苦。 “作一家之长也不算太坏。”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获权节选自丹尼斯?雷尼所著的《勇于担当:对勇敢男人的呼召》(Stepping Up: A Call to Courageous Manhood),家庭生活出版。版权 © 2011丹尼斯•雷尼,版权所有。

像一幢美丽的老宅,我们一起慢...

不久前我和丈夫丹尼斯一起去外地度假,我为这一年制定了计划。作为空巢老人的我们,要离开已经非常安静的家,去找另外一个安静的地方,这看起来非常奇怪。有一段时间,我们还考虑要不要就待在家里做计划,然而我们两人都有过这样的经验,知道我们家的安静很容易被各种事情打断——电话、电视、洗衣机、厨房,还有没来得及收起来的圣诞节装饰(家里没有小孩子们一起玩,没有小孩跑来跑去,没有小孩弄坏我们的装饰物和花环,我们就不那么着急把这些东西收起来放到阁楼里了)。 我们的早饭是坐在床上吃的,很好,但是却不如家里舒服。这是老了的标志吗?呵呵……但是我们在这次假期中,确实找到了我们需要的东西——不受任何干扰,一起思考和谈话的时间。我们非常享受这样的时间。 我已经认定生命的这个新季节比其他的季节都要更好。我以前从来都不相信会这样。上了年纪,身边又没有孩子,怎么能是一件好事呢? 然而它有它独特的魅力,就像一瓶年份久远的好酒,或者一幢美丽并满有特性、魅力和慰藉的老宅。我们的婚姻现在就是这样。我不会把它换为我们年轻时的任何一种关系。 那个周末,我想起了很多年都没有想到过的一段话。我上大学的时候读到了这段话,然后就摘抄在我那时还非常新的圣经上。它对我当时那孤独、受伤、恐惧的心是一个呼召,写出了我灵魂对被爱的渴望。 和一个人在一起,所想所言,不用反复斟酌,可以真实自然地在他面前倾心吐意,不管所说的是干瘪的糠皮还是饱满的谷粒。因为你深信有一只信实的手会将它们拿去过筛,留下值得留住的,带着恩慈吹走剩下的那些。 哦,这是何等的安全感!这安全感所带来的安慰又是何等地难以言表。 ——底拿•克雷克(Dinah Craik) 我们生命的这个季节就是这样:经历婚姻中的安全感与安稳感所带来的深深的安慰。这真是好得无以言表。 我们并不完美,还是会有争执。这幢慢慢变老的房子还是需要维修。随着时间的推移,房子已不再新了,岁月在它上面印上的痕迹越来越明显,然而伟大的建筑师上帝为它所设计的特性与美丽却开始越来越清晰地呈现在眼前。 恩典之美要呈现在一个生命中、一段关系里,这需要时间。坚固的根基、属天的设计,以及永不放弃建造的决心使它成了这个生命阶段的港湾。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版权© 2009 家庭生活。版权所有。

像一座美丽的老房子

最近,我和丈夫丹尼斯为了制定今年的计划出了一趟门。作为空巢期的人,离开本已静悄悄的家再去寻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好像很奇怪。事实上,我们花了一些时间来考虑是否可以不要外出,然而,根据经验我们都知道,家里的宁静很容易被打破,比如电话,电视,要洗的衣服,厨房,还有没收起来的圣诞装饰。既然家里没有小孩会玩耍、乱扔、弄坏我们的装饰品和花环,也就没有了把它们束之高阁的急迫性。没有这种压力可真好啊。 我们住进一间不错的小旅店,但是没有家里那么舒适。这是不是变老的征兆?呃……这次一起外出,让我们可以不受干扰地思考和谈话,收获了所需要的,对此我们很开心。 我现在很确定,生命中这个新的季节比其他季节都要好。以前我可从来没有这么想过。越来越老并且孩子们都不在身边怎么可能是件好事呢? 然而,这个季节的确有其美好的方面,就像是一瓶陈年佳酿,或是一幢美丽的老房子,充满了特色、魅力并且舒适。我们的婚姻现在就像是这样,我不会为了任何东西而用它去换取我们年轻时的生活。 这个周末,我记起一句名言,已经很多年没有想到它了,是我在上大学时读到的,我还把它抄录在了我那本当时还很新的《圣经》上。它对于当时我那颗孤单、受伤和害怕的心灵来说是一种呼唤。它把我的灵魂对于被爱的渴望用语言表达了出来: 噢,那种慰藉啊,无法描述的慰藉,和一个人在一起的安全感,既不用去揣摩想法,也不用去掂量用词,可以把它们一股脑地都倾倒出来,原原本本,良莠并存,确信一只信实的手会接住,加以筛选,留下值得留下的,剩余的部分用恩慈的气息吹走。——迪娜·克雷克 我们目前正处于这样的人生阶段:经历着深层次的慰藉,它来自于婚姻中的安全感和平静安稳。那种感觉美好到无法言喻。 我们并不完美,我们仍然有着各种分歧。这幢年深日久的房子,仍然需要修补,但是随着新的磨损和闪亮绿锈的出现,建筑大师所设计的特色与美丽也开始更为清楚地呈现。 恩典之美需要时间才能在生命和婚姻中显现。一个牢固的根基,一个从天上而来的设计,一份坚持建造婚姻的承诺,已经使得此处成为这个人生季节当中一个令人深感慰藉的地方。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版权©2009,家庭生活。版权所有。 本文首次刊载于2009年5月11日的电子周刊“婚姻备忘录”。

不要“遁入”空巢

作为父母,我们知道孩子总有羽翼丰满离家独立的那一天。但即便知道应放手让孩子走,当这一天真正到来时,我们还是会难过。 还记得和芭芭拉一起送我们大女儿艾希莉去上大学时的情景。我们三人站在宿舍的停车场里,抱成一团,不停哭泣。我哭得太厉害了,没法祷告,女儿不得不为自己祷告! 我们开车离开时,我的“小姑娘”站在车道旁,跟我们挥手道别。我转头对芭芭拉说,“送走了一个,还有五个。你信不信,一年后送本杰明去大学,我们还会这样哭一回。” 我停顿了一会儿,脸上的泪水也快干了,但分离之苦还是挥之不去。“这太痛苦了,”我说,“明年我不送了,到时候雇个人替我送他。” 不过,在接下来的11年里,我还是鼓足勇气把剩下的五个孩子都送进了大学。2003年8月,在把小女儿劳拉送进大学宿舍后,芭芭拉和我回到了我们空荡荡的家。 我真希望能告诉你们,两三年后,我们会轻松地适应这种空巢的家庭生活,但是不成。这个适应过程要比我们想象得漫长而曲折。不过,我们迈入这一生活的新阶段后,逐渐意识到,神对我们未来的共同生活,有着更美妙的计划。我们期待一个硕果累累的生命新阶段,我称这个阶段为我们的“黄金时代”。 艰难的适应 对母亲们来说,一想到儿女终将离去,都会很恐慌,因为她们一生的角色绝大部分时间都是作为母亲而存在的。在近30年的日子里,芭芭拉倾尽心血照顾孩子们,并乐在其中。而当这一过程终结后,她肯定会感到很失落。 她知道自己永远都是孩子们的妈妈,她也很高兴孙子孙女们的降生,但这和之前的感觉完全不同。瞻望未来,她在想,接下来的日子该做些什么? 像大多数男人一样,我以为自己能帮芭芭拉度过这个难关,然后我们会一起享受这夕阳无限好的时光。但没过多久我就明白,这个适应过程对我来说也很困难。我仍有自己的工作,但是一想到生活中发生的这些巨大变化,我就变得有些忧郁。下面是我当时记下的一些心情描述: 哦,现在孩子们都走了。我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但没想到这空巢的新纪元会来得这么快。以前我总把未来定义为“孩子们都离开的那一天”。现在,这一天终于来了。 我和芭芭拉开始一起携手生活,仿佛就在昨天。闪电般恋爱……六周后,闪电结婚,还举行了一个简单的婚礼……接着开始童话般的蜜月。结婚两年内我们没有孩子,直到神把艾希莉赐给了我们,她是六个孩子中的老大,和弟弟妹妹们一起在10年里充满了我们的箭袋。十几年的岁月里,我们的生活中到处都是尿布和儿童椅。如今,尿布不见了,只有那把高脚儿童椅还被孙子辈们用着。 冰箱半空着,屋内安静而整洁,有意思的是,日子就这样一直持续着。电话不再响个不停,家里热水充足。下班回家时不再有孩子围着我的车转。睡觉时,卧室的门就那么开着。 没有家庭作业,没有练球,没有家长会,没有弟兄姊妹间的争斗,车辆保险费再次变得合理了。不再带孩子去矫正牙齿,不再为上学、参加舞会穿什么衣服得体而紧张兮兮,也不再为去教会或学校时谁坐在车里的哪个位置而吵闹不已。 还有,最重要的是,这段时间里我们的火炉不再烈焰熊熊。 我之所以提到火炉,是因为这是我们家一个很重要的地方。在那里我们尽情玩耍,畅所欲言——在那里我们和孩子们进行过很多次讨论。而现在,每当透过窗户看到外面那个空火炉时,它总能提醒我,为那些我们和孩子们共有的美好回忆而感恩,也让我意识到,我不能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守着这些回忆而裹足不前。 从空巢家庭到黄金时代的转变 事实上,我在很多方面都不喜欢“空巢”的形象。看过空鸟巢的人都知道,它缺乏目的感。空巢提醒着那曾经存在但永不再来的过去。那是一个出生、生活、成长和喧嚣的地方;而现在却变得安静了,留下的只有回忆。 我不想被捆锁在这寂静之地,这就是我为什么把空巢看作人生转折点的原因。在神的旨意中,我们生命余剩的光阴——我们的黄金岁月——要有目标,要多结果子。 你可能和我们境况相同,或者将在未来的几年里面对这种状况。让我们一起分享在生命的这个季节里学到的东西吧: 首先,利用这段时间来改善夫妻关系。对很多夫妇来讲,要适应几十年来第一次没有孩子的生活,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也许你觉得夫妻说话挺多的,但有一天你发现,房子里除了对方,再没有说话的人了。 你要决定晚上和周末怎么过,也许你们需要开始重新彼此约会了,或在某个浪漫之地一起过个周末。或参加《家庭生活》的周末纪念之婚姻短假活动,集中精力搞清楚神对你们婚姻的目的和计划。 当你们的婚姻关系不断深入时,花点时间重新估计和评价一下你们的生活。以我们自己为例,芭芭拉评估了她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她与孩子们和我的关系如何,哪些方面是她所擅长的,哪些方面是她所不擅长的。她还参加了一个测试以评估她的能力和兴趣。我们《当代家庭生活》就这个主题录制了几期节目,芭芭拉接受采访时说,“我对这些问题的答案仍然一无所知,因为我生活中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围着孩子们转的。现在一切都变了,我对自己也产生了很多疑问。”我发现,那段时间里,她需要我花很多时间陪她说话,主要是听她说话。 根据重新评估的结果,你们也许想彼此鼓励去追求一些孩子在家时没时间顾及的兴趣。芭芭拉是个很有天赋的艺术家。结婚的头几年,在我们刚开始有孩子时,我曾给她买过一个画桌。但那时她要带孩子,根本没时间画画。所以将近20年的时间里,那张画桌都被她扔在我们狭小的地下室里。 空巢家庭来临后,我鼓励芭芭拉去选修一些水彩画的课。某天闲暇时,我们把那张旧画桌从地下室里搬了出来。它早已霉迹斑斑,但清洗后我们发现,桌子还挺不错。现在芭芭拉正用它来重新发现自己生命中沉睡已久但十分重要的那一部分。 作为这重新评估中的一部分,问一下你自己,“我生命中最后这些年的使命是什么?”你未来可能还有几十年的寿命,所以很重要的一点是:求神指引你,让你知道他在这未来的黄金时代里如何使用你。 为人父母是一个崇高的呼召,但记住,那只是神对我们呼召的一部分。思考一下《马太福音》中两段不容易理解的经文。23章35至40节的经文中,有人问耶稣,“夫子,律法上的诫命,哪一条是最大的呢?” 耶稣对他说:“你要尽心、尽性、尽意爱主你的神。这是诫命中的第一,且是最大的。其次也相仿,就是要爱人如己。这两条诫命是律法和先知一切道理的总纲。” 在这段经文中,耶稣告诉我们没有任何事比爱神爱人更重要的了。现在,让我们来看看基督在升天前对门徒所说的话: 耶稣进前来,对他们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做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太28:18-20)。 在这段经文中,耶稣给出了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任务:给迷失的人传扬救赎与和好的福音。当我们把大使命和大诫命(爱神和爱人如己)结合起来时,我们发现,步入黄金时代后,我们面临着巨大的挑战。我们每个人都将在不同方面被神使用。但我更想以这样一个思路来激励你:如果你的使命中没有包含大诫命和大使命,你的生命将毫无意义。 不会一直这样的 不要期待短时间内找到所有问题的答案。我和芭芭拉空巢第一年时,用了一整年时间来适应新的自由以及丧失大家庭后的痛苦,同时也在重新适应二人世界。我们同时也意识到,我们要彼此帮助以决定如何度过余生,我们要找到作为个人以及作为夫妻的使命是什么。我们花了很长时间才找到答案,那很正常。 我们知道“空巢”的感觉不会持续到永久。 现在,我们爱上了这黄金时代。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版权 ©2007 家庭生活。版权所有。

与星共舞?不如与丈夫共舞吧!

去年圣诞节,我们六个已成年的孩子给我和丈夫购买了舞蹈课程。这真让我们感到吃惊,因为他们中竟然有人记得几年前我们夫妻有谁(可能是我)说过有兴趣想学学跳舞这件事。 十几岁的时候,我很喜欢跳舞。那是上世纪60年代后期,正处于青春期的我很擅长跳扭腰舞、土豆泥舞,还有其他入门级的舞蹈。我和闺蜜还会一起练习跳吉特巴舞。如果她不能来的话,我就会关上卧室的门,抓住门把手来练习。大一那年,我和一个男生谈恋爱了,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他跳舞跳得很好。 大二的时候我信主成为了基督徒,不再会因为男生高超的舞技而和他谈恋爱。四年之后我和一个根本不会跳舞的人结婚了。在度蜜月的时候,丹尼斯和我只跳了一次舞,而且是那种非常慢的舞蹈——身体随着双脚的步伐前后晃动的那种。那时我觉得很开心,因为我爱我的丈夫,但是我也知道在未来的日子,我大概要与跳舞无缘了。 所以当我们收到这份圣诞礼物时,我很高兴,即使丹尼斯持怀疑的态度。但他是一个输得起的人,也愿意为了我试一下。我们本打算马上注册开始课程,但因为太忙了,直到五月份我们才打电话定了上课的时间。 “第一堂课我们要学会节拍,”和善的老师这么说道。好吧!对这个目标我其实是心存疑惑的,因为我丈夫天生就对节拍不敏感。然而老师没有说谎,因为他真的取得了很大的进步。我们已经上了六堂课了,学了华尔兹、伦巴舞、探戈舞和摇摆舞,每种舞蹈我们都取得了很大的进步,对这一点我真的是兴奋不已。虽然都在入门级水平,但是在学习的过程中,我相信我们总会有质的飞跃。 在学舞的过程中,我意识到跳舞和婚姻有很多相似之处。比如,在跳舞的时候,男人需要学习领舞,而女人需要学习跟舞(特别强调一下,两个人都需要“学习”)。我必须得承认,我认识到自己天生就不会“跟”。刚学的时候,我觉得跳舞对我来说肯定是小菜一碟,是我丈夫需要学,而不是我。但是我大错特错了。在明白了自己不会跟舞之后,有好几次下课后我都在想,在婚姻关系中我如何才能成为一位好的跟随者呢? 舞蹈需要双方随时密切注视对方的状态。女伴需要非常留意男伴的动作,那样她才能知道他什么时候改变方向。要不然的话,她就会被踩脚。这叫“保持联系”。 就算领舞的他有一步跳错了,好的跟舞者也会照样跟随——她会故意和他犯同样的错误,因为知道在接下来的一两步中,他总能纠正过来。而如果跟随的她这么做的话,就没有人会发现他们的舞步出了错。我们的老师甚至让女学生闭上眼睛,来练习靠感觉判断男伴双手张力的改变。这点在婚姻中的运用是非常明显的:如果要保持紧密联系的话,就需要非常专注。 婚姻让我学到的另一个功课就是:我丈夫需要向一位真正的老师——耶稣学习。我不能想当然地去教他一些我认为他不知道的东西。在跳舞的时候他可以对我给的建议不理不睬,但是只要是老师给他建议,他的态度就会转变。我很想“帮助”他,想告诉他怎样跳才对,而且我在生活中也同样总是想要以自己的方式来帮助他,但不管是在跳舞的时候还是在生活中,他都觉得我的帮助是批评,觉得我是把他当作自己的儿子来对待了。 你不会在《与星共舞》这个节目里看到我们,但是跳舞却使我们的婚姻非常受益,因为我们学到了一些新东西,这些新东西让我们从自己的舒适区域里走出来。并且在随着美丽音乐起舞的同时,我们也练习了如何用眼神来交流。我们之间的浪漫可谓被舞蹈重新点燃起来了。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